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嫉妒
    不到三日的时间,梅城及梅城周边的乡镇都传开了。

    有些百姓说,梅城知县底蕴丰厚,可能是哪个皇亲国戚,因此能够在此季节弄到如此多的粮食,救济梅城百姓,以便保住此地的一方平安。

    也有人猜,可能是那李金淼逃走的时候,底子没清理干净,然后被现任知县查询到,为保住一方太平,便将积存的粮食分发了下去。

    更有甚者,说梅城知县墨子柒是九天玄女,她此番前来是瞧见梅城生灵活在水深火热中,因为于心不忍,才私自下凡除去了李金淼,并拯救百姓的。

    总之,什么说法都有,有些人是擅自揣测,而有些谣言则是白师爷故意派人传出去的。

    目的很简单,百姓比起信赖清官明君,他们永远都更倾向信仰,也更愿意相信神明。

    如果想让百姓对你尊崇万分,你所要做的事情,不是让百姓觉得你清正廉明,只有地位崇高,这样他们才甘愿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给你。

    因为比较信赖关系,所有人都更喜欢权衡利弊......

    白师爷正是利用了这种心理,通过街坊邻居的渠道使墨子柒的身份趋于神话,而后才能借助梅城数十万百姓的力量,对梅城进行大的整改。

    墨子柒呢?她可没有那么远大的志向。

    比起繁荣富强,她更喜欢出门有人亲呢的向自己打招呼,将自己与其他人公平对待。

    而经过几日开仓放粮,这一目标已经初步实现了。

    “下一步呢?白师爷想怎么做?”

    经过几日的休息,墨子柒的体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此时正趴在议事厅的桌上,百无聊赖的扫视着场内的环境,隐约中刻意与沈云楼保持距离。

    当然,包子丞在场,即便沈云楼还想接触墨子柒,也需要经过他的同意。

    “梅城粮食的问题已经得到了初步的解决,但此消息势必也会传入周边城镇。”

    “这段时间,梅城县衙需要加强城外难民的审查,确保将外界的探子隔绝,制定一套新的外界难民接纳与管理律法,并在这几个区域搭建好临时住所。”

    白玉笙不知从何处弄来一张梅城的地图,上面对城内每个分区的特征都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并伸出手指在梅城内的东西南北四角指了指。

    “所以说,还需要我继续栽植粮食是吗?”

    墨子柒颇为头痛的敲了敲脑袋,随后盯着白玉笙问道。

    “不需要,如今沈家的粮食已经快要到位,并且首批栽种的白菜已经在百姓的家中生根发芽了,至于还需要您做什么.......”

    白玉笙沉吟了一会儿,随后从怀中取出名册,贴着桌面递到墨子柒的面前。

    “此次开仓放粮,虽然使得百姓更信赖大人,以便为大人后续工作的开展提供帮助,但对城内粮商的产业,也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冲击。”

    “粮食是根基,粮商是渠道,梅城有常年不冻的江水,也有极北之地的要塞,若要长远发展,咱们也需要维持官商联系,确保商行可控,才能使明年的凛冬更容易过去。”

    “所以说,大人需在近些日子联络好城内粮商,在打压气焰的同时,不要忘了将他们收入麾下,以便梅城的商道打通。”

    白玉笙规划的很好,可以看得出他还有其他的想法,只是受梅城如今的影响,无法得到实施,而墨子柒作为梅城知县,目前的任务便是为他提供条件。

    可墨子柒懒啊,特别是要参加这种应酬,她心里便一百个不愿意,刚打算将脑袋朝着院内逗小女孩玩的武红鸾望去,却听见白师爷扣响了桌子。

    好一副严肃的模样......

    “大人,您是知县,您应该拿主意。”

    额,看来这次躲不过去了。

    墨子柒面露尴尬神色,盯着白玉笙半晌,随后又求救似的朝着沈云楼观望。

    所谓病急乱投医指的便是这种,不过墨子柒所得的,是懒癌罢了。

    “好吧,反正我的想法从来都不重要。”墨子柒有些赌气道。

    “那大人说出个其他合理的意见,我肯定也会遵照您的想法办事。”

    “你这是欺负我专业不对口!”

    “大人,可否将话说得通俗易懂些?”

    罢了,反正墨子柒心知杠不过白玉笙,所幸选择了服从,因此才刚离开议事厅,她便被白玉笙强行拖着来到了后宅,而那里早已候着两个裁缝。

    果然,从一开始,墨子柒便被白玉笙吃定了......

    裁缝量衣是个折磨人的过程,也是一段漫长的过程,白玉笙作为师爷,要全程监督量衣的流程,并适当性的提出些意见,所以他一直都侯在屋外。

    侧耳听着屋内墨子柒凄厉的惨叫,他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弧度。

    “白玉笙是吧,我有些事跟你说。”

    瞧见师姐不在场,包子丞一反憨厚的模样,来到后宅处,便朝着白玉笙招了招手。

    来者不善......

    白玉笙不是傻子,经过这两天的接触,他看得出来包子丞对墨子柒那近乎扭曲的倾慕。

    如果自己与墨子柒离得近了,便总会在暗中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杀意。

    白玉笙自幼常驻在战场,对这种感觉非常熟悉,甚至可以说是敏感。

    而今,包子丞主动来寻找自己,可以说反倒顺了白玉笙的心思。

    “说吧,什么事?”

    白玉笙并没有和墨子柒打招呼,随着包子丞来到暗处后,瞧着他那双猩红色的眸子问道。

    “听说,你和我师姐一同去过羽王府,然后曾经欺骗过我师姐?”

    “听谁说的?”白玉笙眯着眼睛问道。

    “那个胖子是蠢货,我可不是。”包子丞冷笑道。

    “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是包子丞?”

    “是...我是货真价实的,所以我不傻。”包子丞身上的煞气愈发浓郁,盯着白玉笙继续道:“所以,我不想你离师姐太近。”

    “离得近了,你能怎么样?”

    白玉笙最不害怕的便是威胁,更何况包子丞在墨子柒的身边,他虽然能够完全保护墨子柒的安全,但如果会遭遇到什么事情,他也是一颗非常可怕的定时炸弹。

    一颗足以摧毁整座梅城的炸弹......

    “你...是在挑衅我?”

    包子丞双眸忽然转冷,随即身上涌起数十道紫色电蛇,隐约中竟然透露丝豪猪的影子,猛地一阵吼声,惊得白玉笙蛇磷涌现,化出一条水桶粗的白蛇影子,大有一种荒古野兽打算生死搏杀的架势!

    可下一个呼吸间,所有光影腾的消失,白玉笙眉心紧缩,盯着包子丞压低了声音道。

    “你竟然也是异兽!”

    而包子丞则冷笑着拍了拍白玉笙的肩膀。

    “所以说,趁你还有命在,要学会知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