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贼捉贼
    来得是人是鬼,墨子柒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毕竟自己做贼心虚,碰到谁都会理亏,所以熄灭火折子,其目的便是避免外院的人发现自己,也好让自己能够偷偷溜走。

    墨子柒的原型毕竟是狐狸,属于犬科动物,在夜间的视力与嗅觉极好,即便不如白天看得那么清晰,但弄清楚场地环境还是不在话下的。

    想到此处,墨子柒转身准备离开,却不料回身的第一步便踩断了一根树枝。

    为什么在刘府后院廊道内出现树枝,墨子柒不知道,不过却明白它的原理。

    甚至可以用某种定律来解释,比如当主角去偷听那些反派的谈话时,必定会弄出点动静,让反派察觉到有人偷听,不然人物的矛盾与冲突很难体现出来。

    但...墨子柒并不希望会有这种意外发生,因为她在想方设法的避开矛盾。

    可此时...说什么都晚了......

    “你是谁,为什么会夜半潜入至刘府内。”

    忽然从耳旁传来一女子说话的声响,并且腰间被什么尖锐且灼热的东西抵住,惊得墨子柒身子忍不住一僵,随即用颤抖的声线回应道。

    “没钱,所以想进来撞撞运气...找点钱花。”

    “那你的胆子可真是不小,连这种地方都敢钻进来...另外,你似乎也不太走运。”

    “这位姑娘...不知道您又是来做什么的呢?”

    深夜的刘府,普通的贼绝对不愿意来这种凶地,墨子柒心理清楚自己编得理由并不好,但因此她也清楚,这个在自己背后用某种坚硬物体顶着自己的姑娘,来到此处的目的也绝不简单。

    “我?我...是来找一样东西的,不知道你的收获里面有没有那件东西呢......”

    “诶呦!您早说啊,我在此处也什么都没找到呢,要不您跟我说要找什么,我想办法帮您找找?”墨子柒表面上似是松了口气,回身打算与身后人套一下关系。

    正巧看到那女子手持一柄赤色匕首朝着自己刺来,惊得墨子柒连忙化作战斗形态,随即向后弯腰便躲过了匕首,在对方惊异的目光中,见到墨子柒要抬腿踢自己,也连忙向后闪躲,这才终于拉开了距离。

    “本以为你是个小贼,没想到竟然有些本事。”

    借着暗淡的月光,墨子柒总算看清楚眼前的人,红衣、红鞋、红面纱,乍一看好像刚从染坊里捞出来似的,不过...她掌心的那柄红色匕首,却莫名让墨子柒感觉胸前的铃铛有些颤动,似乎...那东西便是由龙甲神章铸造的。

    糟糕...要想战胜她,恐怕要动一些真本事了,不过...这案发现场也很容易遭到破坏啊。

    要么想办法逃掉,要么想办法转移战场,要么...尝试一下,看看能否强行剥夺她的龙甲神章!

    墨子柒心里打定主意,特意改变了嗓音回应道:“这位姑娘也有些本事,竟然夜半敢于拿着龙甲神章出来闲逛,看来...您对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啊。”

    “哦?你看得出来...那便更不能留你性命了!”

    话音刚落,墨子柒便瞧见那女子飞身冲来,看模样是铁了心的要杀掉自己。

    此时墨子柒也做好了准备,心知剥夺龙甲神章的本领自己还没有练到家,此时面对她理应处处小心才对。

    当即便飞身逃出了刘府,将这个身着红衣的女子也引出了刘府院内。

    随后,借着这些天逃跑的经验,一直与对方保持着距离,直至抵达一处密林外,才忽然止住了脚步,回头朝着后方追逐的红衣女子望去。

    “姑娘,要不你将那匕首送给我,而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如何?”

    “你这小贼!找死!”

    谢天谢地,是个脾气耿直的姑娘,这样就好对付多了......

    墨子柒想到此处,深深的吐了口气,盯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匕首,心中盘算着最适宜的距离,待已经感觉到灼热感,便暗自催动了体内的“玄木衍灵术”。

    而另一边,见到墨子柒站在原地没有了抵抗的余力,红袖似是已经联想到了匕首刺破黑衣姑娘胸膛的情形,眼底杀意不禁外露。

    毕竟这柄匕首是当初父亲赐予她的遗物,江湖中多数人见到这柄匕首便能够猜到她的身份,若是因为一个小贼,便将自己的身份暴露,那势必会对傅公子带来很多麻烦!

    傅公子最不需要的便是麻烦,同样...他仍将这柄匕首留在自己身上,也正说明了他对自己的信任,而自己绝对不能辜负这份信任!

    反正从小至今杀过多少人,连自己都算不过来了,至于眼前这个不知名的姑娘,要怪就怪你自作聪明的认出了我吧!

    匕首朝着墨子柒左胸的位置刺去,只要刺入三寸深浅,任凭此人有天大的本事也会一命呜呼,可偏偏在此时,似是有什么东西缠住了红袖的小腿,猛回头便看见,地面上的藤蔓似是游蛇般的攀上了自己的身体,仅仅两三个呼吸,便缠至细腰。

    “你...真没想到,你竟然也有此等宝物!”

    红袖目光微凝,显然没想到夜间偶遇的小贼竟然有这般能耐,语气中略带一丝惊异。

    当然,她的眼底也透露着一丝贪婪,只要将对面的姑娘弄成残废,再带给傅公子,由他来剥夺那件宝贝,势必是大功一件!

    可想象归想象,现实归现实。

    此刻藤蔓已经蔓延至红袖的全身,只留下脑袋在外,任凭她本领再强,也很难有造化了。

    “一个姑娘家,怎么杀气这么重,多亏是遇见了我,不然...其他人若是遇见你,肯定要遭殃了。”墨子柒见已经安全,便迈着步子扯下了红袖的面纱,此时才认出她真实的身份。

    “真没想到...陈怀安这枚棋子埋得够深的......”

    墨子柒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盯着红袖的面庞微微凝眉,忽然意识到早在梅城,百里守诚的身家性命其实便已经在人家的掌控中了。

    待将她的龙甲神章剥夺,再将她扣押起来,将来一定有大用处!

    想到此处,墨子柒伸出素手,刚打算夺走那柄匕首,可谁知一个恍惚间,那柄匕首竟然消失无踪,正在诧异便听见藤蔓撕裂的声响!

    不好!火克木,这藤蔓根本克制不住她!

    心思流转间,墨子柒急忙向后跳出两丈远,而另一侧红袖猛地用力,便瞧见数道火芒扯碎身上所有捆着的藤蔓,十指上均嵌着细长且绯红的刀刃。

    乍一看,本来样貌精致的姑娘,此时竟变得狰狞无比,似是刀刃的变化正在疯狂的吸食着她的体力!

    而另一侧墨子柒瞧见此景,心中也不禁一惊!

    靠!剪刀手红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