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在抱错文中撒野6
    “你们两个我都舍不得。我养了甜甜这么多年,我割舍不下她。她的身体那么差,离了我肯定活不下去,我是不可能不要她的。”

    “对外就说当初我当年生的是一对双胞胎女儿,只是发生了一点意外,导致你一直流落在外,现在才找回来。”

    方太太又自作聪明地开口:“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太舒服,但是我们毕竟也养了甜甜十几年,多少有些感情。以后虽然对外你们是姐妹,但你毕竟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肯定会对你更好,这个你放心。”

    “如果我不答应呢?”孟溪盯着她看了几秒,突然笑了,她舒展开眉眼笑得格外动人,那样好看。

    笑得方太太心里直发毛。

    她以一种类似责备的眼光看了孟溪一眼,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怨怼起来:“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小气。你才是方家真正的大小姐,我会永远把你放在第一位的。至于甜甜……”

    她说着拉住了孟溪的手:“甜甜是个性格很好的女孩子,你和她相处一段时间,肯定也会喜欢上她的。”

    “您比我想象得还要大度,还要善良。如果当年方甜甜的妈妈没有死,你是不是还要自己给自己立一个大妇牌坊,本大妇一日不死,尔等都是小情儿……”孟溪缓慢而坚定地将她的手从自己手上拿开,她不笑了,眼睛里黑漆漆的,有太多方太太看不懂的东西,“自己的男人怀念着一个死去的女人,你不觉得难过吗?不觉得生气吗?这么多年,养着小三的女儿,待她如珠如宝,你不觉得呕得慌吗?还是说您非常喜欢被戴绿帽子?”

    “你放肆。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方太太气得不轻。

    她根本接受不了,自己的亲生孩子是这么个德行,粗鄙又心思卑劣,和在富裕家庭长大的甜甜天差地别。

    她天然地对孟溪存在偏见,或者说,她这么做,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点,仅此而已。

    叮铃铃,手机响了。

    方太太接了电话,孟溪隐隐约约听到了几个字眼,大概是方靳的身体状况进一步恶化了。

    “溪溪,跟我回家吧,妈妈不会嫌弃你的。以后妈妈会好好教你的。”方太太回到位子上的时候,眉间隐有郁色,她不耐烦地开口,想要终结今天的对话。

    她这架势真的像足了没有感情的大反派。

    “你凭什么嫌弃我?凭你把我弄丢了吗?凭你生了我却从来没有养过我吗?还是凭你想挖我的肾给你的亲亲老公亲亲女儿?”孟溪笑了,她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方太太,嫣然的唇瓣抿出好看的弧度,在西餐厅灯光的衬映下显得有些迷离。

    “你又打算教我什么?教我无私奉献,教我不计前嫌,教我原谅一个扔了我让我自生自灭的人,可笑,真是可笑至极。”她步步紧逼的追问,让方太太心慌意乱。

    孟溪说完后,面无表情地走坐下来,平静地望着方太太,眉宇间透着冷意。

    她从来没有对方太太抱有任何幻想,所以一点儿也不觉得伤心,一点儿也不觉得难过。

    但如果站在这的是原主,她应该会很难过。

    方太太对情敌的女儿那么好,处处为她考虑,几乎将其当成了眼珠子。可作为她的亲生女儿,得到的只有防备鄙夷还有看不起。

    孟溪没有特别多的好奇心,所以她不关心方太太这个哈批到底是怎么想的。

    生活就是一个大染坊,红的、绿的、蓝的、白的等什么颜色的人都有,正应了那句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有的人,你敬他一尺,不但认为理所应该,你越迁就,反而借此得寸进尺。

    一旦被她这样的人摆布一次,她就会把你的顺从和妥协当做理所当然是事情,毫不留情的压榨你的剩余价值,然后一脚踢开。

    孟溪是绝对不甘心接受别人的摆布的,毕竟她是一点儿亏都不愿意吃的人。

    “你别胡说。我说过,我认了你,肯定会对你好的。我怎么会伤害你呢?我们分离了那么多年,我现在只想好好补偿你。你相信我,没有人会伤害你的。”方太太急了慌了,她下意识想要掩藏些什么。

    孟溪的语气让她很不安。孟溪的眼底疏离是那样明显。

    方太太的心有点乱,有点儿虚。

    孟溪冷淡地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

    “最近家里出了很多事情,我忙得焦头烂额,心情不太好,你多体谅一下我好不好?溪溪,你跟我回家好不好?”方太太挤出一个笑容。

    “不了,我还是比较喜欢一个人住。既然家里这么乱,我这个不懂事的,还是不回去了,免得给你们添乱。”孟溪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方太太对她这样的坚持显得很不满意,语气就不太高兴:“你给我适可而止。现在家里一堆事情,你不要给我闹小脾气,你给我听话一点。”

    “我的字典里没有听话两个字,也没人教过我听话。我如果是个听话的可以任人摆布的小孩,我早就死了,毕竟有两个人等着我的肾救命呢!对了,那天我们做的根本就不是亲子鉴定,而是肾脏配型,你事到如今还在骗我。方太太你这样的做派,可真令人作呕。”她的语气比起刚见面时的淡漠还多了些疏离,“对了,有句话我忘说了,你的演技真的很差劲,还有你气急败坏的样子真的很丑。”

    孟溪根本没有管方太太的脸色,毫不拖沓,直接把方太太恶心的想法掀了个底朝天。

    说到底,方太太如此高高在上的姿态,不过是因为她有底气,笃定了孟溪会为亲情牺牲,会为亲情做出妥协。

    可惜,方太太遇上的是她,她这个人骨头硬。

    强压和孝道,在她这里起不到任何作用。她这人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别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强迫她做不想做的事情。

    “你你你,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孩子!”方太太再也无法维持自己的气度,看着孟溪的眼神是不加掩饰的厌恶。

    “你不觉得我和你简直一模一样吗?一样的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孟溪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转身走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