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3 一无所有(上)
    “因为你们都放弃了!舔到最后的人,可是本大爷我啊!!!”

    这仿佛是有声音的一段文字,如雷击一般将张小山那憔悴的心灵击碎。

    他输了……他放弃了,他无比的后悔和自责,埋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离开蜜雪儿。

    如果坚持到最后的是自己,那么那个张小山失败之后,就算是这个大师兄不放弃,雪儿会选择的也会是自己才对啊!

    一想到这里,张小山更是心如刀割。

    明明自己最喜欢的应该是蜜……

    张小山这个时候想到了水笙,想到了那个善良的姑娘。

    仔细一想,张小山发现自己和蜜雪儿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啊……

    虽然说蜜雪儿和那个大师兄开房了,但也没有什么不对,蜜雪儿也不是什么干净的姑娘,那天说不准就是要和张向阳去开房的。

    而且这个大师兄和蜜雪儿也没有什么瓜葛了,今后蜜雪儿会找一个踏实的工作,会老家结婚稳定下来,和自己还有大师兄都不再联系。

    比起蜜雪儿,还是水笙那种心地善良,懂得自爱的女性更美好一些。

    张小山将蜜雪儿和水笙对比了一起,依旧是坚持以前的看法,蜜雪儿各方面都不如水笙,尤其是在爱情的专一和对待自身的态度上,蜜雪儿太差劲了。

    水笙可不是蜜雪儿那种给点钱就自己整天想着送上门的女人!

    好受了许多的张小山想要和蜜雪儿正式的告别,结束两人这为期半年的相会。

    只是再看向屏幕的时候,就发现蜜雪儿已经下播,直播间内安静的很,除了机器人已经没有别的活人了。

    取经全靠大师兄:哥们,虽然现在有些不好意思,但我还是好奇啊,你是喜欢蜜雪儿吗?

    轰!

    张小山的脑子白了一瞬间,感觉过了好久才恢复知觉。

    这个人……他都和蜜雪儿开过房了,还问我喜欢不喜欢蜜雪儿?!

    “没有,我只是把她当妹妹,我一直都觉得她适合做主播。”

    张小山回答了这个问题,像是在回答大师兄,也像是在安慰自己。

    取经全靠大师兄:这样就好,说实话,我感觉你是一个好人。

    张小山露出苦涩的笑容,他一点都不高兴。

    取经全靠大师兄:算了,说点高兴的事情吧,我这几天都在咱们市的网红街那里瞎晃,那里美女多啊!结果我又遇到了一个咱们两个都见过的美女主播!

    咯噔一声,张小山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想要快点和这个人分开,不要继续看他打字了。

    然而屏幕对面那个大师兄的打字速度可以用飞速来形容,在张小山还没有按下返回键的时候,一行字就又出来了。

    取经全靠大师兄:是那个叫水笙一元两蹲的主播,我这么说你可能没印象,就是那个混吃等死富二代当大哥的美女主播,长的挺漂亮的。

    张小山想退,又无法退。

    他这些天,总是想赶紧一切办法制造机会和水笙偶遇,但总是碰不到。

    小区里的保安走的还特别勤,张小山稍微待的久一点就会被问话。

    “你是哪里遇到她的?”

    取经全靠大师兄:在街上啊,那个女人旁边是一个年轻人,一看就是富二代,我看那个富二代和她一起走路的时候就直接用手伸进水笙衣服里摸,那女人还娇声依靠着那富二代呢!

    恶魔……张小山觉得这个大师兄就是恶魔,他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把美好的现实撕开,把丑陋的一面展示给自己看!!

    取经全靠大师兄:那富二代和主播在星级酒店待了两个多小时,等一起出来的时候富二代就走了,然后主播去逛街。

    取经全靠大师兄:我跟着想和她说话的时候,因为看着主播那丝质的长裙太入迷,不小心撞到了电线杆上,被主播看到后就过来问我要不要紧,她真的是太善良了!

    大师兄的打字速度太快,张小山越看越心惊,此时打字道:之后呢?

    取经全靠大师兄:之后?之后当然是等了,我可不是那种会破坏别人婚姻和关系的人,反正那个富二代肯定不会专情,我现在就好好的守护水笙就好了。

    张小山不敢相信,“就是这样?”

    取经全靠大师兄:是啊,这样就可以了,只是保持现在的关系,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张小山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心情复杂到了无法用语言形容此时心情的地步。

    取经全靠大师兄:一个人也是无聊,兄弟你现在也没事做吧,要不要和我一起守护水笙?她可比蜜雪儿更值得我们守护!我是看你是个好人,才邀请你一起的,这次我们还是公平竞争,看谁都坚持到最后!

    取经全靠大师兄:我告诉你啊兄弟,我听说水笙最近不吃外卖,什么都是自己做,所以我已经连续一周早上四点钟去附近的菜市场摆摊了,别人买菜我都不理,我就等着水笙过来,只为她一人卖菜!

    取经全靠大师兄:别劝我值得吗!我告诉你,要舔就要舔到最后,万事都贵在一个坚持二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张小山终于忍不住了,直接按了返回键,他麻木的躺在床上,感觉自己的心灵都被那个大师兄给污染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第一次有了想要用一生去守护的人,本想要独自承受这种孤单和幸福,为什么非要进来一个舔狗恶心我呢?!

    张小山想到了蜜雪儿,想到了水笙,想到了身边那个最近总是和自己说话的女外卖员。

    ***

    很多时候不是想不出好点子,是残废的躯体让卫玠无法控制过程,而且不论是周围人的心理还是张小山的心理,和卫玠以前接触的人都不同。

    以前接触的人会考虑自己的得失,那些人不会做一些让自己利益受损的事情,所以需要更加有迷惑性的计谋。

    之前的失败,便是不接地气的教训,而现在卫玠已经大致明白了身边人和大部分普通人的心态。

    卫玠一脸淡漠的松开了鼠标,拿起手机开始执行下一步的操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