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二十章 且兰城外遇公子兰 迁城中恒部保平安
    但见这一群人武备精良,却也不似是乡野的匪徒。为首一人更是显有几分的贵气,此人年纪倒也不大,大约三十上下,如今是一脸肃杀模样,且用夜郎语朝他二人喝道:

    “尔等乃是何人?为何在且兰城外是这般鬼鬼祟祟的?……莫不是哪里来的奸细?!”

    武维义不知对方身份,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正在踟蹰,那名中年男子又是颇不耐烦的与他言道:

    “既不说话!分明便是心里有鬼!来人呐,将此二人于本公子拿下!”

    武维义和仰阿莎自是不会束手就擒,眼看对面人数倒也不多,当即便要就地反抗。

    话说武维义的剑术虽已是久不操练,但毕竟是烂熟于心,因此依旧是精妙绝伦。而仰阿莎又身形矫健,对方虽有十数之众,却根本近他们不得。

    不过,这些人倒也非庸庸之辈,尤其是那名中年男子,只见他挥舞重刃却也是格外厉害,可谓是刀刀重击,武维义一时也只得被动招架,却使得他虎口都被震得有些生疼发麻。

    本想仗着鱼肠之利将对方大刀砍断,奈何那口大刀也是极为厚重,凭着鱼肠竟也只能是将其口刃斩出一道豁口。

    仰阿莎虽是身形灵活,但终究是力弱,武维义还要分心助其抗敌,眼看逐渐是落入下风,不远处听得一人急喊:

    “兰少主且慢!”

    那人闻言,立即是收住了大刀。回头一望,确见竟是毕摩大人。

    毕摩气喘吁吁的来到武维义和仰阿莎面前,替他二人是辨言说道:

    “兰少主,这一切均是误会,还请安戈!”

    但见那兰少主却仍是满腹狐疑的看着毕摩,并与她问道:

    “毕摩大人,你何以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既已到我且兰周边,却又为何不进城面见父豪?”

    原来此人正是此处恒部首领,居谷奢之子——居谷兰。他也是听得城外斥候来报,说是有队人马驻于城外,甚是有些鬼怪。

    也不明就里,他便亲自领人前来查探,竟发现武维义一行果然皆是鬼鬼祟祟的。因此,这才和武维义、仰阿莎他们是发生了碰触。

    “不瞒兰少主,毕摩此番前来,全是受了摩雅邪所逼。若我等不从此处借路,恐怕在下连柯洛倮姆都回不去了。不过,毕摩又不想老酋豪因此而卷入纷争,受了牵连,故而没有立即告之,还望兰少主见谅!”

    居谷兰一听,得知毕摩大人如今竟是落了难,便是有些不可思议:

    “毕摩大人乃国主日达木基与君夫人身边的亲近之人,那摩雅邪怎敢如此待你?”

    毕摩摇了摇头,叹息一口,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依着摩雅邪的为人做派,少主以为如何?”

    身为六部的公子公孙,居谷兰当然知道,那摩雅邪在夜郎向来嚣张跋扈,原本尚且还有国主日达木基可以震慑,怎奈近些年来国主身体每况愈下,因而深居简出。由此,摩雅邪也是愈发的大胆妄为起来……

    只不过,恒部向来是与世无争,而且又有老酋豪居谷奢坐镇,摩雅邪倒也不敢是轻易招惹恒部。

    居谷兰闻得此问,不禁是迟疑了一下,再是开口言道:

    “不管那摩雅邪会是如何,毕摩大人既然已到恒部,那么不入且兰,终是不妥。既然柯洛倮姆那里也没有扬言要通缉毕摩大人,那么您就绝非夜郎罪人。此既为摩雅邪擅自所为,若是追问起来,我部自有交代!我恒部既不惹事,但也绝非怕事!”

    毕摩见公子兰已是将事情说到这份上,也便是同意一起入城觐见酋豪。

    武维义在此期间,一句话都没有说,在一旁只做出一副恭顺的下人姿态。居谷兰撇可了一眼,便是扫见了武维义手中的持剑:

    “呵呵,好剑法!好剑!”

    武维义微微一笑,亦是回礼言道:

    “呵呵,好重的刀!”

