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九章 自由的团体。
    第三百五十九章自由的团体。

    还没等徐子凌从紫环家离开,斩恶者的信息就发送到了徐子凌的手机里;因为埃尔德里奇世界是一个和外面世界平行的世界,所以诡部并不能通过手机追踪到徐子凌;在埃尔德里奇世界里一切都和外面的世界一样,顶多就是换了个频道;所以同样在埃尔德里奇世界的斩恶者可以再这里用手机联系徐子凌。

    不是吧?又叫我去杀人?大哥啊我又不是杀手,你这样三天两头地给我这样的杀人任务会不会太过分了?我只是个新手啊!徐子凌看着手机信息心里疯狂吐槽。

    怎么了?郑永芬好奇地问。

    没什么,斩恶者那个混蛋又叫我去杀那些坏人了。徐子凌笼统地和郑永芬说,他不想让郑永芬知道太多这样的负面消息;对于郑永芬来说坏人就是十恶不赦被国家和政府的法律定罪的人,小妮子对于徐子凌去处决这些人虽然有些不放心和不忍心;但还是能够理解的,然而事实上斩恶者叫徐子凌动手杀的那些坏人有很多是徐子凌认为没必要一定要去杀的;比如说曾经的一个贩卖人口的老大在赚够了钱金盆洗手后带着新的身份经常做慈善,在徐子凌看来人家已经金盆洗手浪子回头做了不少好事了;犯不着再费心神去想着对付人家,可是斩恶者却认为人家的罪孽深重必须得杀掉。徐子凌也不怕斩恶者骂他,毕竟斩恶者这几天给徐子凌下达了十几个任务;徐子凌只接受了聂卫平的那个任务,毕竟聂卫平是这么多人中唯一一个坏事做尽却仍然毫无悔改之心的人,人家墨名莉香在同样的时间里都已经完成完成了十二个任务了;这就相当于在一家公司里徐子凌和墨名莉香都是普通的员工,然而在同样的时间里墨名莉香完成了十二天的工作量;而徐子凌只完成了一天的工作量,作为老板的斩恶者对徐子凌肯定是免不了一顿臭骂的。

    我拒绝。徐子凌回了斩恶者简单的三个字。徐子凌的手机短信和斩恶者的对话里回答得最多的估计就是‘我拒绝’了,这让徐子凌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不过这是原则性的问题,徐子凌那怕是要顶着被骂的风险都不可能选择让步的。

    好。斩恶者同样迅速地回了徐子凌一个‘好’字,没有任何地责骂和抱怨;就像是两个机器人之间的对话,单调而乏味。

    奇了怪了,以斩恶者給徐子凌地第一印象来看他应该是一个嫉恶如仇脾气应该挺火爆的人才对啊?怎么感觉这个斩恶者突然变得这么佛系起来了?正常来说斩恶者应该把徐子凌给骂得狗血淋头了才对呀。

    斩恶者,我这样整天拒绝接受你的任务你就不骂一下我吗?徐子凌好奇地问。

    你……不会是抖m吧?难不成我的辱骂会让你兴奋起来?你不要告诉我你之所以频频拒绝我的任务就是为了让我骂你。

    呸呸呸!你才是抖m呢!我只是好奇,你这个样子没有一点威信你团体里的人怎么会对你服气?徐子凌赶忙澄清自己的意思,顺便问。

    我又不需要他们服我,你误会我们团体的关系了;我们虽然是一个团体,但是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思想;我的作用就是利用我的能力去寻找这个世界上所有该死的人,然后想办法搜集他们的信息;最后再把任务群发给你们,你们各自都可以选择接不接受;我起到的就是一个识别罪恶和信息中转的作用,就好像网游里那些发布雇佣任务的中间商;只不过我是不赚差价的而已。

    你的意思就是我接不接受你的任务并没有多大问题,因为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的人动手?徐子凌不敢相信这样的一个团队居然可以这样有条不紊地维持下来,这和他学到的管理学不一样啊。

    紫环他们没跟你说过吗?我们的团体并不是真正传统意义上的团体,我们之间连志同道合都算不上;所以我才更要尊重你们每一个人的思想,这个人我认为该死;那我就去想办法杀了他,你觉得他不该死;你可以去保护他,你觉得他这个人虽然罪不至死但是也没必要特地去保护你就不用理会他的生死;我说过了,我们斩恶者团体要求的是斩断一切你们自己认为应该被斩断的罪恶;你没听明白吗?斩恶者不厌其烦地给徐子凌解释。

    这也太硬核了吧?按照你的意思可以一个斩杀一个保护的话那还有可能会发生一个任务里两个斩恶者团头的人互相残杀这样的事情?徐子凌惊了,这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这个斩恶者团体给人的自由度也太高了吧?徐子凌赌五毛,这个世界上只有斩恶者这样的奇葩团队会有这样自由的工作氛围;因为只要你想,你甚至可以不工作!

    意思就是只要我一直不接受任务就可以什么都不干对吧?

    本来就是啊,我们之间又不是什么雇佣关系。

    好吧我知道了。

    放下手机,徐子凌还没因为推掉了任务而偷笑多久就忽然愣住了。

    这样的一个自由度爆炸的团体按理说应该是极受人民欢迎和爱戴的,可是为什么这样的一个自由的团体却会被逼迫至此蜷缩在无人问津的埃尔德里奇世界里呢?

    还是说这个世界并不欢迎自由,独裁和统治才是这个世界应该拥有的正确的东西?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类渐渐地变得乐意被人领导、统治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