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0 可以给大佬打一百分
    贺予朝之前的几次表态已经等同于和陈家彻底接触合作关系,两边不管还有多少情分,也都因为今晚,他命人将陈骁骁的头发剃光给她警告,而全部消失。

    往后两家也不可能再有任何往来,虽说陈家也不会敢因此对贺予朝做什么,但梁子结下,就是某种程度上多了一个仇人。

    普通人闹了矛盾,互相不见面,删掉所有联系方式,可能就真的一辈子不见面了。

    但贺家不可以,陈家也不可以,只是依照目前的状况来看,以后他们若是再见,也都是剑拔弩张的局面。

    盛雀歌只听他轻描淡写几句话,便全部明白贺予朝话里的深意,知道他这次为自己做到了怎样的程度。

    “值得么?”盛雀歌问。

    “做什么都值得。”贺予朝漆黑眼底的光似一簇火,摇曳闪烁。

    男人不容置喙的眼神彻底将盛雀歌包裹在其中,装满了她的身影。

    他的人,想要什么都值得,

    但是贺予朝从不做亏本的事,

    相应的,他也会索取同样多的东西,包括她的喜欢、依赖、全身心的信任。

    他把陈骁骁当做索取的筹码,正因为全然明白盛雀歌想要什么,才会以此来换取。

    既然她的安全感不够多,他就给她足够多,直到盛雀歌所有一切,都打上他的烙印,无人能夺走。

    他们都不是天真纯良的人,甚至默契的信奉同样的理念,想要的,都会用尽一切争取。

    贺予朝身边没人敢和他耍心眼,因为无论是谁,隐藏的心思都会无所遁形,但盛雀歌不一样。

    她的聪明用对了地方,恰好挑起贺予朝对她的征服欲。

    这是爱情里必不可少的环节……

    盛雀歌坐进车里时,面色已经十分平静了,看不出半点阴霾。

    贺予朝的手指从她发梢穿过,低声道:“今天很生气?”

    “陈骁骁说的话你也听到了。”盛雀歌懒洋洋靠在了他肩头,“这不怪我。”

    “不怪你。”贺予朝让她正视着自己,笑了,“现在很满意?”

    “凑活吧,可以给贺先生打个及格分数。”

    贺予朝捏捏她的脸,故作凶狠:“下次再敢用这种方式来逼我,你就惨了。”

    “同一种方式,当然只能用一次了。贺先生不如想想,如果还有你的什么相亲对象,未婚妻到我这里来挑衅,你要怎么求我原谅你?”

    这个事儿,贺予朝还真不占理。

    虽说起因不在他,但既然要处理的人是他,还让人跑到盛雀歌面前来挑衅了,虽说她自己就能解决,可若是什么都自己做了,岂不是便宜了贺予朝?

    盛雀歌就是故意试探,看贺予朝到底会为自己做到那种程度。

    结果很满意,几乎可以打一百分。

    但盛雀歌才不会直接告诉贺予朝……

    厉晩舟也是第二天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听说整个过程之后,对盛雀歌佩服的简直五体投地。

    “你真是第一次谈恋爱呐??”

    “不然呢……”

    “那我知道你以前为什么不谈恋爱了,是因为以前那些男生都让你觉得特别没有挑战性是不是?”

    盛雀歌失笑:“你说的我就跟在找对手,而不是男朋友一样。”

    “这不是感慨感慨嘛,贺大佬那么难搞的人,在你这里都能这么的……甜甜蜜蜜,你真是太厉害了。”

    盛雀歌搅拌着面前的咖啡,轻笑:“不一样,就是因为是他,我才要这么做。”

    在荷尔蒙和多巴胺的分泌影响下,喜欢是一种非常容易滋生的情愫,可以在任何时刻措不及防出现,让你感受到兴奋雀跃,心跳加速。

    盛雀歌总是想,父亲当年没有喜欢过母亲吗?当然是喜欢过的,只是这样的喜欢太过廉价,很快被年轻情人带来的刺激取代。

    所以怎样让喜欢变成爱,变成密不可分、牢固坚硬的爱,盛雀歌总是需要做些什么的。

    正好,她和贺予朝骨子里的自我多疑都是一样的,所以无论做什么,都不用担心对方无法理解。

    “我做了什么,贺予朝都知道,但是他乐意配合我罢了。”

    盛雀歌摇摇头:“我没那么厉害,只是因为……他现在对我有足够的兴趣和耐心。”

    “还有足够的喜欢你。”

    盛雀歌抿唇笑了笑:“只是喜欢还不够。”

    她控制不住的贪婪,想要更多。

    “你这样做也没错,贺予朝又不是普通人,他的心思太难猜了,除了你,我还真想不出来有谁能够驾驭他。”

    不够聪明的人,在贺予朝这里连第二集都活不过,早就翘辫子了。

    厉晩舟夸完盛雀歌,又开始自我苦恼:“你说我怎么办嘛。”

    “怎么了?”