    居谷兰听罢,不禁是哈哈大笑!他的刀确是异常沉重,即便是和鄂鲁默的板斧相比,那也是毫不逊色!是以当他听得此言,自是感到相当的自豪耳顺。

    毕摩当即是召集起所有人,进入且兰。恒部地处绝妙,因此经商成风,且兰之繁华,可以说远超武维义所到任何城邑,纵是蜀都鱼凫城与蜀南大关朱提亦是有所不及。

    仰阿莎从未来过夜郎,所见识过最大的城池亦不过是蜀南的朱提关。因此本因与墨翟是闹着别扭而不开心的,但见路边商贩成群,各式货物可谓琳琅满目,不胜枚举。且叫卖声又是不绝于耳,仰阿莎便瞬间是将烦恼之事抛诸脑后,一路欢呼雀跃的边走边看。

    若是以前,随着仰阿莎的事情自然是落在墨翟身上,而现在墨翟心事烦忧,一路只顾是自己低头走路,就连武维义叫了他数声,居然也都好似是没听见一般……

    杜宇深怕仰阿莎惹事,便只得带着两名随从是一路跟了上去。仰阿莎用余光是后顾了一下,发现不是墨翟,竟是莫名有些空虚失落起来。

    众人一路走一路四处张望,皆在那是赞叹着且兰之繁华。居谷兰将武维义一行人是带到且兰宫殿,待武维义等人是刚一坐定,只见大殿之后是步出一人。

    此人耄耋之年,行动稍显迟缓,穿着一件丝质深衣,杜宇一眼便认出此为蜀锦,颇为奢华。此人虽是看似老迈,但却异常的精神抖擞。

    众人一见便知,此人当为恒部酋豪——居谷奢,但见酋豪他双眼炯炯有神,精光四射,言句亦是字字铿锵:

    “呵呵,毕摩大人光临敝部,居然不入鄙族城邑,莫非嫌弃我恒部照顾不周?”

    毕摩急忙是将方才与其公子所言是再叙述了一番,只见居谷奢闻言过后便是沉默不语,过了良久,方才说道:

    “哦,原来如此……想来你们如今所说之事确是本与敝部无关,本豪也不便是擅自裁断其曲直。不过你们既是路经敝部,那除非是日达木基下令逮捕尔等,本豪唯有听命……但若只是摩雅邪擅自所为,本豪便可护得尔等周全……只不过,若是日后出了敝部,那本豪可也就顾念不得了。”

    居谷奢作为和国主日达木基同辈的小宗酋豪,素来德高望重,也不掺和部族之间的勾心斗角。带领其部众国人只专心经营。依照他的态度,显然是谁也不便得罪的。但话说回来,夜郎六部里,能够做到他这个份上的,倒也已属不易。

    毕竟,谁都知道如今国主的这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待其百年之后,究竟将来谁能主事,却也实属未知。

    毕摩深鞠一躬,并是恭敬言道:

    “豪长如此待毕摩,毕摩已是感激不尽!”

    居谷奢转过另一边,又与其子居谷兰说道:

    “兰儿,将毕摩大人与这些随众是安顿好,并给予最大的方便。且传令下去,他们若意欲何往,便只管四处放行,不得加以阻拦。”

    居谷兰双手护胸,领命行礼道:

    “喏!儿臣遵命!”

    于是,武维义他们便被带出了宫殿,并在不远处的驿馆是暂时住下。此时,除了驿站原有的看守外,居谷兰也并未是再另行加派人员看守。

    武维义于自己房里来回踱步,对于墨翟如今的状态委实心忧,这时,只听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

    只见应声而入的竟是毕摩与墨翟二人,他二人本不是一路,只是同时来找武维义有事,恰巧是在屋外照了面,这才一起扣门进来。

    武维义先是开口与毕摩问道:

    “哎?公主呢?难道,毕摩未曾是与她说起前来议事?!”

    毕摩躬身回道:

    “公主和阿莎姑娘出去玩耍一会,武先生放心,她二人有随从跟随。而且,且兰也并非别处,这里人人安居,盗匪甚少,因此也不危险。外加公主为人稳重,理应不会出事的。”

    武维义听罢,得知杜宇是和仰阿莎在一处,便是安心的点了点头:

    “嗯,如此也好……”

    毕摩则是继续问道:

    “武先生,你方才于殿上一言不发,想来必有缘故,却不知究竟是为何?”

    而武维义却也并没正面回答,只是无头无尾的问了一句:

    “毕摩觉得……行刺计划,可否继续?”

    毕摩不知武维义为何是突然如此相问,只思量一下,便是回道:

    “虽然我等是入了且兰,但是计划并无变化。按此前所设之计,理应是要继续下去的。”

    只见武维义转身过去,将双手背于身后,叹息一口,又是往前踱步言道:

    “既然如此……那么待其曲寨是有了消息,你们便启程前往柯洛倮姆。包括墨翟!”

    墨翟一听,猛一抬头,甚是惊讶的看着武维义,并是不知所措的言道:

    “兄长?!你……你这是何意?不是翟去曲寨行刺吗?”

    武维义缓缓的摇了摇头,并是颇为坚定的说道:

    “曲寨一行,便由我去!”

    毕摩不禁是大吃一惊,不过也知道了武维义为何是在刚才沉默不语,原来竟一直是在考虑着这件事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