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称兄道弟是何妨 修道之路
    水风晨闻言愣了一下,他可没有想到这弟子竟然还想要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水风晨想了一番之后,他觉得这人只不过日后想要找到自己,然后在自己的身上得到好处。

    “我叫做白晨,师兄你叫我小白就是可以了!”水风晨笑了笑。

    “小白?这个名字还不错,我叫做赵白,你我的名字中都有一个白字,显然我们有缘分,以后你叫我大哥就好了!”这人也不客气,他现在自然是看出了这水风晨一定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弟子买进来的,所以他自然想要认识水风晨,然后在他的身上多得到一些好处。

    “好的,我知道了,那么我以后一定是跟着白哥你好好的混!”水风晨再次说道,他现在虽然有些不想要搭理这个死宗的弟子了,但还是耐着耐心说完了!

    “嗯。好,我现在要走了,你可要好好的干!”赵白说完了之后,只见他又大摇大摆的走了起来,看起来显然是非常的得意!

    “真的是一贪得无厌的家伙,这样的人想要在修道的路上走很远简直是一个笑话!”水风晨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显然他对于那找白没有一点的好感,但现在他既然已经伪装成了一个死宗的弟子,那么他自然也不会暴露自己!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水风晨就在这剥皮,只见一只只苍白鹿不断的被运了上来,水风晨在打探了一番之后,才是知道原来这苍白鹿是庆典那天用的,因为这苍白鹿的肉质本身就是非常的鲜美,所以庆典的当天会被做成一道道佳肴被拿出来给宗门那些实力强大的享用。

    “小兄弟,你叫做什么,我看你剥皮还真的是有些厉害!”此刻一大汉走到了水风晨的身边,显然是被水风晨那娴熟的手法吸引过来的!

    “我”水风晨这时候也是愣住了,他可没有想到自己的剥皮太好也会引来其它人的关注。

    “我这是因为我父母都是猎人,所以从小到大养成了这个本事!”因为水风晨也没有太好的理由,所以便想着随便搪塞过去就好了!

    那大汉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随后道:“小兄弟,你叫什么牙,我看我们也是挺有缘分的,不如认识一下,也算是交个朋友好了!”这大汉看上去可以说是非常的热情,看起来真的想要和这水风晨叫朋友!

    “我叫做白晨,你叫我小白就好了!”水风晨虽然有些不想要搭理这眼前的大汉,但他还是耐着性子说完了。

    在和这大汉之后的交谈中,水风晨大概知道了这大汉的情况了。

    原来这大汉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也算是个二代,但大汉小时候虽然不缺钱财,却在一天无意知道了这修道一说,所以便散尽家财来到了这死宗。

    虽然成为了死宗的弟子,但大汉的天赋显然是有些太普通了,虽然是修炼了差不多二十多年的时间,也不过是一个练气中期的弟子,这辈子注定是要在这死宗蹉跎一生了!

    水风晨想到了这里,他也轻叹了一声,想着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无情,虽然游戏人很努力也很蛢命,但什么事情都需要天赋!

    “大牛哥,我问你个事情,你能和我说说不!”水风晨已经知道了这大汉叫做大牛,所以也是攀谈了起来。

    大牛闻言之后,只见他点了点头,随后笑着道:“嗯,你有什么事情的话,尽管和我说就好了,只要我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我要是不知道的话,就算是你问我我也没有办法了。”

    “大牛哥,我在进入这死宗的时候就是知道了我们死宗的实力非常的强大,我还听说这里有元婴境界的神仙,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现在水风晨问出了他心中最关心的问题,那就是这死宗到底有没有元婴的修者,这一点对于水风晨显然是非常的重要的,因为他要将自己的风压倒最低的一个层度!

    大牛闻言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道:“没有想到你这个刚刚进入死宗的弟子竟然是知道我们死宗有个元婴的神仙,不错,正是和你想的一样,我们死宗确实有一个元婴的神仙,只是我也只是看过他一眼。”大牛刚刚开始说的时候本来是带着傲然的神色,但现在他看上去却有着一丝的无奈!

    水风晨闻言之后,只见他点了点头,随后又皱了皱眉头,想着果然是有一个元婴的修者。

    “大牛哥,我看你也不要这般的失落了,我看的出来你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人,要知道天道酬勤,你虽然现在没有太大的进展,说不定到有一天你突然厚积薄发,一下就是到了筑基境界也是说不定啊!”水风晨看出了大牛的失落之情,这时候便是安慰了起来!

    “好吧,现在虽然是这样,但是有兄弟你这样的一番话我也是好些了,毕竟这修道本来就是一件漫长的事情,我们谁都是说不定以后到底是会发生什么!”大牛笑了笑,只见他拍了拍水风晨的肩膀,然后又是开始剥皮了。

    水风晨点了点头,他刚刚虽然是那样安慰大牛,但他却是知道这大牛显然是这一生会在这练气中蹉跎一生,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般。

    “想不到这里真的是有元婴修为的修者,那么接下来可是有些难办了!”水风晨想到了这里不禁是皱了皱眉头,他之前虽然是有过这样的考虑,但现在知道了这个死宗有一个元婴的强者,还是有些意外的。

    在水风晨思考了一番之后,他还是觉得自己暂时不能够轻举妄动,若是这死宗的只要金丹修为的修者,他现在恐怕就是要动手了,只是突然知道了有元婴的修者,那么他现在自然是不能够那般的轻举妄动,若是一个搞不好的话,只怕最后吃亏的人还是自己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水风晨只能够选择隐忍下来,他虽然是报仇心切,但水风晨并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他依然是非常的清醒,只是他藏起了自己的獠牙和利爪,就像是黑暗的中潜行的猛兽一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