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道印三层,武道三重,世所无敌!
    清晨。

    旭日初升。

    和熙的光芒,照遍院中各处。

    池水中窜出一条淡白色的蟒蛇,长约八尺,粗如人臂。

    旭日的光辉,照耀下来,落在蟒蛇身上。

    蛇鳞淡白如云,反衬旭日光芒,似是绽放出了火焰一般。

    而在院中,白衣年轻人坐于轮椅之上,看着眼前的蟒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在他身后,乾阳和殷明,如同两尊神将,护卫在侧。

    “汲取日月精华,炼化天材地宝,总算到了这一步。”

    庄冥深吸口气,缓缓闭目。

    所有心神,尽数沉入了幼龙体内。

    适才再度吞食了一株千年灵芝,药力已然炼化六成。

    但他感受到了一股桎梏。

    若不能突破桎梏,那么余下四成药力,便只能流逝。

    就好比一个水桶,已装满了水,却还有多余的水,仍倾倒下来。

    若不能扩展这个水桶,余下的水便只能满溢出去。

    而此刻庄冥需要做的,便是以幼龙之躯,炼化药力,用多余的药力,撑开这一层桎梏,晋入更上一层境界。

    便如同以多余的水,来撑大这个水桶。

    “根据推算,余下四成药力,已足够将幼龙,推高到当前境界的巅峰。”

    幼龙如同淡白色的蟒蛇,盘于地上,仰头望天,其眸光闪烁,对着朝阳,吞吐气息。

    实际上,往前迈出当前境界的最后一步,对幼龙而言,也谈不上太过艰难。

    毕竟有药力推动,本身亦能汲取日月精华,自然而然便能扩展体型,晋入此境上层,推高到当前境界的顶峰。

    随着庄冥全神贯注,以幼龙之身,炼化一切灵气,便见院中这条蟒蛇,体型渐长。

    逐渐变长。

    逐渐变粗。

    鳞甲越发晶莹,宛如玉质。

    双眸愈发深邃,暗藏幽光。

    ——

    东胜王朝所在之地,属聚圣山管辖,世称聚圣山福地。

    论修行仙宗,此福地之中,唯有聚圣山一脉。

    并且,此福地境内,禁止外来修行之士踏足。

    而聚圣山隐于世外,不涉凡尘,不显法于人前。

    故而在东胜王朝境内,仙神传说虽有,却没有真正具有道行的人物。

    甚至朝堂之上,许多文官便将仙神鬼怪之事,列为虚无缥缈之传说。

    只是,凡尘俗世之内,也并非全然断绝了一切传承。

    庄冥在东胜王朝境内,便收集了许多道书,或是浅薄的基础功法、或是残缺不全的修行法门、或是只言片语的道术残篇。

    还有先前从那书生方益手中得来的古籍游记,便有一门完整的道术,混元一气剑。

    “世间仍有浅薄或者残缺的修行法,但却没有多少完整的宗门传承了。”

    “大约是因为修行法门,残缺不全,浅薄低劣,修行难成,逐渐断了传承。”

    “只是,天下之大,也并非没有例外。”

    “如高月楼的那个书生,大约便是得了养气的法门,只要他持之以恒,未必不能修炼出一缕真气。”

    “但是他想突破道印层次,便是难说了。”

