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在抱错文中撒野1
    孟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出了满足的轻叹。

    肌肤雪白,琼鼻高挺,秀眉弯弯,菱唇嫣红,杏眼含着脉脉柔情,除了有些憔悴,便是仙女本仙了。

    那点憔悴则是因为脑袋里的傻子系统一天到晚叽叽喳喳,导致她没有睡好。

    因为困倦,眼睛里水雾朦胧,眼睫弯弯翘着,让人产生一种想要怜惜她的冲动。

    她长得最好的地方便是那双杏眼,水光潋滟,即使不化妆都能吸引所有人的视线。

    【宿主请按照剧情扮演!立刻回孟家给方甜甜捐肾!给方靳捐肾!不要脱离原剧情。】

    孟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瓜子脸杏仁眼,皮肤瓷白,随便看一眼都觉得楚楚可怜。

    这是一张标准的初恋脸!

    她一想到这么美好的身体要被挖掉一颗肾捐给便宜姐妹方甜甜,等到便宜老爸方靳的肾不行的时候,她主动站出来,大义凛然地把自己仅剩的那颗肾捐出去,导致自己只能躺在床上靠透析维持生命的,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她就觉得齿冷。

    本来发生在原主身上的是那种放在微博上,会被写上“可歌可泣的亲情,一个女孩伟大奉献的一生”这类标语的悲情新闻。

    但孟溪来了,她可不是那种别人给一巴掌再给一颗糖能收买的人。

    所以,这具身体永远不可能陷入那么悲催的境地。

    那些悲伤的事,永远都不会发生。

    这具身体将健康长寿,她将快快乐乐地活下去,直到坏人死去。

    【如果宿主不能按照原剧情扮演角色的一生,将会不断进入同类世界,永远无法脱离本系统回到原本世界!】

    它以为孟溪会害怕,哪里知道孟溪却懒洋洋地躺到了床上,发出了轻笑。

    [你应该这样说,你失去的只是两个肾,可是他们失去的可是健康的人生啊!你太自私了,你怎么能这么自私呢!我在你的身上看不到半点善良的光辉,你这样的人,真是糟糕透了。]

    [孟溪啊,你的名字叫宽容淳厚,你的名字叫无怨无悔。孟溪啊,纵是千斤万担,难挑也得挑……孟溪啊!孟溪!你的名字叫圣母!!]

    [孟溪啊,相信我凡事只要忍,好日子就会到来的,看不起你的姐姐会理解你,漠视你的爸爸妈妈会高看你……你要付出的只是两个肾,仅此而已,这是一桩多么划算的卖卖啊……孟溪,你快点上,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苦情戏女主的人生一般是怎样的呢?

    心地善良、宽宏大量、不计前嫌,被最亲近的人捅了一刀,还能捂着伤口体谅别人的苦衷宽容原谅……

    对此孟溪表示:对不起,我是坏人。

    【按照剧情,你现在应该……】

    [放心,我会去见他们的,我听说方甜甜的肾脏移植手术不怎么成功,排斥反应很严重呢!我还听说方靳的肾病很严重,已经不是遵医嘱服药能控制住的,他现在非常需要一颗匹配的健康的肾脏。我想看看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没准我善心大发……]

    【宿主真的决定按照剧情走?】

    按照剧情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她死了。

    她现在只是想去看看坏人过得有多凄惨。

    看到坏人不高兴,她就高兴了。

    孟溪的笑容越发灿烂了,也越发危险了。

    被强迫,真的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系统迄今为止,对她没有任何惩罚的举动,它不是不想,或许是因为不能。

    [我偶尔也是会听话的,乖。]

    孟溪的唇瓣微抿,眼底的眸子里却漾着笑意,声音里也带着诱哄,但她的心里一片漠然。

    孟溪真不是个坏人,但也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

    她睚眦必报小气得很,谁得罪了她一寸,她一定要报复回来,而且报复的不留情面。

    对于意图伤害自己的东西,她从来不手软。

    虚无缥缈,看不见摸不着的系统,她暂时想不到办法收拾。

    但方家人到底是血肉之躯,是人就好对付。

    那么,对于觊觎她的身体器官,意图让她去死的坏人,她会怎么修理呢?

    孟溪对接下来的会面跃跃欲试,她真的太想收拾坏人了。

    [你知道怎么才能让一个人彻底绝望吗?]

    【宿主思想太过极端,系统并非害人。只要你遵循系统规则,完成九十九个任务,就能获得重生的机会。】

    在苦情虐文世界里扮演女主,必须一直受虐,直到走完故事线。

    啧啧,这也太虐了。

    [我不需要重生,我没有什么遗憾。被虐九十九次,才能完成任务,得到一次重生的机会,那我也太惨了。与其用九十九次的忍辱负重换来一次凤凰涅槃,还不如享受九十九次重来的人生,平静地迎来自己的消亡。]

    [像我这种相貌平平,智商情商也不够的孩纸,还是就这样瞎几把过吧,我这样没能力的人就是不配重生,不配拥有推我进火坑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不配拥有人面兽心的公公婆婆老公。我这样的人不配拥有阖家团圆苦尽甘来的美好人生。我只适合自生自灭,一个人瞎过。]

    [你看我现在就很可怜啊!马上就要二十八岁了,现在还没有男朋友,也没有朋友,只能一个吃炸鸡,一个人吃麻辣火锅串串香,每天都在吃垃圾食品。就连生病住院都没男人在旁边玩手机。我真的是太可怜了。]

    【可是你明明看起来很高兴!】

    [我这是强颜欢笑,爱笑的女孩通常呢,运气不会太差。我已经这么可怜了,如果再苦着脸,只会更倒霉。]

    [我,一个28岁的女人,前两天家里断电了,推了电闸也不好使,半夜也找不到师傅上门修线路,没有家人的我是多么的无助啊!断电的夜晚我根本就睡不着觉。]

    【你明明打了通宵的游戏,还打得很高兴。】

    [那是因为我害怕啊,我睡不着觉啊!我孤家寡人住着两百平的房子,空荡荡的,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我多可怜啊!这种时候只有游戏才能消除我内心深处的恐慌。]

    [你看,别的小仙女有男人疼,而我只能在家抠脚网上看男明星。嘤嘤嘤,我真是太可怜了。]

    她侧颜轮廓秀丽,鼻子小巧挺翘,眼睛垂着,长睫毛在眼下投出阴影,平添了几分忧郁感。

    “这张脸真漂亮。我真喜欢。我都这么可怜了,这张脸可不能再毁了,不然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水眸潋滟,嫣红的唇瓣,高挺的琼鼻,眼下还点着颗小巧的泪痣,眼波回转处清纯可人。

    孟溪真的很喜欢自己的这张新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