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818那个吃力不讨好的姑姑10
    “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老子打死你。”孟晏气狠了,一脚踢在了脚边的一堆东西上,这堆东西立马被他踢得东倒西歪,东西洒在了四处。

    “你把东西捡起来不然我就报警了。”

    孟晏恨恨咬牙,脸色青白半晌,才无可奈何地重新蹲下身子将地上的东西重新捡起来。

    “听说你还有前科,如果我是孟溪,我也离你远远的。你这样的人,啧啧。”

    孟晏恼火不已,他直接把捡起来的东西,狠狠砸了下去。

    “这位先生请您出去,不然,我们就报警了。”

    孟晏看了看势单力薄的无业人员,再看了看自己。

    他欺身向前,霸占了电脑,开始查业主的消息。

    很快保安就把他制服了。

    然后把他送到了警察局。

    “我只是借用了一下电脑,我没有破坏东西也没有抢没有偷,警察同志,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孟晏笑得很无所谓。

    “你损坏了物品,这是物业给业主准备的礼物,碎了两个,你要照价赔偿,鉴于你损坏了东西和你多次在该小区闹事,我们将根据治安管理法,拘留你三天。”

    警察公事公办。

    “那是她言语挑衅在先。”孟晏不服。

    “我们就事论事,你损坏了物品,强行看了业主的信息,物业可以告你的。”

    孟晏面色如土,他在拘留所度过了三天。

    于艳艳去找曾经为孟溪打扫过卫生的家政人员。

    “那只是她的一处房产而已,她很少住的。”

    “她很有钱,脾气也很好。”

    “以前都是我给她打扫卫生的,上次我女儿结婚,我腾不出时间才没去。”

    “孟溪小姐是单身。她没有老公,更没有公公婆婆。你是她亲戚,你怎么这个都不知道?”

    那人聊了几句,就觉得于艳艳不对劲,她赶紧走了。

    于艳艳和她亲亲老公商量。

    “孟晏心里一直恨着我们,他即便从孟溪那里拿了钱,也不会给我们花的。再说了,孟溪现在有钱了,她又没有老公孩子,她想躲起来,我们怎么找。就算要刊登寻人启事,也要有照片有基本信息,你有吗?”于艳艳的老公分析了一通。

    “我可不想再伺候孟晏这个小祖宗了。艳艳啊,你清醒一点。”

    是啊,找不到孟溪拿不到钱,她凭什么伺候孟晏这个小祖宗。

    没有足够的钱,这是于艳艳遇到的最大难题,也是普通家庭遇到的最大的问题。

    现在生活成本多高啊,随便租个两室的房子都得三四千。

    为了省钱,他们窝在四十平的房子里,这房子很小,连客厅都没有,就只有两张床,一张小沙发,还附带了个卫生间和做饭的小厨房。

    一家五口还要吃饭,以后孩子还要上好的初中好的高中,她的工资估计也就维持最基本的开支,剩不了多少钱,就更别提什么有质量的生活了。

    摊上孟晏这么个只会惹事花钱的儿子,日子只会越过越惨。

    于艳艳坐下来算了一笔账,发现清明到现在,她为孟晏花了整整两万五,这个数字好像在嘲笑她,笑她是个二百五。

    孩子也放暑假了,一家人一合计,立马退了租金,坐上了去往异乡的火车,眼看熟悉的风景不断地往后退,高楼大厦变成了无边无际的绿色原野,于艳艳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孟晏出来之后,没有亲人迎接,耶没有朋友迎接,等他回家之后,就看到屋子的主人又换了一个。

    他很茫然,他发出了痛苦的尖啸。

    他好像又一次被抛弃了。

    “这人好奇怪啊!”

    “跟个神经病似的。”

    “你少说两句,万一人家打你怎么办?你没听说过吗?这人是在牢里待过的。”

    “他亲妈后爸一大家子,连夜跑了,不就是因为……”

    大门在他面前合上,后面的话,孟晏没听到,不过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孟晏气得咬牙切齿,他在门口骂骂咧咧,最后只能悻悻地离开了。

    没有钱,他只能流浪。

    这是一处危楼,楼梯上黑乎乎的,白色的墙壁泛黄,上面还有不少黑色、黄色的点点,显得这地方更加的破旧了。

    孟晏无处可去,只能在这待着。

    夏天的蚊子真的太毒了,他睡了一觉,脸上全是包。

    肚子太饿了,他看了看招工启事,工地一天一百五包三餐,发传单一天一百,这些钱太少了。

    他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陷入了沉思。

    大城市的人习惯了手机支付,现在大家都没有现金了。

    小偷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

    孟晏盯上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

    “大家快帮忙啊!这个人是小偷。”

    孟晏拔腿就跑,然后被热心的围观者按住了,送去了警察局。

    关了十几天,他被放出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警察局也不错,至少包吃包住。

    但一想到孟溪现在发大财了,他只要找到孟溪就有很多很多钱,他就振作了那么一点点。

    他去发传单,因为态度不端正,只拿到了八十块,他去网吧上网,输入了孟溪的名字,跳出来十万多条结果,但没有他想要的结果。

    一个人若是存心想消失,别人是很难找到她的。

    孟晏焦灼无奈。

    他四处打听孟溪的消息,无果。

    天上下起了大雨。

    孟晏很久没这么狼狈过了,瓢泼大雨,倾头而下,将他淋成了落汤鸡。

    夏季空气中滋生着大量菌群,机体遭受淋雨的刺激,抵抗力下降,造成病毒乘虚而入,发生上呼吸道感染。

    感冒本身就令人倦乏,孟晏又没有钱买退烧药,静坐片刻便感到眼皮沉重,很想睡觉。

    咚,他听到了硬币掉在地上的声音。

    “这个哥哥好可怜的样子,他是不是无家可归了,哥哥我把我的零花钱给你,你要振作起来哦。”

    他这是被当成乞丐了。

    孟晏眼中满是杀气,他看着小孩的眼神,堪称凶神恶煞。

    年轻的妈妈被他吓了一大跳。

    “快走快走,爸爸等着我们回家吃饭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