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9章 杀是肯定要杀的!
    “本次拍卖会的第三件拍品,乃是一株地阶中级药材:烈火香芝!”

    媚芊并没有太过多泥带水,见得其一边说话,一边已是揭开了那托盘之上的红布,露出一株磨盘大小的火红色灵芝来。

    “好香!”

    红布一揭开,众人除了感觉到一抹火属性炽热扑脸而来,鼻中更是闻到一股中人欲醉的香气,让得他们都是对那所谓的烈火香芝产生了一种极大的兴趣。

    此刻的众人倒是没有想过那香气有毒,毕竟这里大庭广众之下,斗灵商会总不能将他们全都给毒死吧?

    “果然是它,烈火香芝!”

    当云笑看到那火红色灵芝的第一眼,就知道那正是自己想要找的一种主药材,能在这拍卖会的第三件拍品就遇上,不得不说他的运气还是极好的。

    当然,想要将这烈火香芝收入囊中,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现在的云笑财大气粗,比财力的话,恐怕厅中没有几个能比得上他,因此他倒是没有过多的担心。

    “地阶中级烈火香芝,起拍价六十万金币,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万,现在开始竞拍!”

    地阶中级的药材虽然也算是难见,可是比起先前的鉴雷引和噬灵兽来,却是有些不够看了,哪怕八阶低级的噬灵兽,单比品阶的话,还要比这地阶中级的烈火香芝低了一筹,但有些东西并不是这样比的。

    噬灵兽因为它那特殊的吞噬之力,更能反哺主人的能力,让得不少人对其趋之若鹜,而且其受众面积也是大得多,几乎可以覆盖所有达到灵脉境以上的修者。

    但这烈火香芝呢,虽然品阶达到了地阶中级,可除了一些修炼火属性功法的修者需要之外,其他人可就不是那么感兴趣了。

    “一百万!”

    然而就在众人心中念头转动的时候,一道霸气的声音已是从某处传来,正是那天雷谷的孔四海,直接加价四十万金币的竞价声,也昭示着他对这烈火香芝的志在必得。

    孔千山倒是知道自己这个双生弟弟,和自己的属性有些不同,那是属于变异的火雷属性,所以也知道其对烈火香芝,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觊觎了。

    “一百零五万!”

    只不过场中修炼火属性功法的,也并不在少数,在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时,他们也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区区一百万金币,根本不会让他们打退堂鼓。

    事实上刚才孔氏兄弟对云笑恨之入骨,最大的原因还是这个少年那云淡风轻的态度,这种软刀子割肉,才是最痛的。

    “一百一十万!”

    “一百二十万!”

    “一百三十万!”

    “……”

    进入正常的竞价之后,烈火香芝的价格也是一路攀升,其实刚才六十万的起拍价,远远不是地阶中级药材的真正价值,那终究只是一个参考而已。

    “两百万!”

    突然之间再次大幅度提价的,依旧是孔氏兄弟之中的老二孔四海,而其口中叫价声落下后,场中骤然一静,很多人或是被他气势怕慑,又或是被那两百万的竞价声所吓到,一时之间并没有人加价。

    至于萧家的萧启鸣和楚家的楚年,他们并不是火属性的修者,因此也没有在这个时候费力不讨好地去竞价,看起来那烈火香芝就要落入孔四海的手中了。

    不知为何,见得场中骤然安静了下来,孔四海志得意满的目光陡然投射向了某处,在那里,一个粗衣少年安静地坐着,眼观鼻鼻观心。

    “可恶的小子,有种你再加价啊!”

    盯着云笑的孔四海,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挑衅,低低的喃喃声,或许只有在其身旁的孔千山才听到了,不过这个时候的他们,尽都清楚那家伙应该是不会加价的。

    虽然云笑本身修为隐藏得极好,可看起来并不是火属性的修者,要不是火属性修者的话,就算是拿到这烈火香芝用处也不大,犯不着因为一件没用的东西,再去触天雷谷的霉头。

    “两百零五万!”

    然而就在孔四海刚刚想要将挑衅的目光收回来,口中喃喃声落下之时,从那个粗衣少年的口中,赫然是传出一道听起来甚轻,却是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楚的声音。

    “这……”

    云笑此言一出,不仅是厅中众人目瞪口呆,就连孔四海也恨不得狠狠甩自己两个大嘴巴,一旁的孔千山更是无奈地撇了自己的兄弟一眼,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或许云笑原本就要竞价,但是刚好凑在孔四海那句话之后,却仿佛是受到了对方所激一般,这中间的因果关系,恐怕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说实话云笑真的不是有意要和孔氏兄弟打擂台,那烈火香芝是他炼制一枚地阶中级丹药的主药材,这关系到赤炎能不能突破到八阶低级层次的关键,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呢?

