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四章 寿的反向教学
    李长寿的这种感觉越发强烈——

    自己从拜圣人图接到指示,而后一直到此地,又被一个‘去’字安排进了宝图中,再到此时,接到了准确命令……

    并非是圣人老爷在下令!

    《太清道涵》有言:‘非吾思,非吾行,非吾善恶,非吾往复。’

    单从这点来论,李长寿就完全能够怀疑,自己现在,正在被大法师驱使!

    而且最重要的是……

    李长寿看着手腕上绑着的超品测感石。

    这块测感石,从他最开始进入此地,就微微闪烁光亮。

    有一股绝强却隐蔽的仙识,一直在注视着自己。

    与那些透过【江山小社稷图】本身功效,偶尔会扫到自己的仙识不同;

    这道仙识,是直接锁定在自己身上的……

    可惜,就算是大法师在背后指使自己,自己也无法不尊大法师之命令,而且此事根本无法查证。

    大法师也是自己大腿,只能当这是自己上交的保护费……

    其实李长寿能猜到是大法师在搞事的另一个原因,还是最近的这倒旨意上。

    人教扬威?

    人教何须扬威?

    太清老子无人敢招惹,玄都大法师可不入劫难,洪荒天地,大半炼气士都知人教神秘,这已是有足够的‘威’。

    李长寿继续藏身水中思索……

    不远处,熊伶俐正扛着仙锤奔跑而来,背后托着两只妖兽的尸身,因为跑动太快,带起了一路烟尘。

    李长寿在水中注视了她一阵,很快就有了主意。

    ‘人教扬威’这四个字,可大做文章,只要让人教在这次三教源流大会上大显威风、光彩熠熠就够了。

    想达成这个目的,并不需要他亲自下场。

    李长寿全力散开仙识,搜寻此前已发现了几次,但都主动避开的……有毒师妹。

    接下来,一个法宝人明显是不够的。

    几乎只是瞬息之间,李长寿就找到了正在六百里外,与妖兽斗法的有琴玄雅;

    在有琴玄雅附近,还有几名人教道承的男弟子,正在与有琴玄雅互相配合,和那两头妖兽斗法厮杀……

    值得一提的是,这几个人教道承男弟子并非度仙门之人。

    李长寿眼前一亮,给熊伶俐贴了几张刚画好的神行符与轻身符,让她赶路时减少体力消耗;

    而后便施展遁法,赶向了有琴玄雅之所在。

    ——出风头这种事,还是找专业人士才稳妥。

    不多时……

    “有琴师妹?”

    长寿师兄!

    正御剑斗妖的有琴玄雅,闻言立刻转过身来,看向声音飘来的方向。

    却见……

    心底一直担心的这位师兄,此刻正站在百丈外一颗大树的树梢,长发、道袍衣角随风轻摆,正对自己露出几分轻淡的笑意。

    那一瞬,有琴玄雅心底被这般笑意装满,本是有少许香汗的俏脸上,露出了几分欣喜、克制,却总归无法掩盖的微笑。

    心花微微绽放,此间只有彼此。

    忽听……

    “有琴师妹快出手!这边撑不住啦!”

    “那边那位道友,还请过来相助,这两头妖兽十分厉害!”

    少了有琴玄雅的飞剑驰援,那几名男弟子瞬间节节败退,只能高声大喊。

    有琴玄雅连忙转身,十六把燃烧着玄青真火的飞剑再次呼啸穿梭,将两头妖兽再次勉强压制。

    李长寿嘴唇微动,自然是在对熊伶俐传声。

    此刻已经摸到了那两头妖兽背后的铁塔少女,左手高举仙锤,右手握持长叉,在林子中猛地窜出,高喊一声:

    “人教弟子熊伶俐,斩妖除魔真给力!”

    宝图外,正坐在云上‘孤芳自赏’的玄都大法师,听这熊伶俐呼喊之言,也是差点笑出声来。

    咳,端庄,高冷,高手风范……

    宝图内,喊完口号的熊伶俐,庞大的身躯一跃而起,左手仙锤酝酿道道雷霆,右手长叉猛掷,刺入一头三头妖豹的背部!

    转眼间,几声呼喝,这巫人少女两个起跳,两头堪比普通人族元仙战力的妖兽,迅速躺尸……

    那几名人教男弟子愣愣地看着浴血而立的熊伶俐,连忙做道揖致谢。

    熊伶俐看都没看他们,手中的土叉化作流沙散掉,扛着仙锤,跑回了自家海神大人身旁,露出了一脸开心的笑容。

    “长寿师兄!”

    有琴玄雅身周盘旋道道飞剑,顾不得休息,连忙朝李长寿这边迎来。

    那几位男弟子见状,眉头一皱。

    李长寿如何看不透他们的小心思?

