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一三七章 喋血黎明(七)
    林觉收拾心情下了瞭望台来,城楼垛口处,马斌沈昙孙大勇等人正聚集在一起一边看着车马出城,一边低声的交谈。见林觉下来,三人忙迎了过来。

    “情形如何?白姑娘呢?”马斌问道。

    “她暂时离开,稍后便回。”林觉道:“局势很紧迫,几乎全城的禁军都似乎调动了起来。内外城街巷有很多兵马围拢过来,欲进行堵截追击。我数了一下,总共有十几只兵马。最近的已经在几个街区之外了。”

    众人惊愕无言,神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沈昙咂嘴道:“这么多兵马围剿么?看来是不拦下我们不罢休了。”

    马斌啐了口吐沫道:“怕他个鸟!这说明咱们这点人都教他们害怕了。杨俊没本事,率上万步骑兵都没能拦下我们,这下他面子丢大了,又被林兄弟耍了手段甩开了他的追击,所以才恼羞成怒调集全部禁军围堵。就算这次我们出不了城,怕是他杨俊的老脸也丢尽了。成天吹他多么厉害,连一千人的王府卫队和护院兄弟们都搞不定。”

    沈昙皱眉道:“话是这么说,但眼下的局势该怎么办?我们如何脱困?咱们能在他们围堵之前赶到外城西城门么?到了西城门又当如何出城?那里可比宜秋门更加的坚固,守卫的兵马也更多。我等尚未明白林兄弟意欲何为。”

    林觉吁了口气道:“原本的计划是有马大哥镇守西水门,我们可以直接出城的。现在显然是不成了。若是能不为所知的抵达西水门,也还是可以用此处破城之法,靠着马斌的身份登城挟持守将。但现在也是不成了。以目前我们的行进速度,很难突破他们的围堵追击。”

    孙大勇点头道:“是啊,我们的车队行进的太慢了。人员太多,马车行进也没有骑兵快。倘若只是我们骑马突进,便不虞被他们围堵了。得想个法子才是。”

    沈昙喝道:“什么话?你的意思难道抛下王爷小王爷和王妃以及王府家眷不成?”

    孙大勇忙拱手道:“沈统领,在下绝非此意。”

    林觉摆手道:“我想了想,恐怕要跟他们斗智斗勇一番。目前看来,他们似乎笃定我们必从西门出城。所以围堵的兵马重点应该在西城。这让我有了个想法。”

    众人忙道:“什么想法?”

    林觉道:“咱们给他们来个声东击西调虎离山。适才孙大勇说的有道理,照我们现在的行进速度,出了宜秋门行不到两条街便被他们围堵住。一旦被拖住了,待其他禁军兵马赶到,便是瓮中捉鳖的死局。所以我想,莫如我们分兵两处,一队骑兵伪装成大队人马往西边猛冲,吸引禁军追过去。另一队则可以往南前往西南角的戴楼门。趁着天还没亮,趁着夜色尚浓,或许可以安全抵达西南城门之下。天一亮,一切都变得更加的麻烦。”

    “好办法啊,好一个声东击西。”马斌叫道。

    沈昙皱眉思索道:“好是好,可是有两点,其一,吸引他们的人怕是没法活命的,被那么多兵马追击,插翅也难逃。再者,即便是抵达戴楼门下,那又如何出城?外城城门可不比内城,那可都是重兵把守的城门。像今日这般局面,起码每座外城得有四千人手把守。林兄弟是要硬夺城门么?”

    林觉尚未说话,孙大勇挺身而出道:“我去吸引禁军的注意力好了。大不了一死。能换的王爷小王爷和诸位脱险,也值了。”

    沈昙笑道:“要去也是我去,保护王爷和小王爷是我的职责,你如今不是王府卫士,怎么轮得到你?”

    马斌瞠目道:“你们都给我歇歇,这事得我来。你们有谁比我对京城还熟悉么?京城百街千巷我可都走了个遍。我去吸引他们,回头我还有可能活着出来。你们能么?”