    一切的一切,只是碰巧罢了,但是看在众人和孔氏兄弟的眼中,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少年,就好像是故意来拆天雷谷的台一般,总是和孔氏兄弟对着干。

    “大哥,我一定要杀了那小子,你千万别拦着我!”

    经过短暂的愣神之后,孔四海这一句话仿佛是从喉间挤出来的一般,看来他是真的被那个粗衣小子给彻底激怒了。

    “杀是肯定是要杀的,不过并不是现在!”

    孔千山眼眸之中也不由掠过一抹阴沉,但诚如他所说,就算是要动手,肯定也不能在这个地方动手,得罪斗灵商会的事,就算是天雷谷的那些实权长老们,恐怕也是承受不起的。

    “二弟,先停止竞价吧,那小子吃进去的东西,咱们一定会让他吐出来的!”

    既然主中打定了主意,那孔千山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了,就算孔四海心中再不甘,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再竞价,只是徒然作意气之争罢了。

    没有了孔氏兄弟的竞价,那烈火香芝终究还是落入了云笑的手中,不过某些人在看向这个粗衣少年的目光之中,都充斥着一抹讥嘲的意味。

    毕竟以孔四兄弟的性子,可不是这么容易就会放弃的,若是竞争对手是萧启鸣或者楚年,恐怕双方会在这竞价上争个你死我活。

    公平公正,一般来说只会在同等级层次的修者身上才会发生,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之下,一旦道理讲不通,最终决定结果的,只可能是拳头的大小。

    对上萧启鸣和楚年,孔四兄弟只能以正常的竞价来一争高下,但是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粗衣小子,竟敢往死里得罪孔氏兄弟,不少人都是猜到这二位的打算了。

    对于这些,云笑自然是不会去多管,此刻他心情不错,原本以为要和那孔氏兄弟竞争到天荒地老的烈火香芝,就这么容易就收入了手中,还真是意外之喜啊。

    其实要不是某些人猜到了孔氏兄弟的想法,这烈火香芝最终的成交价,未必就只有这两百零五万。

    只是现在看来,烈火香芝已经不是单纯的地阶中级药材了,更像是一只烫手的山芋,被谁握在手中就会招来杀身之祸,在这天雷谷的地头之上,还没有多少人敢明目张胆地去招惹孔氏兄弟。

    “再次恭喜这位小兄弟,拍得了烈火香芝!”

    媚芊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异样,却并没有多说什么,作为边雷城斗灵商会的长老,她并不会过多在意一个无名小子,最重要的是这场拍卖会能完美谢幕。

    媚芊的声音传进每一个厅中修者的耳中,不过听起来又有着另外一种意义了,“恭喜”二字用在这里,恐怕为时尚早,拍得了两样宝物的那个粗衣少年,能不能活过今晚都还是两说之事呢。

    “下面是第四件拍品!”

    在众人各异的心思之下,斗灵分会的侍女已是再次托着一个托盘走了上去,待得媚芊一把拉开其上红布之时,某道目光瞬间就大亮了起来。

    “第四件拍品,地阶中级的‘熔岩心石’!”

    媚芊并没有卖关子,其口中介绍一出,不少人都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其中那道明亮目光的主人,乃是楚家的天才楚年。

    楚家最擅长的就是肉身修炼,其家族之内每一个族人长老都颇为壮硕,尤其是这楚家有数的天才,更是修炼的土属性功法,对肉身力量的加持,恐怕年轻一辈少人能及。

    所谓的熔岩心石,那是在万年火山喷发的岩浆之中,偶尔会出现的一种特殊之物,虽说是从熔岩之中孕育而出,事实上这熔岩心石已经没有了火属性气息,反而是多了一种极为浓郁的特殊土属性。

    而且这和普通的土属性天材地宝不同,由于曾经山火山岩浆的液体形态,所以它吸收起来更加事半功倍,能让一名人类修者的肉身,在短时间内得到一个极大的提升。

    当然,熔岩心石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用之来淬炼肉身的,如果你的肉身强度没有达到可以承受的程度,最终的结果恐怕是筋骨撕裂,弄不好这条小命都会在那极度霸道的淬炼之中一命呜呼。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