    “宗序……可能想跟我结婚了,他说我年纪差不多,可以领证。”

    盛雀歌一点都不奇怪:“那就结呗,你们订婚都好几年了,现在结婚应该也差不多。”

    “啊?真要结啊?我,我觉得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厉晩舟使劲戳了下桌上的蛋糕,五官都皱巴巴的。

    “那你想怎么样呢,再等两年?但宗序已经三十多了,如果你注定了要和他在一起,再让他等下去,还得到什么时候?”

    厉晩舟大惊失色:“我怎么感觉你已经站在宗序这边了??”

    “我不是站在他那边,我只是觉得,你还没有看清楚你的心。我刚才那样说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厉晩舟漂亮的眼睛忽闪忽闪,拧巴了好半天才说:“就……想着我也没说要多等很多年啊,只是我现在事业刚刚起来,也才刚毕业呢就结婚了……”

    “所以你并没有认为,你们不能结婚,是吧?”

    “都订婚了……而且宗序他对我也挺好的……”厉晩舟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我现在要是说我不结婚,也太渣了吧!”

    “这不就是了,反正都是要结婚的,至于你自己……你有没有想过,你是喜欢他的?”

    两个人在一起了好几年,从厉晩舟十八岁开始到现在,厉晩舟被宗序宠着护着,一切都变成了理所应当,所以根本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他这个问题。

    “喜不喜欢他重要吗?”

    厉晩舟刚成年就被长辈决定了和宗序的婚事,她在不认识宗序的时候试图拒绝,然而最后的结果却是只能认命。

    一开始是因为知道这是母亲的愿望所以只能答应先和宗序订婚,等到母亲离世之后,又好像根本无力改变现状了。

    到现在,厉晩舟都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到了如今尚且和宗序在一起。

    好像所有人都会告诉她,宗序有多好,她也是这样认为,只是这样好像又缺少什么……

    盛雀歌问她:“如果现在给你个机会,可以离开宗序,你想怎么选?”

    “不知道啊。”厉晩舟挠挠头发,实在困扰。

    她想不出来,对宗序到底是什么感情。

    两个人该做的也做了,也一起生活了许久,住在同个屋檐下。只是让她去想象未来几十年都要过这样的生活,她又有些退缩。

    “哎你不如陪我去逛街吧我不想考虑这个问题了。”

    盛雀歌叹气:“我就知道,你每次讨论这个话题不想谈了就会转移,其实明明可以仔细思考。”

    厉晩舟基本都是在优渥的环境里长大,一路被保护的很好,没怎么经历过挫折,所以遇事也常选择逃避。

    就连她创立自己的设计品牌也都是同样的顺风顺水,生意上的事情有她大哥派过来的得力助手帮忙把关,她只需要保证自己的设计水准,其余一切都不用担心。

    这些造就了厉晩舟性格里还残留着不入世的天真一面,但也因此有些小孩儿心性。

    “那我要怎么办嘛?再说了……”厉晩舟小声嘀咕,“宗序也不一定是喜欢我啊,他也许是因为我是个适合结婚的对象,所以才选择了我。”

    “你确定?”盛雀歌开始系数宗序的优点,“他回来的时候三十岁,肩上已经有几颗星了?未来成就不可估量……身高190,身材没话说吧,人又长得周正英俊,脾气看着是不太好,但为人还是很不错的……”

    厉晩舟撇嘴:“你都知道他这么多优点啊……”

    “大概除了你,每个人都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了?我还知道他有八块腹肌……”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又摸不到。”

    厉晩舟睁大眼:“我要把你这话告诉贺予朝!!”

    盛雀歌耸肩:“我就是想说,你应该也明白他有多大的魅力,不夸张,龙城的适龄,家境优异,模样出挑的女生,他可以有非常多的选择。”

    但他选择了厉晩舟。

    “那我长得多好看啊!”厉晩舟撩撩头发,“她们有我漂亮吗??”

    盛雀歌憋着笑:“那自然是没有的。”

    “所以他有可能是见色起意!”

    “你就不相信他是真的喜欢你?”

