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在抱错文中撒野9
    “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方太太的眼里闪烁着幸福的光彩。

    她美滋滋为将来做打算。她就像一个标准的贤惠妻子,向老公表示自己的忠心耿耿。

    首都机场。

    机场广播里正在提醒,前往M国的旅客登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了未登机旅客的名字。

    渐渐地,进去的人越来越少,大概是这班航班的旅客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孟溪脸上带着硕大的墨镜,把巴掌大的脸几乎遮了一半,脚上还踩着细高跟鞋,雪白的脚背绷得笔直。

    【你如果走了,任务就失败了,你会被抹杀的。】

    [我不是傀儡,也不是木偶,希望下一任宿主更合你的脾气。我这个人呢,没别的优点,就是吃不了苦,受不了委屈,不能容忍别人在我头上作威作福。]

    [对恶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这个人很怕疼,对自己可下不了手。]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经安全降落在XX国际机场,外面温度为26摄氏度,请注意添减衣物。现在飞机还在滑行,为了您和他人安全,请先不要站立或打开……”

    耳畔是温柔甜美的女声,孟溪眼皮动了动,醒了过来。

    遥远的陌生国度,她来了。

    三天后,孟溪在另一个国家的酒店里敲着键盘,她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提示她,打来电话的人就是方太太。

    孟溪好整以暇的按掉了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方太太脸色惨白,一副天要塌下来了的样子。

    “这可怎么办?”

    方太太一直以来都是自信的,看不起孟溪的。

    一个除了漂亮一无是处的女孩子,应该是很好拿捏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孟溪竟然一下子从她的手掌心蹦了出去。

    这一蹦,就从国内奔向了国外。

    隔着一个大洋,把孟溪抓回来,这简直就是奢望。

    方太太脸色颓丧,她彻底输了。

    就好像她手里拿捏着一手好牌好牌,无论怎么打都好像能轻松的获胜似的,然而到了打牌的时刻,那无害的上家露出了峥嵘。

    一个顺子,外加两个炸弹,一套带走,到最后她手里的牌一张都没有打出去,输得彻彻底底。

    “这可怎么办?”方太太慌了神。

    她本来胜券在握,一转眼却输得一败涂地。

    这样的落差,让她差点当场昏迷。

    “叮铃铃……”

    没过一分钟,电话又打来,孟溪再按掉,这样反复了三四次之后,她终于选择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首先传来的不是方太太的声音,而是一浪高过一浪的哭喊声,仔细分辨那嘈杂的背景音,应该是在医院,还夹杂着保安的声音:“家属请保持冷静,不要妨碍医生的工作。”

    这具身体生物学上的便宜老爸,这是进了急救室。

    他这小心脏未免太脆弱了。

    电话那头的方太太崩溃地说:“你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你走了,我怎么办?你爸爸怎么办?你不能这么自私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们又何曾把我当成真正的亲人。”孟溪漫不经心道:“古话说得好,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如果我跑得慢,指不定哪天一觉醒来,我的肾就少了一颗。”

    她一点都不意外方太太的反应。

    说穿了,方太太其实是个相当冷酷的人,没妨碍到她利益的时候她是个温柔的和善的优雅太太,一旦与她的利益产生冲突,她比方靳还六亲不认。

    毕竟方靳是纯粹的坏,而她,做尽了坏事,还以为自己是个大大的好人。

    “方先生为什么一定要找到我呢?”孟溪坐在沙发上托着下巴。

    “他好几年前就在找我,这件事情方太太你知道吗?”孟溪笑了,“他那时候找我并不是要补偿我,而是要我去救方甜甜。”

    “他从来不觉得愧疚,抛弃我,当做从来没有见过我,在我把真相放在你这里的时候,他依旧……理直气壮……这样的渣滓,他不得病谁得病。”她言辞犀利,完全不给两人留脸面,“记忆是会骗人的,方太太。方先生狼心狗肺,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们王八配绿豆,真是天生一对。”

    “你这个自私冷酷没有人性的……”方太太的嗓音在发颤,似乎正极力隐忍着某种巨大的怒意。

    “生了小孩故意遗弃掉,由于自己的私心,让刚出生的小孩离开亲人,在你眼里不叫自私。”孟溪笑着怼回去,“我不愿意原谅坏人,不愿意把自己的器官无条件捐出去就是自私。您可真的是一个大奇葩。”

    “对了,话说回来我也没见你们这对大度宽容的夫妻给福利机构捐钱。”孟溪一脸鄙夷地往下说,“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我在民生新闻上看到方先生常年拖欠工人的工资。工人住在搭好的棚子里,吃着清粥配咸菜,对着镜头眉头紧锁,愁孩子下学期学费生活费要怎么办。方先生却住着别墅开着豪车常年出入奢侈品店。这样的人心肝脾肺肾肯定都是黑是。”

    “据我所知方先生从来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是自私的丑陋的。那我为什么要觉得羞愧呢?”

    “要不你去问问方先生的员工,能不能放弃追讨薪资?我想肯定没有人愿意放弃。”

    “要多么麻木愚蠢,身处深渊的人,才会心疼把她推进深渊的坏人?我是不会原谅迫害过我的人的,因为我不犯贱。”

    “老天爷都看不下去让方先生得肝癌了,你还去救……简直逆天而行,他没事,指不定你家谁会出事。”

    这话是真的惹恼了方太太。

    她真的气的不轻。

    可是现在孟溪和她之间隔着一个大洋。

    她就是再生气,也不能把孟溪怎么样。

    不得不说在这个时候离开,真的是最明智的抉择。

    “天下没无不是的父母。我承认我们做了一些不大妥当的事。但毕竟是我们把你生了下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说是不是?孟溪,你还年轻,真跟家里面闹翻了,传出去,外面的人对你的感官也不好,你可要想清楚了?”方太太咬牙切齿地开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