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三章 发火
    “轰隆!”丰盛村委会小楼里面,响亮的声音在回荡。

    “怎么回事啊?”

    外面不少人都盯着那小会议室。

    “村长发火了!”一个助理正从里面走出来了,小声的和几个人道:“这么多年,没见过村长发这么大火的,直接把椅子给踹掉了!”

    “村长为什么发火?”

    “听说咱村有人贪污了!”

    “啥?”

    “不会吧!”

    “这可是大事情啊!”

    “谁说不是,这村长为了咱村做的多少事情,还有人给他捣乱,他能不发火吗?”

    村委会大楼可比以前热闹多了,除了村官之外,还有不少人的,从上到下,秘书,助理,保洁,食堂,几十号人,一双双眼睛,都看着那个小会议室。

    会议厅里面,宋山直接把一张椅子给踹翻了,脸上那狰狞的神色,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出现了,他那双眼睛,一丝丝的血丝攀爬起来了,血红通透。

    一桌子的人,都巍然而坐,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双双眼睛有些恐惧的都看着他。

    看着一个肃杀的他。

    宋山很生气,从来没有过的生气,直接把手中一大叠的账本丢出来了,撒的一地都是。

    “你们都看看吧!”

    “这就是咱们丰盛的人!”

    “够胆子啊!”

    “报虚账!”

    “吃回扣!”

    “价格都敢虚报!”

    “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他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但是今日这把火,他必须要烧起来了,这好日子才到什么地步,这就要飘起来了,日后那还了得吗。

    丰盛农业的建立是在丰盛村的基础上的。

    很多的重要岗位,其实都是丰盛人在担任。

    比如出纳,比如采购。

    当初宋山的立意,就是为了让丰盛人过上好日子,什么事情都优先的考虑丰盛人,所以建立之初,大部分的职位,大部分的员工,都是丰盛人。

    后来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把卫安晴给召回来的。

    卫安晴大刀阔斧,从高层开始整理,倒是开除了不少人,但是丰盛结构图已经定型了一大半,没有直接的证据,有些基层管理,她也不会轻易的动。

    可谁能想到,小官大贪,恰恰好就是这些直接经手的小头目,吃的最饱。

    “山子,这些都是的真的吗?”

    丰建金捡起来,一本本账本,一份份的合同等等的文件,越看脸色越是青。

    “丰书记是认为,我在造假,特意来冤枉他们吗?”

    宋山声音越发的冷。

    “不是!”

    丰建金苦笑,连忙说道:“我只是没想到,他们敢这么大胆,这才几年时间啊,怎么就这么大胆,一次好几千好几千的拿,吃回扣不算,还敢价格造假,太大胆子了,我都不敢伸手!”

    宋继明的面色也很难看,他一字一言的几分文件的名单念出来了:“宋继隆,宋天之,宋开真,丰建洪,丰子千……这么多人,他们怎么敢啊!”

    丰盛村是丰家和宋家两大家族,大部分都是姓丰和姓宋,也这两大家族的人最猖獗。

    “是不是好日子过久了,我们都忘记了有些事不能做啊!”

    今日来开会的村官可不少,魏明阳他们这些后来加入的村官,更是的惊骇的很,他们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上了贪污的名单上。

    “既然公司查出来了,那丢脸肯定就丢到公司里面去了!”

    乐正低沉的道:“丰盛农业虽丰盛村委是大股东,可终究是股份制的公司,要对所有股东负责,事情要是闹大,司法程序上来说,可是会坐牢的!”

    “做假账是一方面,倒一手再一手,把价格挑一下,和外人赚我们自己公司的钱,这种行为,那是出卖公司!”

    康鸣有些苦涩的说道:“我们自己要是关起门来,倒是还能商量,但是现在公司正规化管理,首席执行官要是咬死的要报警,恐怕谁也保不住他们!”

    “他们这么猖狂,我们怎么一点都没有发现啊,我记得这个宋开真,宋老蔫家的闺女,之前我还夸她,做事情认真,账目仔细,可这一手假账,她还真的做的仔细啊!”

