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郑永芬
    第五章郑永芬

    “原来我TMD可以上清华北大!”徐子凌不禁吼了出来。

    “还有谁!?”

    嗯,当时徐子凌就是这样把周围的人吓到了。

    幸亏茶楼都是很热闹的,大家都在聊天喧哗;徐子凌吼的那一下很快就被一片喧闹声掩盖了,不过;徐子凌这一桌的人当然听得很清楚。

    其中反应最大的就是表妹董淑妮了,她一脸嫌弃地望着徐子凌;单手指着自己的脑袋拼命转圈,另一只手指着徐子凌:“表哥你是不是傻?”

    刚端好茶点回来的的徐父也是一副莫名其妙地样子看着徐子凌。

    徐母的脸上也是大写的懵逼,她虽然听到徐子凌说什么;但是她理解不了。

    除了‘清华北大’她知道是什么意思外,其他什么‘还有谁?’之类的她真的是不懂;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徐子凌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赔笑:“不好意思啊,突然犯二了。”

    吃饱喝足,徐子凌他们也回到家。

    徐父徐母打算午睡,董淑妮表示看一会偶像剧以后也要补一补美容觉;徐子凌正好也有事回自己的房间,虽然家里人都有事;平时也不会不打招呼;随意进入徐子凌的房间,但是徐子凌还是十分谨慎地反锁了房门。拉开窗帘,阳光洒落在房间的各处。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了吧?”徐子凌对着‘空气’说道。

    (以下是徐子凌的第一视角)

    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短发素衣女生正仰着她的鹅蛋脸笑吟吟地看着徐子凌。

    “我也不知道诶。”女生摊开手,无辜地嘟着嘴嘀咕道。

    “小芬,你现在是不是死了?还是说你还活着?”徐子凌严肃地问道。

    徐子凌很清楚地记得高考前一个星期他在教学楼下见过郑永芬的尸体,警察也做了很多调查;这不可能有错,自己也是因为郑永芬的死才在高考前堕落了一个星期导致高考考砸了。

    郑永芬低着头不敢直视徐子凌:“应该说现在我已经是鬼了吧。”她眼神很清澈,没有一点儿说谎隐瞒徐子凌的意思。只是语气中隐约带有一丝担忧和自卑感。

    徐子凌摇了摇头:“小芬,如果你真的是鬼;那么我问你两个问题。”

    “嗯。”郑永芬乖巧地点头。

    第一:身为鬼的你为什么在阳光底下毫无影响?

    第二:既然你是鬼,为什么我能看到你、和你说话;其他人就不行呢?

    徐子凌并没有因为重新见到自己的爱人郑永芬就失去理智和思考,而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他已经尝试过去触碰郑永芬了,可是徐子凌却像是碰到幽灵一样穿过了她的身体;同样的,郑永芬也不能对徐子凌有任何物理上的影响。

    这倒是很符合‘鬼’、‘幽灵’之类的说法,然而徐子凌犯了一个错误;这是一个只要是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犯的错误:他试图用他自己所了解的局限而又毫无根据的认知用在了一个从未有正常人触碰到的领域上。

    人们会根据自己获取的知识来处理事情。获取的途径五花八门;可能是道听途说的;可能是电影书籍看到的;可能是手机信息推送的。

    一个人某一天遇到一个吸血鬼,他会先下意识用自己所认为能伤害到自己的方法对付吸血鬼;比如说刀子、拳头、枪等等。等他发现这些东西都没有用时他就会意识到蒜头和十字架才是能对吸血鬼造成伤害的东西。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

    蒜头和十字架对吸血鬼有奇效这个信息是从哪里得到的。

    电影?小说?抑或是网络信息?

