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庄冥!反了!
    尘埃落定。

    酒楼内外,狼藉一片。

    桌椅尽成碎片,支柱塌了半数。

    遍地砖石,宛如砂砾。

    乾阳被一支神机弩箭,穿透了腹部,钉在墙上。

    吕姓宗师,喘息不定,血汗不断滴落,能够开碑裂石的双手,禁不住颤抖。

    而在他身边,士兵倒地二三十人,有人哀嚎惨叫,有人全无声息。

    而在酒楼之外,殷明也被一支神机弩箭斜钉在地上。

    而在他与酒楼大门之间,亦是躺倒了数十人。

    “报!”

    “凶徒三人,一人逃窜,二人伏诛。”

    “我方阵亡八十二人,重伤三十七人,轻伤九十六人。”

    “我知道了。”

    镇南军统领眸光冰冷。

    这就是武道宗师!

    千余兵将围杀,动用了天机神弩,仍然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而且,自己这一方,还有一位宗师,牵制了那名为乾阳的凶徒。

    如若不然,两名凶徒联手,镇南军的伤亡,或许要多出一倍有余。

    ——

    陈王双手握拳,眼神中的寒意,似是要结成冰霜。

    他脸上戾气闪过,目光扫过淮安十六府的诸多商贾。

    这些商人,见到如此惨状,如此激烈的血战,纵然见多识广,也见过血腥,此刻也不由得心神震动,甚至有些商人,早已颤抖不堪。

    陈王深吸口气,蓦然一拳,砸在面前的栏杆上。

    他从未想到,庄冥如此胆大包天,胆敢毁去献于皇帝的宝物,胆敢公然抗法,命他麾下宗师大开杀戒。

    而他也未有想到,两大宗师,竟然会为庄冥自寻死路的举动,而拼死一战!

    在他眼中,庄冥本是冷静至极的人。

    为何今次,竟然疯了一样?

    他为何要毁掉一颗神石?

    这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难道他不知道,此举形同造反,罪当抄家灭族,使他庄氏商行覆灭么?

    难道他自知得罪本王,已必死无疑,便要临死之际,让本王不得好过么?

    但这对本王而言,失去至宝,固然痛惜,却也谈不上什么伤害。

    至少还没有之前劫杀他的人,焚烧他的军器坊伤得更痛。

    但庄冥确实为此,而自寻死路!

    “传本王令,调动镇南军,以及淮安十六府内所有公人,查封庄氏商行名下所有产业,擒拿所有管事护卫及随从,如有反抗,就地格杀!”

    “命镇南军大统领,集合淮安丰城周边精锐,合围中望山。”

    “生擒庄冥者,赏白银万两,军阶擢升二级。”

    “诛杀庄冥者,赏白银五千两,军阶擢升一级。”

    陈王背负双手,脸上铁青,不断下发命令。

    李老迟疑了下,似要上前,说些什么。

    陈王倏忽挥袖。

    李老跌了回去。

    只见这位王爷,背负双手,居高临下,再不掩饰高傲姿态,仿佛看着蝼蚁一样。

    他以俯视凡尘的目光,缓缓扫过这些淮安十六府的商人,一字一顿道:“庄氏商行……反了!”

    众皆沉寂。

    庄冥反了!

    庄氏商行,反了!

    今日之后,庄氏商行的十三先生,淮安十六府的首富,便是反贼!

    而庄氏商行的人,亦是反贼!

    陈王理所应当地,给庄氏商行,安上了这个罪名!

    没有人胆敢反驳!

    毁了献与皇帝的神物,行刺王爷未果,公然对抗镇南军!

    这是无可反驳的事实!

    陈王负手而立,看向耀城南门的方向。

    “虽不知今日,你为何疯癫,但是……”

    陈王喃喃道:“庄冥,而今是你自寻死路!”

    ——

    耀城之内。

    “账册、清单、以及精品库的那些东西,尽数封藏了么?”

