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乐器
    姜游放下手机,“你也觉得蠢,是吧?”

    “给你报个乐器班怎么样?吉他古筝小提琴,你喜欢哪个?”

    “神经病。”

    姜游笑了出声。

    房间的门自动打开,姜末站起,走出去后门再次关上。

    灯也熄了。

    购房资格审查大约要十来天。

    姜游窝在店里,每天就看看小说,看看视频,给他的小偶像们点点赞投投票买买各种代言食物,时不时逗逗姜末,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重阳节的时候,他约了陈楠。

    提前在淘宝上下单买了八只螃蟹,买了绍兴黄酒。

    早上起床后,他剪了几枝菊花插在笔筒里,和黄酒一起放在长桌中间。

    外卖小哥将螃蟹送到后,他把箱子拿到厨房里。

    螃蟹只只都是活的。

    在蒸锅放了七成满的水,把洗刷后的螃蟹放在篦子上。

    盖上盖子,开了火。

    找出一只碗,切了姜,把姜末白糖放在碗底,倒上香醋,放一点盐和酱油,搅拌均匀。

    水烧开不久,螃蟹的香味就出来了。

    转小火慢慢蒸。

    他听到一些动静,“楠姐……”

    他转过头,却看到薛蓓站在店门边。

    披着头发,穿着浅灰色针织裙。

    姜游走出厨房,走到薛蓓面前,“怎么想到过来?也不提前和我打个招呼。”

    “之前就来过一次,那时关着门,院子里,”薛蓓转头向外看了一眼,“今天正好经过,现在差不多都弄好了?”

    “都是新买的,草地也是刚铺的,不一定能活呢,坐会儿。”

    薛蓓打量着店里。

    很干净。

    货架上放着一些明信片,不多,似乎很久没有进货了。

    她走到桌前坐下,看着桌上的菊花。

    她闻到厨房里传来的香味。

    她问:“约了人过来吃饭吗?”

    “重阳节嘛。”

    薛蓓沉默了一下,她站了起来,“那我先走了。”

    “今天就不招待你了,下次你有空,我再约你。”

    薛蓓听明白了姜游的意思,她轻轻笑了一下说:“好。”

    薛蓓走出虫屋的时候,陈楠刚好走进院子。

    姜游关了火,他把端了一盘四只螃蟹,和一碗蟹醋出来。

    “这两只你的,这两只我的,每人一雌一雄。”姜游拉了个椅子坐下,他先拿了一直雌蟹放在面前,把腿掰了下来。

    “刚才出去的那个,你们认识?”陈楠也拿了一直雌蟹开始剥。

    “大学同学。”

    “同学?”

    “前女朋友。”

    “她来找你干嘛?”

    “上次同学结婚,她也去了。”

    “于是就聊上了?”

    “蘸点蟹醋。”姜游把碗往陈楠面前推了推。

    陈楠把蟹腿放在里面蘸了蘸,吃下后她说:“你哪里买的蟹?不错啊。”

    “淘宝上买的,反正都是洗澡蟹,要送来死了或者不好,淘宝上我还能给个差评,”姜游把壳剥开,“你看这黄,挺饱满的。”

    “比我上周菜场买的好,还是我常买的一家呢,肉空的不行,回头你把链接发我。”

    “我最近可能会去薛山湖度假村呆几天,到时候从那里带点螃蟹回来给你,就算还是洗澡蟹,也是泡澡,不是淋浴。”

    “我记下了啊。”

    姜游倒了两杯黄酒,他把一杯推到陈楠面前。

    他说:“我其实也挺犹豫的。”

    “什么?”

    “我那个前女友,她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对吧,其实她是那种看准目标,就会主动去做,并且做的很有分寸的那种,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看上我的。”

    “那你们怎么分了?”

    “我那时候家里出了事嘛,就顾不上她那边了。”

    “借口。”

    “是真的,算下来六年,都快要七年了,我以为她已经结婚了,估计小孩都能打酱油了,谁知道还是单身。”

    “既然还喜欢,她又那么好,就复合呗。我是说真的啊。”

    姜游喝了口酒,“太累。”

    “累啥?”陈楠把蟹肉和蟹黄都剥到了蟹壳中,再浇上蟹醋,放到姜游面前。

    然后她把姜游手中的蟹拿了过来。

    “哎,楠姐你对我最好了。”

    姜游端起蟹壳,用筷子把蟹肉蟹黄一下都扫进了嘴中。

    满足的舒了口气。

    接着他开始拆起雄蟹的腿来。

    “我兰欣苑的房子卖了,买家是全款,等他过了资质审核后我就能拿到钱了,到时候清水湾那边,你帮我多留意下。”

    “行哎,我原本还想要不要送芸芸出去留学,看到这对老夫妇,我是不想了。”

    “为啥?”

    “我才知道,他们在国外,也不是跟女儿女婿住,而是住在敬老院,每周还要回去给女儿做家务。”

    “这么惨啊?”

    “就是啊,而且他们两老想办法把钱都带出去给了女儿,结果到了美国,不好意思开口问女儿要生活费,还想办法打工……他们在国内退休工资都不错,以前都是做老师的。”

    “子女不孝也没办法。”

    “我就芸芸一个女儿,她要在国外定居了,我肯定也会跟过去帮她带小孩,可我又吃不惯西餐,英语也不好,以后去住国外敬老院,那我真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那她以后自己考出去了,你怎么办?”

    陈楠喝了口黄酒,“她要自己争气,那我也没办法啊。”

    姜游想了想,“姜末肯定不会出国的,他以后继承我这间店就行了。”

    陈楠笑了,“他在楼上?”

    “去公园玩了。”

    “你找谁帮你带孩子了?”

    姜游掰开蟹身,咬了一口雄蟹的蟹膏,“我朋友多嘛。”

    姜末在次卧中,他听着楼下的动静,听到上楼的脚步声后,他默默地拿起了降噪耳机,戴在耳朵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