    余永亨咬咬牙。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最后目光还是看着宋山。

    “看着我干嘛!”

    宋山的声音很冷:“我是村委会的村主任,我还是的丰盛农业的董事长,我能怎么办!”

    众人沉默了。

    要是站在宋山的位置上,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大伯!”

    “山子!”宋继明抬头,看着宋山。

    “他们的辞退令我已经签了!”宋山深呼吸一口气,有些疲惫的靠着椅子坐下来了,现则冷漠的说道:“这些人,以后他们自己怎么做,他们自己的事情,和丰盛农业没有关系了,丰盛农业不会再录取他们!”

    要是想把他们都送进牢里面,宋山就不会闹这么一出了。

    别说他不忍心。

    是做不到。

    虽然说这样会导致更恶劣的结果,会引发一些不好的由头,但是他就是做不到,上辈子欠了丰盛人的,这辈子,他就是来还债的。

    “这事情到此为止,我保他们了,但是只需一次!”

    宋山的眸子变得冷厉起来了:“我这一次还能放过他们,是因为村委会里面没有人和他们同流合污,我还算是欣慰一点,但是再有下一次,不管是谁,没有任何人情可言,丰盛农业是我丰盛立足的根基,我决不允许一颗老鼠屎,坏掉一锅汤!”

    “散会!”

    宋山摇摇手,自己把椅子转过去了。

    着实是不爽。

    这么多年的努力,他自问已经很优待丰盛人了,丰盛人自从丰盛农业的建立起来,年年分红,最少每个人都有一个岗位,只要勤奋去做,月薪已经可以和城里面的小白领都相提并论的,一个家庭如果有两个劳动力,收入绝对可观。

    去年他还在并村之前,调动了两千万资金,给村里面做免息贷款,让所有的家庭,都鸟枪换炮,住上的洋气的小别墅。

    可还是有些人不知足的。

    众人看着宋山的背影,什么也不敢说,高高放弃,无奈轻落,想必他心里面憋着火,这时候谁敢去挑他的火,那就是的资金找罪受。

    “山子!”

    众人都离开了,丰建金留下来了,他有些羞愧的说道:“这事情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做好工作,没有做好一些监督的事宜,让他们钻了空子!”

    “和你没关系!”

    宋山转过来,面色平静下来了,道:“也是我这些年一直盯着外面,都没有心思盯着内部,总想着开拓外面的市场,赚更多的钱,让丰盛人过的更加富裕,可真没想到,我这在外面打生打死,倒是让自己人给坑了!”

    “你打算就这样算了?“

    丰建金看着他。

    “不然呢?”宋山反问。

    “我怕这样会形成一个坏榜样,日后还会有人伸手,除非都不用丰盛人,可不能一棍子打死一船人啊!”丰建金苦笑。

    “两件事情!”

    宋山想了想,道:“第一件事情,这事情公司会查账,会查到底,他们吃了多少,得吐出来了,是在吐不出来的,我会给他们补齐了,必须平账,不然我们是股份制的公司,这司法上,是逃不掉的,但是我不打算让他们这么轻易就过关了,亲戚也好,同宗兄弟也好,乡里乡亲也好,这一次,我的给他们一次教训,查出来之后全村通报,既然他们不要脸了,我也不要了,咱村都不要了!”

    “如果闹上去的话?”丰建金问。

    “尽量压在村里面!”

    宋山皱眉:“我能做的,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坐牢!”

    “嗯!”

    丰建金点头。

    “第二件事情,以村支部为主,组建一次全村的思想建设活动,请县里面的司法部门来做一些演讲,普及一下司法知识,同时也做一下思想工作!”

    宋山眸子远眺,看着窗外那一方青山绿水在白云悠悠之下的世界,轻声的道:“丰盛发展太快了,有些人思想跟不上来,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还有些人搞不清楚,他们以为这都是咱村里面了,所以他们才敢伸手,得让他们知道一些底线,知道不该拿的东西,不要伸手!”

    就算在规范的条例,都会有空隙的,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人经手的东西,理论上都有操作的可能性。

    最重要的还是思想建设。

    只有从思想上改变。

    才能从行为上规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