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五章 堰塞湖中水货丰裕 墨翟设法竭泽渔猎
    所谓堰塞湖,其实就是指在多震的山区,由于土石自山中被震落之后,堆积在了相对低洼的地方,阻塞了原先的河道,并形成了湖泊。

    而这种湖泊又可分为很多种,有的堰塞湖在形成之时,便已是完成了河道分流,上游河水不会再注入湖中,属于比较稳定的堰塞湖。闻名天下的长白山天池,太白山大爷海,均属于此类。

    而有的堰塞湖,在形成之时,只完成了去向阻塞,却并未进行来向分流,堰塞形成之后,上游河水仍旧在不断注入,这种堰塞湖势必无法久持,撑不了多久便会崩溃决堤,因此可谓凶险异常。

    索性今日武维义所提及的这个湖泊,就属于是第一种情形。这两日来,武维义之所以历经艰难险阻也要上得山来,便是要于山上勘明情况,确定此湖泊上游河道如今是否已是分流改道。

    如今既是确定了这一处湖泽确是可用,武维义便当即决定,是要将这个堰塞湖给掘开一道泄口来!

    “兄长……这片静湖既是好端端的,又为何是要与它过不去?”

    只听墨翟是颇为不解的与武维义问道。未曾想,这武维义闻得此问,却反倒是问了一句墨翟:

    “倘若为兄告诉贤弟,我等如今所急需的口粮便都在这一处泄口,贤弟可能通晓其中的道理?”

    墨翟绞尽脑汁,不住的苦思冥想了一番,却依旧是摇了摇头:

    “这……翟实不知,如今这片湖中可得之物,无非便是些鱼虾贝类。但是我等亦不擅长捕捞,却又能为之奈何?……况且,这片堰塞湖乍一看来,方圆亦不过是五六里罢了。若非……若非是将其取尽,只恐是亦难以养活僰寨之中的芸芸众口呐!”

    武维义看这墨翟这般灵活的脑袋,此番却也是被难住了,索性便不再故弄玄虚,与他是据实相告:

    “或许贤弟是有所不知,若此地只是一片普通的水域,其中水货多寡则自有规律。但如今在这片堰塞湖中,却并非如此……如今这片堰塞湖乃是山中水系于地动之时为四方土石阻塞淤积而成的,因此是可能蓄集了四周水域中所有的鱼虾贝类。”

    武维义一边说着,一边是用手指将这一片湖面是又扫了一边:

    “贤弟且看这一片水域,方圆不过五六里的光景,若是以寻常论之,即便是精熟渔人,一日夜若能捞得一两百斤的鱼虾,已然算是到了极限……但是此刻在这片水域,纵是为兄保守估算,其中的水货若能尽取,少说也在万斤以上!”

    听得武维义是如此说,墨翟不禁是大惊失色。转过头去,一脸又是惊喜,又是愕然的看着武维义:

    “这……若果真如兄长所言,就单单是靠着这些个水货,便亦是足矣!”

    武维义微微一笑,又是与他颔首言道:

    “确是如此!待我等是回去之后,若能再继以掘出埋于僰寨之中的存粮,加上这些个水货,令僰寨上下撑个足月,当是绰绰有余!届时,再待其新粮入库,熬上一段时日,则日常取用即可恢复。”

    墨翟听罢,便是不住的点头称是:

    “妙哉!妙哉!若果真如此,这场僰人的灾劫便可算是过去了!”

    然而待他二人是说到最后,武维义凝望着这一片水泽,却又是突然哀叹了一声。而且其眼神之中更是流露出一丝哀伤来。墨翟见了,不禁是有些不解:

    “大兄,翟见大兄这般惆怅,不知却又是何道理?前番我等所临之难,皆可谓是险象环生,彼时倒也不见兄长犯难。而如今大局初定,更连此间僰人的营口生计都已然是有了眉目,临得此等喜事,不知大兄却又是为何事担忧?”

    只听武维义又是叹息一口,并是颇为无奈的是摇了摇头:

    “哎……可惜啦!……”

    “可惜?不知兄长何言‘可惜’?”

    只见墨翟又是一脸的困惑,而武维义则是继续不紧不慢的解释言道:

    “要说这片堰塞湖,所处地势确是极好,又处平沃之地。倘使将来能够是于此处围湖造田,蓄养生息。则僰寨往后世世代代皆可受此天惠,但是此刻我等若不是竭泽而渔之,只怕是难度此劫呐!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此等百年大计却要为今番之近忧所扰,岂不是可惜了得?”

    墨翟一听得“竭泽而渔”四字,倏然之间确是睁圆了眼睛:

    “竭泽而渔……兄长所言……莫不是?!……”

    “嗯……贤弟想得不错,我等如今又何来闲情是去湖中捕捞?也唯有此法可解!想来此刻为兄所思所想贤弟你皆已是知晓。因此,接下来该是如何行事,可就看你的了……”

    墨翟听得真真切切,也已是完全明白了武维义的意思,当即便是点头应道:

    “兄长放心,此事便由翟来操办即可……事不宜迟,那翟这便去办!”

    只见墨翟是一言说罢,便是转身跑开了去,并是召集了一队僰人是一起忙碌了起来。

    而仰阿莎在一旁不远处,只听得武维义和墨翟在那是说天道地的,就好似是在听天书一般,不禁是有些毛躁了起来:

    “武先生,你们好没意思,讲来讲去都在打谜语,难不成是怕被阿莎给听了去吗?”

