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79章 谁还能惯着你一辈子?【二更】
    “您好,我是第一附中高二三班的班主任,王琳。”电话里传来冷邦邦的声音,又生硬又冰冷,“请问是萧逆的家长吗?”

    按理说,这种语气不善、跟讨债似的的电话,会被司笙第一时间掐断。

    但——

    因“萧逆”这两个字,司笙硬生生耐着性子忍了。

    萧逆,易诗词改嫁后生的儿子。父亲在三年前去世,易诗词半年前没了,现在俨然是一无父无母的孤儿。

    他父亲那边没什么亲戚,易中正让司笙管一管,所以在萧逆成年之前,司笙就是萧逆的监护人。

    不过,她跟萧逆等同于陌生人,见面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想罢,她应声,“嗯。”

    王琳一得到回应,就直接切入主题,“萧逆在学校跟同学打架,把人给打到医务室去了,学校希望家长过来一趟。”

    打架闹事,请家长?

    果然有易家的基因,完全不知道‘省心’二字怎么写。

    “可以。”

    “麻烦六点前赶到。”

    王琳冷冰冰地扔下话,就挂断电话。

    非常之不友善。

    这老师……司笙扯了下嘴角,把手机收了。

    *

    司笙一推开病房的门,就见到坐在床上画图纸的易中正。

    让护工先出去,司笙不满地皱起眉头,凉声道:“不是让你休息吗?”

    看了她一眼,易中正推了推老花眼镜,没有回应她。

    碰上这么固执的老头,司笙难得拿出一点耐性,“你要设计什么,我可以过来帮你画。”

    “你画不来。”

    易中正没有抬头,因为手指微微颤抖,落笔时需要更加专注、谨慎。

    司笙道:“你不会教吗?”

    “能教的都教你了。”

    “……”

    司笙无话可说。

    转身去拿凳子,司笙视线无意在沙发上停留,注意到那堆水果,她问:“那小子来过了?”

    动作停顿,画笔随着手指在颤抖,易中正干脆放下笔,缓缓抬起头。

    “谁?”

    “萧逆。”

    ‘嗯’了一声,易中正又道:“昨天来过。”

    眉毛扬了扬,司笙轻笑一声,“次次送这几样水果,都不带换一下的,他是不是跟哪家水果店达成合作关系?”

    没理她乱撒气、矛头乱指,易中正问:“你最近有跟他联系吗?”

    司笙淡淡道:“没有。”

    凉凉地斜了她一眼,易中正有些惊奇,“你还挺理直气壮的。”

    “……”

    司笙低头一摸鼻尖,从那堆水果里挑了个橘子来。

    萧逆和沈江远送来的水果,一部分是被她给吃掉的,另一部分则是分发给周围的病房和医生护士。

    少顷,易中正问:“他现在高几?”

    “你真是他外公?”司笙刚吐槽完,声音就低了下来,闷闷地回答一句,“高二,跟我高中一个学校。”

    “也没当过他几天外公。”易中正嘟囔着,旋即交代道,“他无父无母的,就你这个姐姐了,你以后多关照他一下。”

    坐在凳子上,司笙低头剥着橘子,声音有些僵硬,“合着你还要跟他撇清关系了?我跟他不熟,要关照你自己关照。”

    易中正瞪了她一眼。

    司笙低着头,自顾自地剥橘子皮。

    “司笙!”

    良久,易中正加重语气喊她,声音里却是浓浓的无奈。

    整张橘子皮脱落,司笙看了手中橘子肉几秒,旋即微微抬起头,视线直直地打过来,平静问:“你要吃吗?”

    易中正别过头,轻轻吐出口气,保持着平稳的语调,“不吃。”

    “哦。”

    司笙掰开橘子肉,撕下一瓣来,放到自己嘴里。

    她一瓣一瓣地吃,一直没抬头。

    易中正静静地看着她,眉目间情绪有些沉重。

    吃完最后一瓣,司笙沉默良久,然后站起身,望向易中正,说:“我走了。”

    “等等。”

    易中正叫住她。

    司笙微顿,回身看他。

    深吸一口气,易中正缓了缓,声音低沉,听着苍老又无力,“你这脾气能不能好一点儿?”

    “不能。”声音又僵又冷,司笙抿了下唇,淡淡道,“一辈子都好不了。”

    易中正拧眉,神情有点凶,“谁还能惯着你一辈子啊?”

    “……”

    司笙垂下眼帘,没有说话,睫毛微微颤动着。

    病房寂静,落针可闻。

    良久,易中正压着情绪,不再继续先前的话题,只是淡淡嘱咐道:“把橘子带走。”

    司笙表情冷冷的,“不带。”

    紧盯着她,易中正重复道:“我让你带上!”

    停顿片刻,司笙拳头一紧一松,最终还是侧过身,弯腰把那袋橘子提起来。

    她面朝门的方向,却顿住了,低声说:“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

    易中正叮嘱,千篇一律。

    “知道。”

    话音落,司笙抬腿走向病房的门。

    门被轻轻带上的那刻,易中正终究是眼圈一红,沉沉地叹了口气。

    *

    第一附中。

    八年没来,学校建筑早就焕然一新,占地面积也扩增不少。

    司笙问了两次路,才顺利来到办公室门前。

    门开着,她曲着手指想敲门,就听到门内传来的声音——

    “王老师,你们班那个司风眠,不是成绩好、脾气好的优等生吗,怎么会跟人打起来?”

    “那就要问问他们班的萧逆了,打架闹事什么时候少得了他?上次还差点跟老师打起来呢。只要他想,神仙都能跟他打起来吧。”

    王琳依旧是那又冷又硬的声音,“听说是因为一个漫画家。微博转发抽奖,司风眠中了。萧逆碰掉他的签名,踩了一脚,不仅不肯认错,还把人给打了。听说还摔坏了一个什么盒子。”

    “哦,漫画家的事我也听说了,好像奖品还是校长亲自送的?一整天,全校都在传这事。”

    王琳嗤笑一声,“一个漫画家,尽整这些花哨的。搞得学校里乌烟瘴气的。”

    “王老师,这话就不对了。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学生生涯能有这么一次待遇,也是精彩的回忆啊。”有人抗议了,“而且这个漫画家,作品好,传奇事迹多,在网上特别火,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他的奖品呢。”

    “我看过他的漫画,在国内的漫画圈,无论是故事还是画功,实力都是数一数二的了。”

    “呵,”王琳冷笑,话语尽是轻蔑,“一个画漫画的而已,都是些没营养的东西。让学生沉迷这些,不是误人子弟吗?”

    听到这儿,司笙眼眸眯了眯。

    叩。叩。叩。

    手指一动,敲了三声响。

    办公室里的注意顿时被拉到门口。

    几道视线打过来,本是打量和好奇,可最终都化作惊艳。

    素颜美女,气质出尘,令人眼前一亮。

    司笙将手放下来,视线扫视一圈,不疾不徐地出声,“我找王琳老师。”

    ------题外话------

    明天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