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斗智斗法
    淮安十六府。

    丰城。

    庄冥原先所住宅邸当中。

    只见四个身着劲装的男子,守护在后院周边。

    而院内,则有一个花甲老者,来回踱步,颇有几分坐立不安之感。

    “赵大人别来无恙?”忽然有个声音,传了过来,发出开朗的笑声。

    “白庆,你终于来了。”这位赵大人,长长吐出口气,忙是迎了上来,说道:“京城来的那位钦差,是七皇子的人,正要查庄氏商行,我照你们公子庄冥所说,已经拖住了他,但拖不了太久,你们那边究竟处理好了没有?”

    “目前庄记商行里,已知的奸细,已经拿下了,共十六人,其中十二个管事。”白庆说道:“不过这是我们已知的,也许还有我们尚未查知的,请赵大人还是继续费心些,避免有漏网之鱼,拿着什么伪造的证据,向钦差那边告状,污蔑我庄氏商行……”

    “他们拿的是什么证据?”赵大人忽然问道。

    “无非就是伪造的假账之类。”白庆摆了摆手,说道:“要么是假作偷税漏税的账册,又或者是伪造我庄氏商行,暗中涉及违禁之物的事情。”

    “什么?”赵大人顿时一惊。

    “大人放心,我庄氏商行,一向奉公守法,这都是虚假不实的证据。”白庆说道:“可是就怕钦差有眼无珠,以假为真,就算最后我们自证清白,但在此期间,庄氏商行的折损,怕也是无法想象。”

    “宋家出手还真狠。”赵大人迟疑道:“你们还须自查,万一还有漏网之鱼,我这边若拦不住,不单你们庄氏商行要糟,老夫这一根绳上的蚂蚱,怕也脱不得干系。”

    “大人放心,公子早有吩咐,白庆也已有安排。”

    说完之后,白庆伸手过去,递过了一颗白玉珠子,晶莹剔透。

    赵大人掂量了一下,虚浮的心里,也沉稳了不少。

    “这种东海玉珠,价值连城,有镇心安神的作用,赵大人切勿焦虑。”

    白庆摆了摆手,说道:“公子这里,还有吩咐,赵大人且先看看。”

    这位赵大人叹息一声,接过了锦囊。

    白庆说道:“公子叮嘱了,回去再做准备。”

    赵大人闻言,应了声,也没有急着打开。

    白庆躬身施礼,说道:“白庆还有事在身,今夜忙得很,告辞了。”

    赵大人应了声,然后想到什么,不禁又问道:“我记得你不是受庄冥指派,前往广府,押送货物了么?那群盗匪非同寻常,这批货物听说也很重要,你还敢抽身出来?”

    白庆闻言,哈哈笑道:“若我亲自带队押送货物,遇上那群盗匪,也未必能保住,但这次是乾阳大人押送,有我没我,可有可无。再者说了,乾阳大人根本不是押送货物去的……”

    赵大人露出询问之色。

    白庆悄声说道:“不是害怕盗匪继续抢劫我们的货物嘛?乾阳大人亲自出手,扫平了这群盗匪,杀了个干净,不就没有人打劫了?运送货物,换上十六个身手过得去的普通护卫,也足够了。”

    赵大人闻言,错愕了一下。

    白庆哈哈一笑,走出了这里。

    ——

    出了街道。

    月色正好。

    白庆长长吐出口气。

    他看向周边的八个手下。

    “各府各城,都准备妥当了?”

    “白爷,都安排好了,就凭着公子的吩咐,收拾好所有的尾巴,让那位七皇子的钦差,就算想查,也无处可查。”

    “这样就好。”

    白庆正这样说来,忽然夜色当中,飞来一只白鸽。

    他面色微变,赶上前去,接了白鸽,取了信件,顿时露出异色。

    旁边的人忙是上来,问道:“白爷,怎么了?”

    白庆撕了信件,沉声说道:“岳爷那边出事了。”

    岳爷便是岳阳,是庄氏商行当中,武道修为较高的一人,比已死的卢洋,还高一筹,能够跟自家师兄陆合,斗个平分秋色。

    这也是少数能让白庆尊敬的一位武者。

    “公子给我们每一个护卫统领,都安排了不同的事情,但是我们却都不知晓其他人的任务是什么。”

    白庆说道:“这是岳爷传来的求助信件,他那边进展不利,遇上麻烦了。”

    旁边这人迟疑道:“白爷的意思是?”

    白庆说道:“归我们负责的事情,安排得差不多了,局势大致已定,这里我来坐镇,你带人去帮岳爷。”

    ——

    被称为岳爷的男子,此刻正有些凝重。

    他年约四十,略显沧桑。

    跟陆合挑战乾阳失败,被公子收服的经历不同。

    他是当年受伤,险些死在半路,被公子庄冥救下的。

    “低估宋天元的能力了。”

    岳阳揉了揉眉宇,暗道:“公子说过,宋天元以官家压我们,又以官家压迫那些与我们有交易的商家,从而让淮安十六府的商贾世族,彻底孤立我们,借此封锁庄氏商行,试图让我们自行崩溃。”

    “但无论是从官家的层面,还是从商家的层面,真要说来,宋天元的计谋,至少还在东胜王朝的律法范围之内……”

    “但是宋天元此人,无所不用其极,不可能讲道义,公子料定,他一定会在律法之外行事。”

    “盗匪劫夺我们的财物,便是先例。”

    “这一次,公子果真料事如神。”

    岳阳看着手中的名单,愈发沉重。

    上面的名单,多数是庄氏商行的人,大多是庄氏商行在各地的管事,又或者是担任其他职位的重要任务。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人,与庄氏商行有生意上的来往,而且都是极为重要的生意。

    “宋天元此人真是肆意妄为,他竟然养了这么一批武者,想要直接杀掉庄氏商行的重要人物,来让庄氏商行缺乏管理和生意上的合作,就此崩溃了?”

    岳阳深吸口气,他有些大意了。

    宋天元的底蕴,比他想象中更深。

    这次他的任务,是保护名单上的人。

    他早有准备,但对方能够集合人手,专门去刺杀某些人,而自己需要全面防守,要将名单上所有人都护住,还是力有未逮。

    如今他也只能让白庆调来人手,弃守为攻,歼灭他们。

    之前公子说过,今次白庆做的事,比起自己这边要稍微简单些,所以在子时之后,白庆那边应该就能空出些人手来。

    “不知道公子那边,又怎么样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