    但现在,他确实需要有琴玄雅帮忙,故拱手行礼,开口言道:“此前有劳几位道友关照我师妹了。”

    那几个男弟子也算知趣,各自还礼告辞。

    有琴玄雅却道:“师兄,方才是我助他们,不必为此道谢。”

    李长寿:……

    “有琴师妹,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人情世故这四个字,哪怕是身处仙道,也不应忽略,毕竟仙路为伴的也是人与生灵。”

    有琴玄雅与某没有具体姓名的大法师,在图内图外,同时缓缓点头。

    有琴玄雅心底道的是:‘师兄的每句话,都让人回味不已,我该好好记下才是。’

    玄都大法师乃道门有数的高手,所想自然与有琴玄雅不同——

    ‘这小长寿的说法,倒是颇为不错,细细品味,又有一点道理。’

    宝图内;

    李长寿道:“师妹,先随我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嗯,”有琴玄雅轻轻颔首,又对一旁熊伶俐做道揖,喊了句:“弟子见过师叔。”

    熊伶俐眨眨眼,顿时手足无措,那张小脸上写满了茫然。

    她怎么就成叔伯辈的了……

    海神大人身周的圈子,关系好乱哟。

    李长寿将有琴玄雅与熊伶俐带到了一处竹林中,拿出三只蒲团,三人各自入座。

    “师妹,”李长寿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测感石,润色了一下言语,笑道,“今日进入这宝图之中,为兄有一个想法,来提振咱们度仙门的声威。”

    有琴玄雅顿时颔首,“长寿师兄吩咐就是。”

    李长寿道:“你如今是归道八境,但并非这宝图中修为最顶尖之人,我此前已经感觉到了真仙境的气息。

    但有伶俐在此,你二人联手,所能达到的效果,也不亚于这般高手。”

    有琴玄雅皱眉道:“长寿师兄,我们要做什么?”

    “出名。”

    “出名?这是作甚?”

    李长寿叹道:“师妹,咱们度仙门为何在人教仙宗中排名垫底?

    无他,是因咱们地处东胜神州,名气不足,那些拜师求道的俊秀之才,根本听不到咱们度仙门的名声。

    想提升咱们度仙门,乃至人教道承的实力,最好的办法,便是提升知名度,塑造仙门形象,让拜师的仙苗越来越多,再千里挑一、择品性上上者入门培养。

    如此不必数万年,数千年便可见成效。”

    言罢,李长寿还忍不住吐槽一句:“自然,道侣之风也是要适度的抑制才行。”

    有琴玄雅面露思索,很快就缓缓点头,“师兄,我明白了。”

    宝图外,某大法师听闻这些话语,也随之陷入了思索之中,很快就不由点头称善。

    这话说的倒是十分在理,也是自己此前所忽略的……

    宝图内,李长寿不费扬灰之力劝服了有琴玄雅,随之就开始公开自己的‘造星计划’。

    “首先,出名最快的方式,是搞组合,借组合其他成员的优势,来互相弥补、促进,吸引关注度。

    此时,伶俐的优势在于杀妖兽迅速;

    有琴师妹你的优势在于长得好看……并德才兼备!

    你二人结成组合,在这宝图乾坤内横扫妖兽,斩妖除魔,这就是成名的第一步!”

    有琴玄雅立刻点头答应,一旁的熊伶俐也是重重地点头。

    “长寿师兄,为何不能咱们三人结成组合?”

    李长寿:你见过少女组合有男人的?

    “我需为你们保驾护航,”李长寿正色道,“为你们制定除妖的最佳路线,做好准备工作,并给你们提供丹药、符箓。”

    有琴玄雅目中带着几分不满,轻声道:“师兄你又这般,总是将所有事都做了,让我们去独享功劳。”

    李长寿站起身来,笑道:

    “虚名于我如浮云,我心只慕长生道。

    来吧,时间紧迫。

    咱们在路上互相磨合,我会在地下施展土遁为你们探路。

    你二人之间要互相配合、补全对方不足,发挥自身长处。

    有琴师妹,将这些毒粉炼化在你一把飞剑上,将此剑作为杀手锏。

    伶俐,这些是轻身符和神行符,可让你奔跑速度增快数倍,先适应一下,我们即可启程。”

    有琴玄雅与熊伶俐顿时起身答应,李长寿长袖一挥,迅速……钻入土中。

    片刻后,这对临时拼凑的组合,在宝图乾坤内闪亮登场!

    熊伶俐在大地上急速奔驰,有琴玄雅驭剑飞在她空中,按李长寿指点,赶到了第一处妖兽与炼气士斗法之地。

    熊伶俐一步跃起,在空中大喊:

    “人教弟子前来相助!”