    庄冥缓缓睁眼,徐徐吐出口气。

    东胜王朝,修行之辈,神仙之说,虚无缥缈,自东胜王朝统合这广袤地域以来,只有寥寥几次,才有与聚圣山相关的金丹真人展露过法门,均被列为神仙传说,流传至今。

    对世人而言,这些故事,也过于久远,难辨虚实,只当故事来听罢了。

    但实际上,金丹之下,除聚圣山弟子外,也并非全然没有。

    在凡尘间,曾出现过几次惊才绝艳的人物,从基础功法中,悟得道印层次。

    例如三十年前,先帝尚在之时,当年的国师,便是从一座小道观内走出,具有道印中层的修为,被尊为半仙般的人物。

    到了道印的层次,丹田已凝聚根本,手持法印,口诵法诀,脚踏星斗,便可施展道术。

    根据本身所学不同,或是引动一片风云,或是发出一片火焰,或是发出一片水流,又或催长一株草木。

    真要论来,如此道术,也算玄奇,放在凡尘俗世之间,难免显得神秘莫测,便也被视为神仙之术。

    而修成道印,能够运使道术的这位国师,便也被敬为半仙,地位极尊,便是武道宗师见得,也须礼敬。

    但实际上,道印层次,只是施展出道术来,显得手段玄奇而已,在庄冥眼中,其威力也仍有限,未必就一定胜过习武之辈。

    武者气血强悍,尤其是身经百战之人,杀性极重,善于杀招。

    庄冥推测,当年那位被尊为半仙的国师,真要在生死搏杀之间,未必就比陆合更厉害。

    而当年那位修成道印的人物,能够拥有如此地位,只因为,世间修道有成者,着实稀少。

    越是玄奇而神秘的力量,越是令人敬畏。

    当然,这并不是说,修道之士,逊色于习武之辈。

    只是相对而言,力量各有侧重。

    道印修行者重法,武道修行者重力。

    但真要换算,其实也算境界相当,实力大致相同,寻常道印中层的道术,可以打碎一座石碑,而武道二重的强者,也能劈开一座假山。

    如此情况之下,所谓胜负之分,只见谁能将自身本领发挥到得更高,更加灵活,如此罢了。

    大约二十年前,聚圣山内,七师兄尚是道印上层,但对于道印层次,已是彻底钻研透彻,各种道术,随手而来,且威力极强,尤胜于寻常道印上层之辈。

    大师兄曾有赞赏,老七善于用法,哪怕有三位寻常道印上层的修行者,或者三位武道宗师联手,也无法与之匹敌。

    “无论是武道三重,还是道印上层,终究还只在人间界限之内,固然强于常人,但仍是肉体凡胎,力不能盖世。”

    随着庄冥这般叹息。

    幼龙的蜕变,却也已然完成。

    一声长吟,令人精神振奋。

    庄冥心神驾驭幼龙而来,本身目光亦是看去。

    幼龙经过蜕变,今长约丈许,粗如人腿,鳞甲晶莹如玉,气势愈发强盛。

    “今日之后,我这幼龙之躯,堪比道印上层,堪比武道宗师。”

    “而论起战力,经我操纵,不敢说无敌于世间道印境界之内,但东胜王朝之内,纵是武道三重的宗师级强者,也非幼龙敌手。”

    “大约需要乾阳和殷明这等强者联手,才能勉强敌得住这条幼龙。”

    “同为道印上层,不知这条幼龙的本领,比之于二十年前的七师兄,又是如何?”

    “未曾较量,难辨高低,只不过,至少如今这幼龙已是我手中最强的力量,实力之强,犹在乾阳与殷明之上。”

    庄冥伸手一招,他意念一动,如臂使指。

    幼龙朝他本身而来。

    随着临近,幼龙竟是越来越小。

    到了他面前,复又化作一条小蛇,长不过一尺,粗不过手指。

    古籍记载,太古真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这条幼龙,虽未成就真龙,但在庄冥以太清之气炼就之时,便具有“大小如意”的神通。

    只是以往,本体也过于幼小,便只是小,而不能大。

    如今得以成长,体型增长,大了许多,再以此神通,缩小体型,也非难事。

    “大小如意,如此神通,若能善于运用,便是极大的优势。”

    “本就具有不逊色于武道宗师的力量。”

    “又具有大小如意的神通。”

    “如能运用得当,道印之内,武道之间,必世所无敌。”

    “只是可惜,世所无敌,仅是代表不惧于世间武者,却不代表可以抵御万千兵马,刀枪剑戟,强弓劲弩。”

