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智力、权力、财力、法力
    淮安十六府。

    中定府。

    耀城。

    这一座城,论起繁华之处,仅次于丰城。

    但耀城所在,比之于丰城,要更具有地利优势。

    这里的地方,堪称居于淮安十六府中央,四通八达。

    淮安来往贸易,均要经过此处。

    而淮安十六府的商行盟会,历年也都定于此处。

    时至如今,又是一年。

    ——

    庄冥在今日晨时,便乘坐马车,来到了这里。

    随行的有霜灵,以及乾阳和殷明。

    他看着外边的景象,伸手入袖中,轻抚着已经化作尺许长的幼龙。

    世人均以为,乾阳和殷明,作为武道宗师,是他最大的保障,让他安全无忧。

    但在幼龙达到此境上层之后,便已成了他最为强大的战力,犹在乾阳与殷明之上。

    以前倒也有人尝试,调虎离山,将乾阳和殷明引走,伏杀于他。

    若今后再有人想着调虎离山之举,他便可以给人家一个惊喜。

    可惜到了如今,乾阳和殷明,名声鼎盛,加上他庄冥势力庞大,已经稳住了根基,以往想要动念伏杀于他的人,而今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倒是那位陈王,或许会来杀他。

    但那也不在近日,而是在陈王将尾巴收拾干净之后的事情了。

    “不知白老、陆合、岳阳他们,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庄冥徐徐吐出口气,他心中清楚,自己这边的动作,定要比陈王快。

    他不止一次向陆合等人强调,务必要在陈王对自己动手之前,便先发制人,使之自顾不暇,而若是陈王先一步完成了收尾,后果不堪设想。

    庄冥这般想着,神色凝重。

    而就在这时,外边却又来了一人。

    赫然是个中年人。

    庄氏商行在中定府的管事,名为薛庆。

    当初宣城宋家的老太爷,来到中定府游说各家,试图孤立庄氏商行,而庄冥早有对策,派遣柳河到此。

    考虑到柳河作为武者,论言辞锋芒,未必斗得过这经验老道的老狐狸,便又派遣薛庆协助,直面宋家老太爷。

    那宋老太爷,亦是白手起家,手腕狠辣,思虑周全,言辞锋锐,虽然如今年迈,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直面锋芒的……而这薛庆,便在宋老太爷面前,高谈阔论,势压众人,生生将中定府那些摇摆不定的各家掌权人的心思,都尽数压下了。

    论起资历,薛庆稍次于白老。

    但论起能力,薛庆不亚于白老。

    “公子,接到消息,为北域灾民筹备的二十万两,已经备了一半。”

    薛庆施了一礼,迟疑道:“官府那边,已经开始向各家讨要募捐的银两,包括咱们庄氏商行……是否先将这十万两奉上?”

    庄冥平淡道:“告诉官府来人,待筹齐银两,必将奉上,不会太久了。”

    他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这一笔钱,数额巨大,筹备了数日,尤其是庄氏商行如今在外扩展生意,正是花钱的时候,要凑出这一笔钱,也颇是不易。

    但陈王脸面也不要,便是为了坑他一回。

    这二十万两,庄冥还忍得住,便也认败了一回。

    虽说,尽管认了这一回,但这钱也未必给得出去。

    可终究让他心中,也颇不畅快。

    “是,公子。”

    薛庆神色亦是复杂,他对于此事,有所耳闻。

    向来谋划无误的公子,却被厚颜无耻的陈王,在大庭广众之下,明摆着坑去了二十万两。

    ——

    “商盟之会,也快开始了罢?”

    庄冥淡然问道:“往年在正午时分,今年可有改变?”

    薛庆应道:“未有改变,仍在正午。”

    庄冥点了点头,说道:“你收拾一下,随我过去。”

    薛庆施礼道:“是。”

    庄冥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又偏头看向霜灵,道:“商盟之会,不宜人多,你就留在店里。”

    霜灵乖巧地点点头,嗯了一声。

    庄冥看着桌案上的纸张,微微沉吟。

    这上面是他关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而薛管事,对中定府十分熟悉,也需要他一并过去。

    “淮安十六府中,乱象至今未平。”

    “宣城宋家搅弄的风雨,尚未安定下来,便多了一位陈王。”

    “而今各大商贾,均已知晓我庄氏商行与执掌淮安十六府的陈王交恶,前次虽然解封,实则恩怨尚未消解。”

    “庄氏商行目前已被解封,却也受到了孤立。”

    “之前宋天元绞尽脑汁,费尽心血的精密谋算,便也只是先要孤立庄氏商行而已,而他的算计,都被我挡下了,可我却敌不过陈王在高月楼的寥寥几句话。”

    “陈王不如宋天元聪慧,却能仗着权势,凭几句话,轻而易举达到了宋天元费尽心机都未能达成的目标,让我庄氏商行陷入这般境地。”

    “智力、权力、财力……以及,法力!”

    庄冥笑着摇头,取过了桌上的纸。

    各大商家生恐得罪陈王,而孤立庄氏商行。

    此举对庄氏商行而言,损害不小。

    但同样的,与庄氏商行合作,能得到更大利益的各家,如今中止了与庄氏商行的来往交易,也少了许多利润……甚至某些生意,只有庄氏商行才有门路,他们便也是咬牙忍住亏损,去另寻其他门路的。

    可前一次,陈王继丰城高月楼之后,仍然借赈灾之名,向淮安十六府所有商贾世族、地方豪绅等,募集救灾银两。

    新官上任三把火,陈王当面,让各家出手都颇为阔绰,但也隐约有些伤筋动骨。

    有些商行以及商家世族,隐约有些底蕴不足的痕迹。

    有许多生意,若闲余银两不够,甚至会致使生意来往中断,甚至崩溃。

    这就是庄冥的机会。

    若以此事,加以威逼利诱,言明利害,或许可以说服各家,再行合作之事,互惠互利。

    对庄冥而言,这不是易事,但也不算难事。

    ——

    午初。

    庄冥已来到了商盟所在。

    依然是乾阳在前开道,殷明在后推动轮椅,而管事薛庆,则在身侧,恭敬随行。

    而庄冥的到来,却也引来了许多人的目光。

    刹那之间,气氛似乎都凝滞了一瞬。

    近来一段时日,淮安十六府内,动荡不休。

    先是宣城宋家,搅弄风云,游说十六府各家各族。

    后是陈王查封淮安十六府内的庄氏商行。

    近来的许多风声动静,都源于庄氏商行而起。

    ——

    “李老。”

    “怎么?”

    “庄氏商行的十三先生,来了。”

    “庄冥……”

    老者神色复杂,徐徐吐出口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