    “哪儿那么快啊,他在认识我之前呢,那时候为什么要答应,莫非看照片就能喜欢上我?我看还是觉得和我结婚,能跟我哥合作……”

    厉大哥人称一声九爷,绝对是商界巨擎,要这么说,也没什么问题。

    但盛雀歌却看得出来,宗序的眼神里有很深的情感。

    绝不只是出于家族利益考虑,尽管厉家确实能够和宗家配合默契,对双方都极有帮助,可宗序这个人一定不一样。

    盛雀歌自认为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至少不会看走眼。

    只是想要让厉晩舟改变她的想法,大概是难事。

    每个人所处环境不同,厉晩舟天真,单纯,所以她也会因此有自己的想法和担心,盛雀歌不会认为她是错误的。

    “好了,你不想去考虑,就不想吧,但是我希望你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好吗?”

    “你跟我哥说的一样诶……”

    盛雀歌扬唇:“那就证明我们旁观者清。”

    厉晩舟最后还是没能逛街,盛雀歌有事走了,她干脆回了工作室,思考下一季的灵感。

    有时候没有新想法,她就会到处走走看看,有某个瞬间产生创作冲动时,就会回来开始画设计图纸。

    之前她的个人品牌大都是女装,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脑袋里浮现出某个严肃又带点痞的男人,下笔便成了男装……

    等她画完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笔下跃然而生了不同样式的西装与外套,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种硬朗廓形很适合某人……

    疯了疯了!

    厉晩舟咬着红唇,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以宗序为蓝本,设计出的服装风格完全是和他契合的。

    得赶紧收起来……

    厉晩舟随手把原稿放进抽屉,揉了揉莫名变热的脸颊,回家去了。

    她进家门时发现,宗序的鞋在玄关处摆放,惊讶这人回来了竟然没有告诉她。

    以往每次宗序回来,别说人到了,还在路上的时候就一定会先通知她,并且需要在到家的第一时间就看到她的人。

    今天……厉晩舟睫毛下垂,很快又故作无事的往楼上走。

    浴室有水声,厉晩舟也没什么好顾忌的直接去扭门把手。

    但是并没有拧开。

    “你干嘛啊……”

    宗序的声音从门内传出来,有些发闷:“你别进来。”

    “这有什么不能进来的,你在里面做什么?”

    厉晩舟不听他的,继续试图开门。

    “我马上出来。”

    “你别是金屋藏娇了吧??”厉晩舟满眼狐疑,觉得此刻的宗序实在是反常。

    甚至过分反常了!

    以前宗序哪里会这样,要是他在洗澡,巴不得自己进去陪着他一起……甚至很多次两个人光是洗澡都能折腾几个小时。

    不对劲,一定不对劲!

    不过她正在猜忌,宗序就披着浴袍走了出来。

    “……你怎么回事?”

    她打量着男人依旧肃穆冰冷的五官,那股子常年萦绕的血腥味从未消弭过,在他眉宇间幻化成锋利的剑,看得人心里发慌。

    好在厉晩舟已经习惯了,只是看了一眼,就冲进了浴室。

    哼……没人。

    “你到底为什么不让我进来?”

    宗序把浴袍带子系好,往前走:“快结束了,你进来能做什么?”

    厉晩舟眯了眼,不知道想了什么,露出个狐狸一样的狡黠表情。

    “是吗?”她斜斜靠在浴室门上,深刻明丽的五官舒展,笑得勾魂,“我怎么觉得,还可以在浴室里做点儿别的啊?”

    厉晩舟那股子纯良的劲儿裹了一层软绵绵的诱惑后,宗序的眼神都变暗了。

    “你走了好几天,就不想我?真的不想做点什么?”

    宗序系带的手指骨节曲起,青筋暴露。

    明明是天使模样,却怎么看怎么像个小恶魔。

    “我还没吃饭,先下楼了。”

    男人转身,离去的脚步隐含了几分慌乱……

    但厉晩舟没看出来,她只是惊愕不敢置信。

    宗序竟然对着她发出的邀请说,他要去吃饭???

    他居然觉得饭比她更好吃??

    厉晩舟深吸了一口气,确保自己还没有失去理智。

    行,宗序你可以。

    但她还是想不通,干脆又跟了下去,然而不管她如何骚扰,宗序的反应都很平静——她认为的。

    吃完饭以后,宗序就说他困了,想睡觉。

    男人头也不回的上头,那个宽阔背影莫名的无情……

    厉晩舟都快抑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差点就想冲上去质问。

    这是他们同居生活以来的头一回。

    过去她都怀疑宗序是不是生活在艰苦条件里憋坏了,现在这么冷淡的宗序绝对是头一次见。

    所以……是她缺乏女人魅力了?还是宗序……对她厌烦了?

    ------题外话------

    雀儿和大佬的恋爱观都极其相似…不愧是一对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