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转机
    墨子柒很长时间没有睡过一个懒觉了。

    她虽然勤奋了不少,可想要睡懒觉的想法却从来没有消过。

    幸运的是,白师爷今日清晨便外出似是办什么事情去了,留下墨子柒锻炼之后,吃了顿饱饭便钻进了温暖的被窝,幸福的重新合上了双眸。

    这不叫懒散,这叫休养生息......

    墨子柒为自己不齿的行为找了个正当理由后,便想着努力休息,享受自己余下不多的幸福时光,可谁料半个时辰过去了,她仍旧精神的可怕......

    脑中一直想着自己被成群人围观,然后送上断头台的场景......

    景王府和荒王府的人缺席,让景王和荒王受万国来使嘲笑,被傅丞相鄙视,估计被砍头都算便宜我了吧,要不...还是卷铺盖跑人比较好?

    糟了,阳乌师兄来的时候,忘记问他,奇门如今在哪里了......

    唉...枉我为国为民,费心劳力了半年,才将梅城经营成如今的繁荣景象。

    墨子柒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得重新坐了起来,随即悠悠的靠在了窗户旁,看到院内仍在“叽叽喳喳”嬉戏的玲珑,忍不住朝着她喊道。

    “小丫头,玉瑶国接收大夏帝国的逃犯吗?”

    “柒姐姐...您这个问题咋感觉这么沉重......”

    葛月娥仰头看着窗口可怜兮兮的墨子柒,一脸怪异的回应道。

    “唉...没什么,再过不久,要是我变成了好几段,希望你能够帮我归拢一下。”

    “哦对了,要是埋的话,千万别埋在白玉笙的旁边,我死后起码想自由一点......”

    “噫...你死就算了,别带上我家白先生好吗?”葛月娥摇头叹了口气,随即便打算拉着玉儿和玲珑远离墨子柒的视野,谁料正好赶上邢牢头探着脑袋溜进来。

    “怎么办!咱们被前后夹击了!”玉儿有些慌张的拉着葛月娥的衣袖道。

    “没事!这个老变态只盯着玲珑,咱们只要抛弃她就行了!”

    聪明的人总会准备个弃子,用来抵挡某些劫难。

    玉儿这个孩子笨,她做不到出卖别人,但葛月娥却是个行家,见到邢牢头又出现在梅城县衙内,便果断的出卖了玲珑,随后便拉着玉儿的手,朝着前院方向逃了去。

    临走时还不忘喊着:“玲珑,挺住!我们会回来救你的!~”

    玲珑这个小丫头也不聪明,但被葛月娥出卖久了,自然也习惯了......

    “啧...孩子,以后交友要谨慎。”邢牢头看到玲珑被孤零零的丢在院内,颇有些心痛的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随后便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纸包,打开放着三、四块精致的糕点。

    “吃吧,刚从玉秀斋买来的,听说是梅城内做的最好吃的糕点。”

    玲珑低头看着纸包中些许破损的糕点,再抬头盯着邢牢头看了半晌,这才终于取来一块品尝,随后双眼中的颜色绚烂起来,开心的吃起了邢牢头送的礼物。

    “喂!~老邢,有没有给我带什么东西啊?”

    墨子柒趴在窗口,一副惆怅的模样,看到邢牢头与玲珑相处融洽的模样,便出声打断道。

    “你不是跟着白师爷学习吗?怎么今天这么闲,再说了...咱们两个什么关系?”

    “啧...您不是干爹吗,再说了...我都要被五马分尸的人了...也想尝尝玉秀斋的糕点啊!~”

    “五马分尸?你这臭丫头又闯啥祸了?”邢牢头瞥了眼墨子柒的方向问道。

    “哦...也没啥,就是放了王爷鸽子......”

    “嗯...你上一句话说的什么来着?”

    “放了王爷的......”

    “不对,再上一句!”

    “额...您不是干爹吗......”

    “哦...从今天开始不是了,您走您的鬼门关,我走我的独木桥!”

    “嘿!老爷子...没你这么办事的!”墨子柒听到邢牢头的话有些生气,刚准备谴责这个恬不知耻的人,可谁料从邢牢头方向丢过来一个纸包,接住后打开也瞧见了糕点。

    “刚才不过有两成是在跟你开玩笑,别当真......”邢牢头瞥了眼发呆的墨子柒笑道。

    “喂...还有八成是认真的?”墨子柒哭笑不得的盯着满面痞相的邢牢头,刚准备继续嘲讽时,却怎料白师爷从后院回来,先是看了眼邢牢头与玲珑,随后便朝着墨子柒的方向观望过来,伸手手掌招了招。

    “大人,赶紧收拾衣裳,准备跟我去龙渊古城!”

    “师爷...醒醒嘿!从这里坐马车到龙渊古城至少一年有余,顺着河道行船也要两个多月,等咱们到了龙渊古城,估计万国大宴早便结束了!”

    “所以说...还有一个月到万国大宴,两个月后王爷归来,咱们还有三个月可以活,倒不如老老实实的呆着,要是途中碰到王爷,正好沿途把咱俩咔嚓了。”

    “赶着送死,多不明智啊!~”

    “别废话了!”白玉笙听到墨子柒的想法有些哭笑不得道,随后便只能解释。

    “八个月前,白某初至梅城县衙,曾经捉住一个为李金淼偷运脏银的船夫,他有一艘特别的船,里面能装下数千担的粮草,数千斤的重物,并且此船能够日行三千里,若是所料不错,咱们有可能在一个月内赶到龙渊古城!”

    墨子柒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欢呼一声,转身便钻进了屋内,不过五、六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便瞧见她一溜烟的跑了下来,怀抱着几件衣裳,便催促着白师爷赶紧上路。

    白师爷见状,先是让墨子柒去往前院告知沈云楼和葛婉秋暂管梅城县衙,随后便回身朝着玲珑招了招手,笑道:“稍后你也上船,等到了龙渊古城,你便能找到娘亲了。”

    “啥?你要将她带走?”

    邢牢头闻言愣了下,随即神色有些激动的问道。

    “对啊,让小姑娘找到娘亲,总比在县衙呆着好吧。”

    “嗯...对,对......”邢牢头尴尬的笑了笑,随后瞧见墨子柒从前堂跑了回来,瞧着二人领着孩子准备离去,终究还是没能忍住,上前两步拍了拍白师爷的肩膀。

    “你们也带我上路吧。”

    “邢牢头,别闹...我们去有正事。”白玉笙回头打量了眼邢牢头道。

    “我也有正事......”邢牢头尴尬的咧了咧嘴,随后叹了口气道:“我是这个孩子的生父,我...想见见她的母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