    电影是假的,小说也是虚构的;至于网络信息……徐子凌就呵呵不说话。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信息的可信度就大大降低了。毕竟还没有明确地记载过有关吸血鬼的绝对准确的信息,而且就算有记载也不一定是真的;所以说这个遇到吸血鬼的人有可能是偶然遇到因为某些未知原因出现的吸血鬼。他也可能是第一个发现吸血鬼的人,也可能不是。换句话说:他对吸血鬼的认知已经被一个名为常识的‘框’给束缚住了。

    他不会去思考吸血鬼会不会有可能是一个对人类很友好、不吸人血的生物的这种可能,也不会去想他自以为有用的大蒜和十字架到底是能杀死吸血鬼还是能吸引、惹怒吸血鬼。

    如果吸血鬼是个对人类友好却又讨厌大蒜和十字架的人,那么毫无疑问这个人死定了。

    这种明明对敌方信息的真伪不确定却非要冒进的做法就是兵家大忌。

    而徐子凌就犯了这个错误。

    你TM凭什么觉得鬼就要怕阳光?你又TMD凭什么觉得人不能看见鬼?这不是扯淡吗?动漫里还有嘣硬币弄出超电磁炮的剧情呢,你怎么不嘣硬币拯救世界?(非黑。)

    电视上还有手撕鬼子、裆部藏雷;八百里开外一枪干掉敌人呢,你TMD去试一试啊!?

    实践才能出真理,哪怕是已知结果的实验也要做完;万一教材是错的呢?谁又能保证教材是完全正确的呢?

    徐子凌在‘鬼’这个非自然的领域里下意识地套用了人们对鬼的传统的认识。

    人们对鬼的描述总是属阴的,所以鬼怕阳光。

    那么有人敢真正地说自己看见过并且了解鬼吗?

    答案是没有。

    郑永芬抬起头,脸上洋溢着笑容;骄傲地说:子凌果然也会这样先入为主地觉得鬼会怕阳光呢。

    简单地一句话,让徐子凌立刻反应过来自己的想法有问题;徐子凌顿时竟说不出话来。

    郑永芬接着解释:我所知道的有关鬼的东西也不多,可以肯定我是已经死了;至于变成鬼的过程我就不清楚了,在我的记忆中;像我这样的应该就是人类口中的鬼吧,一般的人好像确实看不见鬼;而且就算是能看见鬼的特定人群;例如阴阳眼之类的也不会只能看见一个鬼而看不到其他的鬼。

    郑永芬举了个例子:就像之前在茶楼里一样,明明那里有四、五只鬼在晃悠;可是徐子凌却只能看到郑永芬,其他鬼他根本看不见。

    饶是徐子凌的接受能力很强,可是这信息量是真的大;直接推翻了自己过去深信的一切。

    郑永芬急了,看到徐子凌这样纠结她的心真的难受。

    “其实我们这些鬼生活在鬼……啊!!”

    郑永芬说到一半竟露出痛苦的表情。

    血大人!?

    “新来的小鬼,你没有遵守规则呢;为什么要和低贱卑微的人类说这种机密的东西?”一个骄傲地如同浴火凤凰一般的冷淡女声响起;整个房间似乎充斥着粘稠恶心的血液的浓厚气味。

    “谁!谁在说话?”徐子凌警觉起来。有些焦急地望着越来越痛苦的郑永芬。哪怕郑永芬是鬼徐子凌也是爱着她;不愿她受到伤害的。

    “普通人没资格触碰这个领域!”

    说话的人并没有现形,一个鲜红的手掌毫无征兆地从空气中劈向徐子凌,徐子凌在那一瞬间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了类似杀气一样的东西;仿佛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这一招下活下来,然而这个手掌随后竟穿过了徐子凌的身体;只在他身上留下一两圈波纹一样的痕迹。

    “咦?这……难道……”女声沉吟道。

    “你!人类!今晚我会再来的。”

    郑永芬也似乎没事了,捂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地咳嗽。

    徐子凌连忙冲到郑永芬身边。可惜他还是碰不到郑永芬。

    “你没事吧?”

    郑永芬轻咳几声,摆了摆手:“我没事。”

    “小芬,刚才那个是谁?我怎么看不到她?”徐子凌问道。

    “那个是……判官大人!”郑永芬语气沉重地说。

    判官?地府的判官吗?很强吗?

    “你怎么又和人类认知的东西结合起来了?这世上没有地府啦,不过血大人是真的很强!”郑永芬点着呆萌呆萌的小脑袋,一本正经说。

    “感觉自己要接触到奇怪的东西了啊!”徐子凌苦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