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组装机甲
    唐钒一再坚持的情况下,校方无奈,只能去做机甲铸造系的系主任亨利的工作。

    好在亨利最近不算忙,校方高管轮流劝说,给足了亨利面子,心满意足的亨利,勉为其难的接下了指导唐钒给紫级机甲换个机身的工作。

    解决了最大的难题,校方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唐钒第二个要求。

    天枢的受众群体小,产量也不高,蓝海机甲学院居然没有能够替换的机身。

    可既然是蓝海机甲学院的失职,才导致了事故的发生。为了表现校方的诚意,院长蓝原特意找了关系,走了后门,从第一军事学院加急调过来一副天枢机身。

    军校的风格就是雷厉风行,更何况蓝原的面子摆在那儿,效率自然不会太低。

    唐钒前脚走出审讯室,后脚就接到通知,随时都可以进行机身更换工作。

    唐钒二话不说,开着破破烂烂的天枢,就进了工作室。

    校方赶紧去通知亨利。

    谁知道亨利.帕丁顿先生正在处理公务,愣是让人等了半个小时。

    等到亨利先生慢条斯理的走到工作室,唐钒已经迫不及待的出手了。

    他,把那一副完整的天枢机身给……拆了!

    好好的一副机身,给拆成的一千六百五十七个零件,有条不紊的摆在工作室。

    一目了然的那种。

    就在亨利看着一地零件,目瞪口呆的时候,已经把这一款机甲研究透彻得七七八八的唐钒,又动了。

    他以一模一样的程序,拆掉了自己那台机甲的机身。

    前前后后,不过十分钟。

    亨利看着唐钒那流畅的动作,这才回过神来。

    感情,这摆了一地的,不是人家送来的零件。

    感情,人家好好的一副机身,被眼前这个瘦瘦小小,仿佛风一吹就能折的女孩子给拆掉的。

    亨利整个人都不好了,浑身气得直哆嗦。

    一台紫级机甲的机身,是随随便便就能拆的吗?

    拆坏了怎么办?

    这是谁家的熊孩子!

    这么欠收拾!

    作为机甲铸造系的系主任,面对破坏人家劳动成果的行为,简直零容忍。

    可还没等亨利把语言组织好,他眼中的熊孩子再一次动了起来。

    这一次,不是拆卸,而是组装。

    十分钟,从左战靴,右战靴到左腿,右腿,护腰,再到护甲,左臂甲、右臂甲,左手甲、右手甲,左护肩和右护肩,以至于最后的头盔。

    唐钒怎么拆下来,就怎么给装了上去。

    那动作,那速度,那表情,就跟吃饭喝水一样轻松。

    替换掉的旧零件,这丫的敲敲打打,勉强加工一番,重新变成一副机身以后,这丫的才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响指!

    这种神操作,直接把让亨利楞在了原地。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厉害的吗?

    学校赔偿的一整副机身不用,非要拆开来,那里坏掉换哪里。

    这让亨利生出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无力感。

    “你学过?”

    刚刚忙完,正欣赏自己作品的唐钒,被迫从机甲上收回目光。

    虽然遭遇了一次爆炸袭击可唐钒始终坚信,蓝海机甲学院的好人比坏人多。

    而且,眼前这个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还是自家系主任的时候,唐钒就算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家里穷,第一次拆开来。”

    亨利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那台机甲和组装得堪称完美的机身,觉得自己的心抽了抽的疼,仿佛有人扎了自己一下。

    “那……”

    唐钒一脸平静的说道:“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的活计,看两遍就会了!”

    看两遍就会了!

    就会了!

    会了!

    想想当年自己的机甲组装实践课!

    想想那些熬夜组装机甲的日子!

    想想那些低分飘过,甚至被迫补考重修的同学!

    ……

    亨利觉得自己的心,更疼了!

    有天赋,就了不起了?!

    是哒!

    就是这么了不起!

    有谁天赋谁嘚瑟!

    你能咋地!

    “你叫什么名字?”

    “唐钒!”

    亨利咀嚼着这个名字,饶有兴味的看着唐钒,“你知道我是谁吗?”

    唐钒瞥了一眼亨利,心里默默地想,要不是知道你是谁,就你这种尾随女孩子的傻样儿,早就被我打了,好吗?

    “亨利.帕丁顿,机甲铸造系系主任。”

    见小姑娘一口道出了自己的姓名,亨利满意了。

    就算再天才,他也是一个学生,一个自己手里出去的学生。

    亨利背着手,志得意满的说道:“我承认,你在组装上面很有天赋。

    但铸造不仅仅是组装。

    你还年轻,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

    虽然亨利有立威的嫌疑,但说的都是事实,唐钒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帕丁顿老师说得是。

    我至今对能源供给系统还有很多疑问,不知道帕丁顿老师能否指点一下迷津?”

    “你先说说看!”

    “GT系列的能源供给系统,第五曲线的第三个节点为什么要呈环形?这样做的优势是什么?可以利用到BPF系列上去吗?……”

    这个问题有些尖锐,但幸好还在亨利.帕丁顿的能力范围之内。

    他详细的解答了一番,然后干笑道:“我今天还有事儿,就先走一步了。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到我的工作室来找我。

    我下午四点到六点,一般都在。”

    然后,帕丁顿老师就……落荒而逃了。

    “谢谢帕丁顿老师!帕丁顿老师再见!”

    尊师重道的唐钒,看破不说破。

    只是默默地准备了一箩筐的问题,准备下一次遇到的时候,在“请教”一下自己的系主任。

    唐钒不知道,被学生扎心的亨利,再一次想起了那些年参加机甲设计大赛时,被赵静姝支配的恐惧。

    回工作室的他,为了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果断的发布了让工作室的助理们独立组装一台紫级机甲的任务。

    看着学生们一筹莫展,悲痛欲绝,熬夜组装那糗样,亨利才从悲痛中走了出来。

    事实证明,天才毕竟是少数,他亨利.帕丁顿还是优秀的。

    只不过,亨利也默默地下定了决心。

    如果再遇到唐钒,他……一定把赵静姝推荐给他。

    让天才们互相折磨去吧!

    亨利.帕丁顿从此以后,为了他为留住他数不多的几根头发,看到唐钒就绕道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