    仙锤砸落,飞剑穿梭,那头妖兽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应对,已是被熊伶俐一锤砸扁了脑袋,又被火麟仙剑贯穿要害、刺破妖魂。

    麻利地做完这些,熊伶俐大声呼喊:

    “助人为乐护正道,人教无为善除妖!”

    而后,有琴玄雅缓缓落下,站在熊伶俐抬起的胳膊上,青丝飘舞,仙剑环绕,一言不发,却惊艳四方。

    入场,杀妖,喊完口号,摆完了造型,有琴玄雅酷酷地道一句:

    “走。”

    两人再次一个御空、一个疾驰,朝下一处‘舞台’赶去。

    只留下几个弟子在那满头雾水,全然不知刚才自己到底经历了点什么……

    就这般,两人在李长寿暗中指点下,一路横扫,到处现身,杀了妖兽之后也不抢宝物,纯粹路过摆个造型。

    不过两三个时辰,她们两人已杀了上百只妖兽,给数百炼气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宝图内外,有关人教弟子的讨论声,渐渐增多了些。

    两人中出名最快的,并非是‘妖兽克星’熊伶俐,反而是并不怎么说话的‘冰霜仙子’有琴玄雅。

    这足以证明,洪荒并不只是单纯看脸……

    也看身材。

    ……

    【老师让我来此,莫非是借长寿之口,告诉我这些?】

    高空,云上,孤孤单单的玄都大法师,此刻表情略微有些凝重。

    心底回响着李长寿对有琴玄雅所说的话语,大法师心底竟满是感悟。

    ‘强为不如无为,强争不如不争。清净可寻自然,万法终归妙境。

    老师,您是想让弟子体会这些吗?’

    玄都轻轻呼了口气,自身道境竟然都有轻微的上扬。

    自己强求让小长寿入兜率宫中,远不如静观其变化,待他自己走入兜率宫内……

    此刻,再看李长寿,玄都大法师已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微微一叹。

    今日,从李长寿的言行举止,玄都大法师已是认定了这个未来的小师弟,但终归无法强求李长寿入兜率宫中……

    罢了,随他去吧,一切自有老师安排。

    玄都大法师站起身来,对广成子与多宝道人传声告辞,身形迈出一步,无声无息消失在了此地。

    但大法师临走,留了一股道韵,并用太清老子传授给他的‘感悟入心’之法,传给了李长寿。

    宝图中,正在地下遁走的李长寿,心底听闻一声叹息,立刻感受到这股道韵。

    李长寿连忙从土中跳了出来,对着天空遥遥一拜,还未站直身体,心底,玄都大法师的话语已缓缓传开:

    【长寿啊,这次大会,是贫道让你过来的。

    贫道本打算让你早些扬名立万,好让你能尽早入兜率宫中,替我处理人教教务。

    然而,今日与你试炼,观你言行,反倒在你身上,看到了许多,学到了许多。

    贫道心感惭愧,便不再多勉强于你,已回去继续闭关。

    你且在洪荒继续修行吧,万事不必强求,一切顺应自然,便可得从心如意。

    望你谨记你今日之言语,一心求慕长生,不染世间虚名。

    人教有你,我心甚慰。】

    李长寿:……

    一阵小北风从他背后吹过,带走了三两片发黄的树叶……

    细细品味大法师留下的这段话语,李长寿嘴角开始疯狂抽搐,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跪坐了下来……

    苍了个天的!

    他之前都、都做了些什么!

    机缘啊!

    生平到现在,最大的机缘啊!

    早知道这次三教大会,自己扬名就能入兜率宫修行,他还搞这么多弯弯绕绕作甚?!

    进来就展露真正修为,横扫三教仙宗弟子,那不就完事了吗!

    大法师啊大法师,您干嘛搞这么多弯弯绕绕,直接问他一句,他肯定点头,说一万遍我愿意!

    如果要给这个许诺做一个期限,他一定会说——亿万年!

    可不可以重新再来一次,他绝对……会走那条最寻常的扬名路!

    这莫非就是自己的命数不够?

    李长寿跪在那,满脸生无可恋,心底一片灰暗,口中吐了口浊气,整个人渐渐被黑线吞噬……

    为什么他的眼底满含热泪,因为他对洪荒人教爱的深沉……

    “长寿师兄?”

    有琴玄雅与熊伶俐正从后方赶来;

    见到李长寿在此地蹲着,表情无比失落,有琴玄雅连忙飞了下来。

    就在此时,李长寿身周那一抹玄妙道韵缓缓消散,其中有一缕刚好路过有琴玄雅。

    有琴玄雅细眉轻皱,心底感悟丛生,只是向前迈出一步,站在原地,却陷入了修道生涯难得一次的顿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