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2章 麻烦
    因为李慕斯的话,白求安特意留意了一下新郎官还有周围的安保。龚务亭的儿子倒是看不出异常,整场都是脸上笑容不减的牵着新娘子满场敬酒。

    龚务亭时常穿梭在自己的圈子里说笑,但总是会时不时的留意会场四处。

    至于安保人员,四散着约摸二十多人。都是带着特有的肩章,和其他老板的保镖很好区分。这些人的身材要比普通的保安整体都壮实一些。

    这些要么是龚务亭花了大价钱请的专业安保,要么就是一些花架子。

    看是看不出来什么特殊,但万一是前者……

    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老板有那么厉害的仇家需要雇佣这么多的安保人员来确保自己儿子婚礼的进行吗?

    还是说在场商圈大佬太多,给自己撑场面……这说法似乎也说的过去。

    晚上白求安没和白妈他们一块儿回去,用的说辞只是要从这里走。而“心知肚明”的白妈自然不会多说什么,皱着眉拉扯着不明所以的李叔叔快步离开。

    “你可小心点啊。”李叔叔被白妈拖拽着,还不忘回头喊一句。

    “都十八九了,用不着操心。”兴许是想起了什么,白妈脸上又抑制不住的露出喜色。

    白求安目送着白妈他们开车离去,自己就蹲在酒店门口。看着龚家父子来来回回的送人离开,身后的安保团几乎寸步不离。

    过了好一会儿,白求安才看见仍旧被众星拱月般的李慕斯站在大门口与人寒暄。等人群有些依依不舍的散了,就往地下停车场走。

    白求安换了个方向,在另一条路边等着。

    一辆红色法拉利拉法轰鸣着从极远处驶来,一路上甚至连急躁的喇叭声都消停了许多,随即在万众瞩目之下停在了白求安的身边。

    “上车。”

    白求安看着眼前这辆只在小说里看过,然后偷摸在网上查过图片的豪车……

    心里却没有想象中的,那种真的亲眼见到并且坐上去的冲动。

    可能……

    是因为这不是自己的吧。

    “咱们接下来去哪?”白求安倚在靠背上,看着周围隐约投过来的视线。

    “中午吃饱没?”

    “还成吧。”

    白求安前半场吃的还行,后半场只顾留意周围了,就没怎么吃饭。而当下他们这些人的饭量和实力其实是有一定联系的。

    “再吃点?”

    “不跟龚务亭了?”白求安疑惑。

    “哪能二十四小时跟着啊,再说我开这个车,太张扬了。”

    “原来你也知道啊。”白求安白了眼李慕斯。

    “到底吃不吃!”

    “不让我掏钱就行。”白求安偷偷看过刚刚那家酒店的菜单,当真是怎么看都是吃不起的样子。

    “这是自然,队长大人愿意给我帮忙,我这请客吃饭肯定理所应当啊。”

    拉法再度轰鸣一声……缓缓行进。

    两个人也没吃什么山珍海味,找了家京城的生煎店。生煎包子锅贴,一手一兜拎上了车。

    “有点多了。”

    白求安看着两个人手都满着。

    “带着晚上饭。”

    李慕斯也没解释,一边吃一边开车。

    车子停在了一个偏僻的路口,看周围房子样式。不难猜测未来的某一天这里会有一群人一夜暴富。

    这儿人不多,两个人就安心吃东西。

    “战斗力”极强的两个人没一会儿就消灭了两大兜,因为是敞篷,所以路过的人看的很清楚车上的两个人究竟要何等大的胃口。

    “估计是吃播吧……”

    “吃播吃这些可是头一次见……还开着豪车。”

    “场面人吧……”

    “也许是另类。”

    ……

    白求安与人说话时脸皮薄些,但要不说话,脸皮这东西还是有几斤重的。你说你的我吃我的,咱们两不耽搁。

    “咱们在这儿等有什么说法?”

    “之前上面给了我龚务亭的信息,这家伙在江北战役开始的时候就频繁的从这里开车经过。但之后会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停车不行,就没办法再追查到下落了。”

    李慕斯一手四个生煎,祖玛吞龙珠似得咣咣咣进肚子。

    “晚上?”白求安问道。

    “自然是晚上。”

    “到时候咱们还开这辆车?”白求安看着李慕斯。

    “当然要开着这辆了,越张扬他才越不会怀疑我们。我今天开着这车来的时候就跟龚务亭透露过,这两天会在这边儿玩玩转转。”

    李慕斯悠哉道。

    “被发现怎么说?”

    “看他神色、套他话,又或者他自己就会因为过激而采取一些举动。可以操作的空间太多了。”

    白求安撇撇嘴,嘚,这会儿先用脑子记下回头再想吧。

    下午风平浪静,这条街上多步行的人。但主要还是冷清。

    到了晚上就愈发不符合京城的气派。

    这附近似乎也没人住,估计就是把金山放这儿,都等着拆迁那一天。白求安看附近也没什么学校和大超市,估摸跟这里的冷清也有些关系。

    夕阳彻底落下,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渐渐有车辆从另一条道上驶了过来,然后在两人身边擦肩而过。

    两个人都已经开始吃晚饭了。

    “是中午安保队的人,我记得。”白求安看着那辆驶过的轿车声音极低。

    “前面那辆呢?”

    “身形挺拔,多半练过。但我想巧合不会那么多,不出意外应该也是安保队的人。”

    白求安这些天刻意练习记细节记人脸的本事在这会儿终于派上了用场。

    “这个龚务亭平时也是这么谨慎吗?”白求安以为,这个龚务亭平日里也应该是先让手下过路试探,然后自己再走。

    “不是,这种事大多会把知情人控制到最少。”

    李慕斯的脸色并不太好看。

    另一条路口,再度有两辆轿车朝着白求安他们驶过来。

    “我想我们可能遇到麻烦了。”李慕斯深吐了一口气。

    “在哪里暴露了?”白求安眉头紧锁。

    两个人仍未有动作,现在双方似乎都处在一个彼此试探的阶段。

    大概吧……

    白求安看着街道口再度出现了新的轿车,这次他们谁都没有再去等着确认那轿车上的人。

    漆黑的夜里,无人的街道,十数辆汽车的油门一踩到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