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再无相见的日子,请你千万保重
    游戏到十分钟的时候,胜负就没悬念了。

    毕竟快乐网吧战队的真实身份是GG战队啊,杨深然是以职业队的目标组建的战队,四个最强王者,加上一个嘴强王者。这样的阵容,就算杨深然再坑,但是打一个网吧队还是没问题的。

    如果打网吧队,还得有来有回,甚至来一个什么千钧一发,那就别多说了,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养猪养鸡,人生无数的选择,总之别打职业了。那不是搞笑嘛!

    所以快乐网吧战队真的是以碾压的姿态横扫缘分空间网吧。

    甚至比起上一句的豪泰网吧,这一局的缘分空间更惨!简直是太惨了!

    首先下路的对局,不算是亮点。盖伦猫咪还是有些要配合的,而杨深然和杨佑佶虽然是表兄弟,但是在游戏上的配合,还是缺乏训练。大多数时候还是依靠杨佑佶的实力压制,去和对面对拼。

    杨深然也就是加加血,然后看看各路的操作。虽然没死过,但是也没有拿到多少人头。卡莎和日女的自保能力还是可以的,再加上猫咪也没有留人的硬控。所以说是五五开吧。

    中单嘛,自从黄俊君的劫六级之后,对面的维克托也扛不住了。对线实力差距。没大招的时候都被压制,有了大招那基本像是送死。

    而柳济阳的发育一般般吧,他这一局套路挺恶心人的,没有拿人头,就是在跟塞恩抢野怪。所以柳济阳虽然发育是一般般,但是对面的塞恩则是......去上路发育了。

    因为......李愚这个薇恩太恐怖了!

    十分钟补兵104刀。

    这是个什么概念?

    曾经的世界第一ADC微笑,在比赛上十分钟补刀107。这个比赛的记录,至今没有人能破。

    英雄联盟比赛,和正常的排位匹配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虽然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网吧赛,并不是微笑大神那种级别的高端赛事,但是李愚这个水平也当之无愧于他的王者段位了。

    关键是,补兵只是一个方面,更恐怖的是他的数据太豪华了。几乎看一眼装备栏,就能知道他是经济是全场最高,因为他杀人的数据太夸张了。

    13/0/0。

    狗头陆陆续续死个七次,后来塞恩被逼的没办法,只能到上路了,结果狗头和塞恩两个都打不过李愚的薇恩,甚至直接给了薇恩拿双杀的好机会。动不动就是双杀。

    说真的,杨深然看着都不忍心了!

    只见上路,薇恩一个人带着兵线前进,想拆塔就拆塔,想吃野怪就吃野怪,想补兵就补兵。

    而狗头和塞恩两个英雄,隔着一段距离,在不远处的一座防御塔下瑟瑟发抖。面对着装备豪华的像是开了挂的薇恩,狗头和塞恩两个人的装备加在一起,都不够出一个大件的。

    甚至他们根本不敢出现在薇恩面前,因为现在薇恩杀他们任何一个人,三个平A打出一个被动,人就没了!连破败的吸血都不用。

    惨!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看着对面那两个人,杨深然都觉得惨,惨到了除了李愚玩得开心,露出愉悦的笑容以外,杨深然都看的心疼。

    别人也没好到哪里去,黄俊君的影流之主随着装备成型,杀中路的维克托不过瘾,直接来下路抢人头。

    杨佑佶带着杨深然,还是个猫咪辅助,基本上属于一个打两个,还能势均力敌。确实是没办法。

    但是黄俊君来了,杨佑佶有了配合,马上就变成了碾压局。让数据勉强能看看的卡莎和日女,也变成的惨不忍睹起来。

    而柳济阳这一局完全吃素了,毕竟他想带节奏,发现自己没用处。抢人头吧......没意思。柳济阳喜欢那种极限击杀,抢人头这种事,他才懒得做,没意思。

    所以柳济阳就是在安心刷野,野怪刷没了,就拿龙,然后拿峡谷先锋,但是拿了峡谷先锋也不放,过期就过去,自己继续刷野,根本没有参团的意思。

    跟这四个变态当队友,杨深然觉得太残忍了!这些人的良心不会痛吗?

    最后这局比赛的结束,也带着点残忍的感觉。

    李愚觉得只能拿双杀不过瘾,于是在高地塔一个没推的情况下,直接在地方高地拿了个五杀!

    这个五杀被李愚拿下来,对面缘分空间网吧选手们的心态彻底崩了,直接点了投降。

    游戏结束!

    缘分空间网吧。

    结束之后,五个人坐在椅子上,久久没有说话。

    上单忽然低下头,不敢看屏幕上的那个狗头的图案。曾经他最拿手的本命英雄,现在看着就觉得闹心。刚刚那个恐怖的薇恩,打的他现在想一想都觉得心有余悸。

    自信......被打没了。

    曾经不管面对谁,都敢拿出狗头一战的上单,现在只想在以后的日子里,老老实实选猫咪,依附在别人身上,佛系的点出E技能加加血,再也掺合进入英雄联盟的纷争之中了。

    他......累了!

    打野也在沉默,看着那个全场最低的经济,看着那个连打野刀都没合成完的塞恩,他忽然仰起头,闭上眼睛。

    那一刻的他,好像瞬间变成了虔诚的佛教徒。他在乞求仁慈的佛祖,但愿召唤师峡谷再也不要有杀戮了。

    从此以后,他决定改头换面,以后不打召唤师峡谷了,还是老老实实去云顶之弈下棋吧!那样的人生,才适合自己!

    阿弥陀佛!

    中单也不喷人了,因为他自己也被杀的很惨。有句话说,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感同身受。

    他看了看自己的战绩,想起刚刚自己喷上单和打野的话,心里只是泛起淡淡的悲哀。

    或许......这世界上真的没有感同身受,但是确实有一个词叫做同病相怜。

    而辅助和ADC两个选手像是心有灵犀一般,一前一后的起身,穿好外套,离开了网吧。

    没有人阻拦,也没有人说什么。即使其余的队友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他们两个离开的方向,依稀辨认是某个学校。曾经逃课偷钱上网吧,让父母急白了头的孩子,这一刻瞬间就把网瘾给戒掉了。

    长大了才发现,比起社会上那些残忍的敌人,原来还是那个温暖的学校,更让人怀念。

    只愿再无相见的日子,请你千万保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