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在抱错文中撒野5
    方太太回房间打开了袋子,发现了一张纸。

    她很快皱起眉头,神色也凝重起来。

    让她去查点什么是很快的,几根头发几家机构,再找一个私家侦探,很快她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结合甜甜之前的表现,之前老公带着女儿去祭拜小三,还有女儿房间里小三的照片……都有了一个很完美的解释。

    方太太去珠宝店,发现孟溪已经离职。

    方太太一直都很想跟孟溪见面,可是她过去的电话总是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过了几天孟溪主动联系了她,并且和她约定在一家咖啡店见面,要求她谁也不告诉,自己一个人过去。

    孟溪坐在靠窗的角落里,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喝了很久。

    方太太到的时候,孟溪特意看了一下时间,晚到了,整整一个小时。

    孟溪垂着眼眸,抱着咖啡杯的手无意识的搅拌着。

    方太太看着面前的女孩,不得不承认继承了她和方靳基因的孟溪是很漂亮的,一张白皙干净的脸蛋儿生得很美,更引人注目的是她一双的杏眼,盈盈闪闪,明明是柔弱娇嫩的模样,偏看人时眸光犀利,又生出几分不好惹的样子。

    “之前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知道的我这段时间很忙,没什么工夫应付你。”坐了一会儿,方太太的不耐烦就明显多了,说话的语气不自觉的多了几分咄咄逼人。

    孟溪慢慢拔下几根头发,从头到尾态度非常的沉稳。

    “我只是想给您一点时间消化一下事实。”她把头发装到密封袋里,推到方太太面前,徐徐说道,“只要您想,您很快就能找到答案,这是我的头发,我知道您肯定还是不相信我,这种事情听起来确实有点令人匪夷所思。我觉得您可以多找几家机构验一验,这样更保险。”

    方太太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一会儿红一会儿紫,跟调色盘似的。

    孟溪很随意地倚着椅子上,开始考虑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晚饭点什么外卖。

    “验DNA这件事现在还不着急。你跟我去一趟医院。”方太太脸色有点阴沉。

    “你担心我在头发上做手脚?”孟溪的笑容有些冷淡。

    方太太绞尽脑汁找借口:“这件事带给我的冲击实在太大了,光验头发我不放心……”

    “我答应你。我陪你去医院。”孟溪神色不变。

    不出孟溪所料,方太太骗了她。

    方太太带她做的不是亲子鉴定而是肾脏配型。

    孟溪心绪没有多大起伏。

    她全程都非常配合。

    甚至不问医生为什么简简单单的亲子鉴定要搞得这么的复杂。

    这让一直想着怎么说才能打消孟溪疑虑地方太太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孟溪对肾脏配型流程熟悉的不得了。

    不过她也确实没有什么消极抵触的情绪。

    反正到头来这些人什么都得不到。

    她在配型的过程里,考虑了半天,决定晚饭吃烧烤。

    从医院离开以后,她点了两百块钱的烧烤。

    她淡定地从震惊的外卖小哥手里接过巨型塑料袋,一边拆开吃一边打开电视。

    大概花了一个小时吃完了外卖,又打了个电话叫了个保洁阿姨。

    等到保洁阿姨一走,她的全部余额就又缩小了一块。

    等到填满空落落的冰箱后,钱包又瘪了一点。

    【你这是打算认亲吗?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如果你早听我的,现在任务都已经完成了。】

    [谁说我要认亲了。]

    孟溪对系统的说法毫无反应。

    她不是去捐肾的,她人生的意义也不是找到家人,主动捐献自己的器官的。

    因为他们不配。

    今天的会面,让孟溪意识到了这一点。

    太爱男人的女人,通常不爱自己的孩子。

    在她那里,孩子的利益和男人的利益是对立的。

    孩子随时可以抛弃的,男人却不能换。

    孟溪的直觉一向是很准的。

    方太太约她在久负盛名的一家西餐厅内,共进晚餐。

    长长的餐桌铺就纯白的桌布,上面摆放着淡粉色的玫瑰。

    服务生走过,方太太立马招手让他送两杯红酒,却被孟溪及时阻止:“给我一杯温牛奶,给这位女士一杯红酒,谢谢。”

    一杯温热的牛奶送过来,孟溪小抿一口,舒服的直叹气,方太太真的很没有时间观念,这一次迟到了四十多分钟,等了这么久,她早就饿了。

    “在高级餐厅点温牛奶是很不得体的行为。”方太太皱了皱眉头。

    她看过来的目光,孟溪特别不喜欢——因为她而感到有些羞耻,同时很不满意的目光。

    孟溪就奇了怪了,她是吃东西发出声音了还是在西餐厅脱鞋了?怎么就会被嫌弃?怎么就不得体了?

    不过她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说到底方太太今天来见她,还是带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来的。

    “西餐厅不能点牛奶吗?”孟溪浅笑着,问了一句服务员。

    “当然可以,一直以来我们竭诚为顾客提供最好的服务,如果有什么别的需要可以按这个小按钮。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服务。”服务生露出职业笑容,随即为孟溪送上了温牛奶。

    孟溪扫了一眼方太太,自顾自品尝起了牛排。

    握着刀叉的那双手,手指洁白修长,在她优雅的动作下,盘里的食物似乎都被处理成为了艺术品。

    相较于孟溪的好胃口,方太太明显没有多少食欲,她只动了两口就不肯再吃了,她一言不发地盯着孟溪。

    如果是正常女孩子,很容易就在这种目光中败下阵来。

    然后孟溪不是,方太太的注视完全影响不了她。

    她自顾自吃饭,完全不care方太太。

    “既然您已经知道我才是你的女儿,请问您准备怎么安排我和方甜甜?是就这样,还是回归原位?我不接受第三个答案,有她没我,有我没她,请您做个决定。”

    食不言寝不语,在结束完晚餐以后,孟溪终于开口了。

    方太太还没有开口说话,她就已经从方太太的眼神里得到了答案。

    因为方太太的眼神实在是太心虚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