    林觉点头叹道:“这才真正的兄弟,关键时候明知要去送死,却当仁不让。林觉能跟诸位当兄弟,此生无憾。但我并不是要你们去送死。这件事我觉得马大哥胜任。一来他对外城街巷熟悉,便于脱身。二来他是禁军中人,目前为止应该还没人知道马大哥跟我们在一起。关键时候他可以鱼目混珠,混杂在禁军之中脱险。”

    马斌得意的道:“怎样?林兄弟都说我最合适了。”

    林觉上前朝马斌深深的行了一礼,沉声道:“马大哥,此行凶险,兄弟别无他法,只能让马大哥去冒险了。马大哥千万小心,一定要逃脱出来,倘若马大哥有什么不测,兄弟这一辈子可就无法安生了,要日日内疚而死了。”

    马斌哈哈笑道:“放心便是。我马斌虽不惧死,但却也不肯随便丢了性命。放心便是。”

    林觉点头道:“好,那么事不宜迟,咱们立刻行动。调派一百王府卫士跟着马大哥,人多了不好行动,人少了也惹人怀疑。腾空十几辆大车,让马大哥他们拖着走,这样会更像是大队车马。其余人等出城之后便寻隐秘之处暂时藏匿。待追兵追赶过去,便直奔戴楼门去。”

    几人纷纷拱手应诺,众人转身往城楼下走,马斌一眼瞟见缩在城墙角落的被捆起来的冯源,忽然大踏步走了过去,一把将冯源抓了起来。

    冯源叫道:“马副使,我已经照你吩咐的做了,你待如何?”

    马斌道:“老子平时最恨的便是忘恩负义之徒,当初便不该救你这条狗命,老子也时常内心愧疚,违心的救了你这奸杀妇人之徒。你的命是我救的,我救错了,今日要改正错误,所以要拿回你这条命来。”

    冯源大惊叫道:“马大哥饶命,兄弟知道错了,兄弟知错了。”

    马斌嘿嘿一笑道:“饶命?老子还会被你骗?去你的吧。”

    大喝声中,马斌一手抓脖子,一手抓后腰,将冯源高高举起来。冯源在空中扭动挣扎,大叫饶命。马斌哪里搭理他,嘿然一声将冯源从城垛上方朝城下砸了下去。

    “啊~~咔嚓!蓬!”

    异响过后,冯源头上脚下砸在城下青砖地面上,脑浆迸裂,魂飞天外。

    车队迅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由马斌和一百多名王府卫士骑兵以及十几辆大车组成。径自往西边街道而去。其余人等尽数隐没在小广场南侧的巷子里。不久后,便听远处传来示警的哨营,天空中也有焰火升腾。这正是禁军通知己方兵马遭遇敌人的信号。一时间周边十余只兵马全速赶往驰援。这声东击西之策已然起了效果。

    待大批骑兵从宜秋门冲向西边的街口之后,林觉悄然下令,带着众人护送车队径自往南。从两支赶往西城的兵马之间的小巷穿行而过,直奔西南角的戴楼门而去。

    马斌的车马只过了三条街便和一只禁军兵马遭遇,对方二话不说便发动了攻击并向天示警。马斌岂会跟他们正面作战,仗着对街巷的熟悉,立刻往北转向转入一条叉街。马儿飞驰,拉的空大车轮子都要飞出来一般。倘若有人看到这一幕必会怀疑车中并无人员,但黑夜之中,谁能看清?

    刚刚穿过叉街,上了另一条主街,又很快跟另外一队禁军遭遇。众人又再避让。就这样,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马斌这一百多人的人手在外城西城的街巷之间东奔西突穿插奔逃。几乎每过一两条街道便遭遇道赶来围剿的禁军兵马。他们的位置也越来越暴露,腾挪的空间也越来越小。最后,大车已经不能让他们穿越狭窄的小巷躲避敌军,马斌不得不宣布放弃十几辆大车,将它们丢弃在一个小巷口。

    即便是狭窄只能容三四人并行的小巷,骑马也是能够穿行的,这可以增加腾挪的灵活性。马斌的意图是尽可能拖延对手久一些,好让林觉他们的车队更安全。然而他却忘了,丢弃马车之举会暴露意图。当一队禁军截获十几辆马车,发现都是空空如也的大车之后,将领立刻产生了怀疑。将此事禀报上去之后,很快,得到消息的率兵追赶的杨俊便识破了意图。

    “这不是他们的车马,王府家眷那么多,他们丢弃了大车还怎么能够转进如风?再说怎么只有十几辆大车?王府家眷上百,怎么载的下?这是声东击西之计。我们上当了。”杨俊大怒道:“到这个时候还在戏弄我们,林觉,老夫真的恼了,老夫很久没有受到这样的羞辱了。在老夫面前玩这些花样,你真的是太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

    迅速的分析之后,杨俊得出结论,林觉等人必是往南边去了。因为北边和西边的兵马众多,林觉带着大队车马不太可能不被发现的抵达西北两处方向,只能是往南边去。当下杨俊命一只兵马继续追击眼前这只佯装车队的骑兵,其余兵马转而往南,以相隔不到一两条街道的距离,分为二十余只兵马,如梳子一般的沿着街巷往南地毯式的搜索而行。确保不会让林觉等人成为漏网之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