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麻辣臭锅
    “其实法强亚索,主E技能的话......”

    “辅助,你再敢说话,我马上就死在你面前!”

    杨深然没办法了,主要是......没办法解释啊!对了,杨深然忽然想到另一个问题。

    “话说,咱们的比赛是不是直播啊?对吧?我记得我直播。”

    “是的,辅助,就算你是北大来的,你也完了。如果现在导播把你五点法强的画面切出去,你绝对火了!”家里蹲忍不住想笑。

    “老哥,我现在可是你的辅助,你特么都笑出声了!”杨深然无奈道:“这设计师的问题,首先亚索这种英雄就不应该设计出来。”

    虽然局面很惨,但是语音里传来欢快的声音。

    杨深然本来想直接施展自己的凯瑞模式,但是悲催的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平时游戏和比赛,是完全不一样的计算方式,差不多是十比一。

    也就是说,平时游戏躺赢十局,那就能获得十分钟的超强时间。但是如果放到比赛里,就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当然了,可想而知,如果比赛躺赢一局,那同样在比赛里就是一分钟,放在普通游戏里就是十分钟。

    为什么这么坑?杨深然也不知道,别问,问就是设定。关键问题就是,现在杨深然从信心满满,到了无奈自闭,因为他好不容易攒下的躺赢二十局,从二十分钟变成了两分钟。

    “这种垃圾比赛,也算是比赛啊!”杨深然很无奈。

    如果只有两分钟的火力全开时间,那杨深然可不能在对线期就用了,只能等着打团了。但问题是......

    “辅助,我求你了!”ADC家里蹲要哭了:“你回家吧,对面知道错了,你别再上去被消耗了,他们知道自己错了,你回家吧!”

    杨深然看着自己残血的亚索,说道:“行吧,我先回去补补血。”

    家里蹲语重心长的说道:“哥,我叫你哥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学一学冠军辅助啊?”

    杨深然愣了:“冠军辅助?谁啊?学是吗?”

    “学学冠军辅助宝蓝啊!人家都说了,辅助是站在ADC身后的。我求你了,你就在我身后好了,别送了!”家里蹲作为一个ADC,表示自己太难了!

    下路很明显是劣势,也因为杨深然和家里蹲两个人太劣势了,导致只能塔下猥琐发育,所以没有给对面打野抓人的机会。

    中路的瑞兹打发条,看起来瑞兹应该是中单南开的本命英雄,和发条打的有来有回,不过在补兵上还是被压了一点。

    上路就比较惨了,现在版本的潘森太强了,再加上对面的上单操作也没问题,导致上路的铁男完全被压制,只能化身防御塔之子,去补进入塔下的兵。还好在铁男现在的英雄机制下,倒是能勉强防守。

    不过上单复旦表示自己真的是压力像是负了个蛋,压力太大了!

    “打野,来上路一下吧,这潘森太强势了,我完全不能出塔了。我感觉对面要抓我了,野区黑漆漆的,太吓人了。”

    “放心,别的我不敢说,在野区的节奏,我绝对能掌控!”打野祖安玩家自信满满,此时他已经刷完了野区,然后笑着说道:“你们看一下对面打野的补刀,再看看我的补刀。”

    杨深然顺手点开一看,真的是吓了一跳,自己家打野的补刀居然远超对面打野的,而且对面打野的等级才三级,但盲僧都五级了!是全场最高!

    “什么情况,你比线上补兵发育的还好啊!”杨深然不理解,因为他有时候玩打野的时候,他的等级永远是全场最低的,和辅助差不多。

    咳咳,当然了,现在杨深然的等级也是全场最低,刚到三级。主要是回家两次,太伤了!

    而中单则是一语道破:“兄弟们,咱们遇见大神了。你们刚刚扯皮所以没看到,我看到了,咱们的打野兄弟二级不抓,去反野。他们打野打红的时候,他先是绕开视野,然后到草里藏着,最后拼惩戒拿下红BUFF,而且差一点就单杀了对面的打野。现在对面打野是没闪现的。”

    “这么强嘛!”杨深然不禁感叹。想想也是,作为职业战队的打野,自然不可能隐身。但是现在都没抓,很显然是自己的节奏出了问题。

    打野祖安玩家冷笑:“在野区,我就没怂过谁。我在祖安的外号知道吗?麻辣臭锅!”

    “卧槽,臭锅可还行!敢问锅老师本人知道吗?”杨深然都被逗笑了。

    “别不说这个,线上都给我稳住。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野区这边我还是了解的。实不相瞒,我家里是开养鸡场的。养的是野鸡!所以要去山里面抓鸡。我从小就在山里面抓鸡,所以都摸清套路了。这个游戏的野区和我在山里抓鸡差不多,对面都是我养的鸡!”

    “辣个男人?”杨深然忍不住说道:“可以的,养鸡场少主!”

    打野祖安玩家还想放嘴炮,却忽然闭嘴了,因为他看到对面的打野正在打红区上半野区的石头人。

    因为大型野怪被盲僧刷的差不多了,所以只留下那些小玩意给对方。

    皇子的发育很差,虽然是职业战队的打野,但是职业战队主要是配合。这个祖安打野虽然嘴炮,但是实力没得说,在野区是真的压制对面的打野的。所以现在杨深然几个人都知道,如果有一丝可以赢的希望,那就看到盲僧的情况了。

    事实上,他真的很强!

    就在盲僧想上的时候,却看到状态比较差的发条居然在野区出现。

    “中单没了不报位置吗?”打野问道。

    中单南开连忙说道:“不好意思,我以为他是回家了,没想到居然去上路了。看样子对面也着急了,发条状态一般,居然开始抓人了。”

    杨深然眼观六路,看着发条是半血,刚想说瑞兹打的不错,却发现瑞兹已经是丝血了。

    中单说道:“他想塔下强杀我,差点!不过他被塔打了两下!”

    杨深然说道:“上单扯吧,打野你也撤回了吧,对面打野和中单过去了。”

    打野祖安玩家却说道:“铁男,你能不能给我牵制潘森一分钟的时间?”

    “一分钟?那还可以,你想做什么?”

    打野祖安玩家冷笑:“我要拿双杀!”

    说时迟那时快,盲僧直接从草里走过去,直接E技能拍地板加上平A,因为有红BUFF,再加上发条残血,所以直接就剩下差不多三分之一的血量了。但是发条也不傻,直接QWE连招,保住自己一命,而皇子也被打的半血。

    这时候皇子也反应过来,直接对着盲僧EQ二连,速度极快。

    盲僧直接插眼W躲开皇子的击飞,速度更快,简直就像是一个瞬发技能。然后走位扭掉发条的球,此时发条已经没有蓝了。

    就在所有人觉得盲僧必死的时候,盲僧却做出了极限操作。直接从上半区红BUFF的地方闪现过墙,到石头人那边。

    皇子刚刚打石头人,却没有打完。盲僧直接惩戒回血,同时调整位置一个预判盲Q,直接Q中了发条。

    两连Q过去WA加上红BUFF效果还有等级差,直接吃掉残血的发条。

    此时盲僧只有四分之一的血量了,而皇子差不多还是满血。

    “我还能秀!”养鸡场少主,麻辣臭锅自信满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