    庄冥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幼龙,低声道:“这些鳞片,还不够坚实啊。”

    这条幼龙,六年之间,汲取日月精华,吞吸吐纳。

    又受他日夜药浴滋养,无数珍稀药材,耗资无数。

    如此,方是得以开眼。

    今次得百神壶中蛊蛇之助,增长十年道行,省去十年苦功,总算开口,晋入妖境,堪比道印。

    而这些时日间,汲取日月精华,吞吸吐纳,增益成长的进度,比之前更快许多,加上吞食无数宝物,加以炼化,进境一日千里。

    短短时日,便到了此境大成。

    若放在道门修行之中,讲究循序渐进,短短时日间,初入道印,至道印大成,简直不可想象。

    “可是,虽堪比道印上层,达到此境巅峰,但距离化蛟,仍遥遥无期。”

    庄冥叹道:“云蛇化蛟,如道印晋入金丹,此为超凡入圣,难如登天。”

    如他之前感慨,无论是武道宗师,还是道印上层,实则论起力量,仍然还在人间界限之内。

    只有炼就金丹,方可算是越出凡尘,至仙神级数的层次。

    道门修行者,也将这一步,视作脱胎换骨,是为道体,尊为真人,再非凡俗之身。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道印大成的修行人,止步于此,终其一生,无法脱胎换骨,凝就金丹。

    庄冥虽不认为这个境界的桎梏,会让他穷尽此生精力,都无法突破。

    但是,他也明白,想要突破这个境界,超脱凡俗之上的界限,也绝非一朝一夕。

    幼龙堪比道印大成,还须打磨到圆融如意,没有缺憾的地步,到此之后,才能去尝试化身蛟龙。

    化身蛟龙,如道印入金丹,天机造化、自身毅力、大道领悟、法力积累等等方面,缺一不可。

    也许他福缘深厚,得到什么至宝,让这一步,只是阻拦他十年八载。

    也许他得不到什么至宝,这一步,会让他耗费三五十年。

    他本身并非金丹真人,难以判定究竟会有多难,便也不能确切地估算这一个关隘,会阻拦自己多久。

    只是,他心中却深知,这一步既然成了仙神和凡人之间的分隔,在道门修行中,又有脱胎换骨,超凡入圣之称。

    那么这一步……必是难如登天。

    “一日不能化蛟,我便一步都不能踏错。”

    “不能逾越东胜王朝的律法,不能摆脱东胜王朝的王权。”

    “不成蛟龙,便仍要受制于东胜王朝的规矩,受制于东胜王朝内执掌规矩的人。”

    庄冥笑了一声,神色复杂,低语道:“成就蛟龙之前,无论陈王如何张扬跋扈,我也只能运用凡尘俗世间的方式,去与他博弈,与他斗智……”

    他凭借智计,借助朝堂之力,驱虎吞狼,时日也近了。

    但到底来,这朝堂之力,虽被他挑动,可终究不是他的力量。

    究竟何日方能化蛟?

    究竟需要多少年月?

    而他本身,若不借力,又能在陈王如此逼迫的窘况下,支撑到何年何月?

    他双手按在双腿上。

    幼龙盘于肩头。

    他微微闭目,轻声说来。

    “总有一日,我必凭借自身之力,粉碎一切的阻碍。”

    ——

    广府。

    山道上,只见一个书生,伸了个懒腰。

    他叼着根青草,砸吧砸吧嘴,说道:“老师,你说有宝物,在哪儿呢?”

    在他怀中,传来一个声音。

    “本座寄居的铜镜,尚在陈王府上之时,听过此宝,绝非俗物。”

    “陈王命人护送此宝,已入淮安。”

    “得了此物,你定能炼就真气。”

    “但是,炼就真气之后,当日便要离开,绝不能拖延半步。”

    “本座死过一次,侥幸留得残魂,可万万不能再死一回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