    “均已封存,您之前交代的货物,还在转移当中。”

    “快!传讯各处,加盖公子印章,照我中定府行事,并且暂时断去来往运输,自行封闭!”

    “已照您吩咐,发出了消息。”

    “还有……”

    薛庆话音未落,外边便已传来了许多动静。

    他心中倏地沉了下去。

    来不及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事发得如此之快?

    他正这般想着,便听得外边传来声音。

    “奉王爷命,查封庄氏商行,捉拿各级管事及护卫,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伴随着话语,便也有纷杂的脚步声传来。

    数十名公差,手执刀兵,闯了进来。

    薛庆脸色变幻,倏地拉过旁边一个少妇,低声道:“护送霜灵姑娘,从密道离开,去那座废弃仓库。记住,霜灵姑娘是公子的身边人,她不能有事。”

    那少妇顿时点头,应道:“知道了,夫君。”

    薛庆沉声道:“霜灵姑娘若是有事,后果不堪设想。”

    妇人咬牙道:“霜灵姑娘若真有事,定是有人踩过我的尸首。”

    薛庆吐出口气,霜灵作为公子的贴身侍女,且不说身份如何,想必也对公子很多事情,都知悉甚深,她不容有失。

    “快去,我来拖住这些公差。”

    薛庆这般说着,往前而去。

    他绕过照壁,看向领头的那个差人,笑着说道:“冯大人,今日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您这是什么阵仗,看着倒怪吓人的……”

    那冯大人神色冰冷,说道:“奉命查封,你没听见?”

    薛庆袖中的手,握紧了一瞬,却依然笑道:“冯大人这话从何说起?前次也查封了我们,后来不是说误会,解封了么?”

    冯大人往前一步,凑近他的耳边,低声道:“你家主人,犯了大事,形同造反,被王爷定为反贼,连带整个庄氏商行,都是叛军……”

    薛庆心神一震,他张了张口,竟是无言。

    尽管早知公子那边,必然会出变故。

    但也不曾想到,竟然形同造反?

    “冯某吃了你不少银两,也不想动强。”

    冯大人缓缓说道:“官府真要镇压,区区庄氏商行,怎么抵挡得住?今日不想血流成河,就照我说的,束手就擒……”

    薛庆看着这些已然抽刀出鞘的公差,心中一凛,但却又勉强笑道:“我们都是正经生意人,哪敢违逆官府?”

    冯大人顿了下,终究是叹道:“打了这么些年交道,冯某对你也不算陌生,是生意人还是反贼,也看得出来,可惜……”

    说到这里,才听他低声道:“此事牵涉太大,罪名太重,祸及性命,但往年以来,咱们府台大人也吃了你们不少银两,你只能盼着,府尊是否会念在过往情分,对你从轻处罚,饶得一命了。”

    ——

    耀城之外。

    庄冥伏在马上。

    他按着袖中的幼龙,脸色惨白,神色复杂。

    就在他出城之际,神机劲弩迸发,便已无法操纵殷明。

    但下一刻,他也无法操纵乾阳。

    而今乾阳,也步了殷明的后尘。

    乾阳殷明,为真人遗蜕,体魄犹胜宗师。

    可惜,两具古尸,神力虽强,终究不是全盛之时,不能凌驾世间之上,而为世间武力所灭。

    若是他全神操纵,或许还能继续拖延一二。

    但此时此刻,幼龙吞食神石,造成剧烈变化。

    而他本身,却也悸动不已,为之影响。

    在操纵乾阳殷明之时,不免力有未逮,不如全力运使之时。

    “六年以来,两大宗师级战力,为我安身立命之本。”

    “而今二尊皆毁。”

    “接下来,庄氏商行,必受灭顶之灾。”

    “付出如此代价……”

    庄冥微微闭目,轻声道:“我必能成!”

    他行事谨慎,从来不行无把握之事,但今日仍禁不住孤注一掷,因为他无法抗拒从这神石上面,所感应到的气息!

    那是属于……真龙的气息!

    今日之事,如不能成,必死无疑。

    如若能成,一切劫数,都可迎刃而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