    武维义回过头去,却见仰阿莎是赤着双脚,坐在那边甚是童趣的踏戏着水。

    “呵呵,阿莎姑娘若是真想要知道其中的所以然,倒不如是去给墨翟搭个手也好,他如今呐……对你定是知无不言的哟!”

    仰阿莎轻哼一声,又别过了身去,努起了嘴是作出一脸的无趣状来:

    “哼!那块黑炭委实没啥意思,才懒得管他。”

    然而嘴上虽是这样说,但是此刻只见许多僰人已是被墨翟调走,并陆陆续续的又开始奔忙起来,仰阿莎作为巫主子嗣,自也由不得她是站在一旁观闲。

    待得其中一个僰人是匆忙间,路过了她的身边之时。仰阿莎顿是厉声将他给叫住:

    “喂!你且站住,那黑炭却究竟是让你们作甚去也?”

    那僰人闻得原来是这位小祖宗的声音,便是赶忙止步回道:

    “墨……墨大人他是让我等去寻些枯枝败叶,再用树藤捆扎好了,堆砌在下方的沟渠之中。至于为何如此,我等也实不知晓。”

    仰阿莎看了看,知道从这些人口中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便从旁边的土埂上是一跃而下,直接飞到了墨翟的身边:

    “喂,黑炭!瞧你们这忙里忙外的,却又是在作甚?”

    此刻墨翟正在指挥分派一些僰人,是在堰塞湖一侧相对薄一些的地方挖坑造穴,最终又将这些坑洞是贯穿联通。

    而旁边又有一些人,则是用牛皮囊装来了满满的黑油,灌在了那一口陶土制成的烧水所用的瓮釜里,并用小火在其下是用小火煨着。

    除此之外,墨翟还精心在陶土瓮釜的缘口是再缠了一圈牛皮,顶上封口,只留出一个小孔,用树藤将蒸煮出来的的滚烫的油气导入到那些土洞之中。

    墨翟听见仰阿莎的话,回过头来便是笑嘻嘻的说道:

    “自然是要想办法‘竭泽而渔’咯!”

    看见仰阿莎似乎依旧是不大明白,墨翟便略带俏皮与她卖了个关子:

    “呵呵,阿莎姑娘莫要心急,如今已是万事俱备,稍待片刻,我等便可大功告成了!”

    果然,又没过得多久,只见墨翟是兴致匆匆的跑到武维义身边:

    “兄长,如今所需一应物资皆已齐备,只待兄长是一声令下!”

    “那便动手吧,灾情紧急,时不我待。”

    武维义亦不过是极简略的回了一句,只见墨翟便当下是把手一挥。立于远处高台之上的僰人便将削尖了的竹枪上面又是沾满了黑油,引燃之后是“嗖嗖”的投掷了出去。而那些个火竹枪则是迅速又精准的插入了那些预设的土洞之中。

    此时,那些土洞里面早已是充盈着高温的油气,在和普通的空气混合之后,遇见火星便顿时爆燃了起来!

    而这些个土洞原来在开凿的时候,便是极有讲究。其空间相对较为促狭,因此爆燃速度极快,顿时就推开了周围的土层。

    武维义带领着众人,站在远方的山坡上,便听见了一声闷响,闷响过后,就感觉到地面竟是微微的震颤了一下,旁边的那些僰人见此情形,不禁是惊呼起来:

    “完了完了!莫不是地动又要来了?”

    “诸位莫怕!此地动乃是我等人为所引,无须惊慌!”

    墨翟是一边叫唤着,一边眼看堰塞湖一边的土层是彻底垮塌了下去。大量的湖水开始朝着下方是倾泻而出,径直涌入了方才预留出来的引渠之中。

    而这条引渠挖得亦是够宽够深,因此即便是倾斜的水势极为凶猛,散入沟渠之后也是立即变得舒缓下来。

    墨翟又早早的是命人候在那里,用最为结实的树藤,将这些个柴草是捆得扎实,径直投到了引渠之中。

    堰塞湖之中的湖水自是可以从柴草堆中的缝隙处轻松流过,但是混杂在湖水之中的鱼虾贝类,却尽皆是被截留了下来。

    这上千堆的柴草,就仿佛是一个大箅子一样,将那些鱼虾贝类给筛滤了出来。

    整个堰塞湖泄泽,大致用了不到一个时辰,此刻湖中仅剩的水量最深处也已是漫不及腰。而在这一摊残存的泥水之中,只见是有无数的鱼虾是在那里扑腾,俨然是整个湖底都沸腾了一般。

    一旁的僰人们看着此刻的状况,起先亦都是一脸的错愕之色。但最终都是幡然醒悟了过来,因此不禁是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来:

    “上苍哪!这……这可真是苍天保佑!天佑我族不绝于此啊!”

    如今所有人都已是再清楚明白不过,僰人如今已是度过了又一场的劫难。武维义此时,亦是心满意足的浅笑了一声:

    “呵呵!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哇!哦,对了,贤弟!说到这‘后福’……贤弟可有兴趣是再替他们将那‘后福’找来?”

    墨翟听罢,不禁是看了一眼身旁已是乐开了花的仰阿莎。又赶紧回过头来,立即是满心欢喜的点了点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