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暗庄!百神壶!
    宣城宋家之内。

    宋天元抛出了鱼饵。

    只是庄冥似乎没有上钩,正在细查此事。

    “此人一向聪慧,好像正在查。”宋老家主道。

    “他若是不查,我倒要看轻他些。”宋天元挥手道:“但我早已有所准备,他定然查不出来,迟早要上钩。”

    “你要亲自去么?”宋老家主问道。

    “当然。”宋天元笑着说道:“我要逼他去暗庄,在这段时间,把他压垮,避免出现意外,我还须亲自前往,跟他面对面,再斗一场。”

    ——

    潜龙山庄。

    目前乾阳已经与白庆,一同押送货物,前往广府。

    庄冥身边,只有殷明护卫。

    “这是查知的结果。”

    白老将查探玉神花的经过,都记录下来,送到了庄冥的面前。

    庄冥看了一眼,果然没有什么问题,宋天元倒是做得天衣无缝。

    伪造的玉神花,来历没有任何问题。

    而且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放出了玉神花,而且两次出现在奇珍会上。

    “这应该没有问题了。”

    “白老不觉得时机有点儿巧合么?”

    “这个……”

    “医典记载,此花百年难得一见,但咱们要玉神花,便有了玉神花的消息?”

    “这倒不是。”白老闻言,忙是说道:“并不是咱们求取玉神花便有玉神花的消息,而是在此之前,这花儿便已现世,在那奇珍会上,出现两回了,好在没有其他人识货,而得到此花。”

    “此花合该落在咱们公子手里,其他人不识此物,便是没有这份机缘。”霜灵在边上,也是显得极为高兴,说道。

    “倒也有理。”

    庄冥点了点头,说道:“只不过,暗庄的生意,不是谁都能去的,要花八百两银子,才可换来一张信物,准许进入其中,而且身旁人手,不得超过四人。”

    白老闻言,顿时有些烦恼,说道:“八百两银子还好说,主要还是身份,想要进入暗庄,必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您也须得亲自前去,可是您行走不便,这长途跋涉的……”

    庄冥摆了摆手,说道:“路途虽然远了些,但为此玉神花,确实该走上一遭。此物于我而言,意义非比寻常,我不亲自前去,不能安心。”

    ——

    入夜。

    庄冥坐在藤椅上,看着窗外的月光。

    他大约已经理顺了宋天元的想法。

    明里暗里,已有多次试探,想必宋天元自觉他已经摸清了自己的底细,熟悉了自己的作风,能揣摩自己的念头。

    策反殷明,支走乾阳,再以玉神花,引自己前往淮北。

    这一行,宋天元大概已经设好伏兵了,不单是淮北那边的伏兵,还有淮安十六府。

    “我在淮安十六府的势力,他大概已经摸排清楚,想必在我前往暗庄的时候,他会一举发难,彻底重创我的根基。”

    “他隐在暗处,足有一年,谋划宣城之事,也有半年。”

    “他在暗处,我在明处,在我没有防备之下,布下这般计谋,一举重创于我。”

    “真论起来,谋划倒真是不差。”

    “可惜却错了一点。”

    “他不知道殷明,本就是我。”

    “在他接触殷明的时候,他就已经暴露在我面前。”

    “他早已不在暗处,而我早已有了防备。”

    庄冥抚摸着幼龙,眼神飘忽。

    此时此刻,桌案之上,又摆上了一本簿册。

    这本簿册,就是进入暗庄的凭证。

    而簿册之上,则是这一次内中交易的物品。

    玉神花在三十三页,名为白夜花,上面的标注,是奇花存世,百日不凋,仅此而已。

    他将云蛇放在药浴的水桶当中,任由云蛇畅游,汲取药性,伸手翻开了这本簿册。

    上面确实记载了不少珍贵物事。

    在暗庄之内,允许私下交易,但后果自负。

    而真正能登上这本簿册的,基本都价值不菲。

    例如这玉神花,目前排列,只算一般,但价高千两。

    而除了玉神花之外,也有一些其他的物品,让庄冥颇有兴趣。

    既然打算亲自前往暗庄一行,那么他想要的,自然也不单单是一株“玉神花”。

    若是发现其他有利于养龙的物事,或者是有助于自身的物事,亦或是其他物品,出手买下,也未尝不可。

    “嗯?”

    庄冥的手,忽然停顿住了。

    第六页,百神壶。

    此物形如酒壶,却大如水桶,以神铁所制,不朽不坏,刀剑不能破之,坚硬无比,壶身铭刻上百妖神之象,疑为神灵饮酒之壶。

    此壶之盖,无法开之。

    然每隔数日,酒液泄露。

    非有缘之人,不能开之。非有缘之人,不能品之。

    标价,一千八百两。

    “这不是……炼蛊的器皿么?”

    庄冥怔了一下,凡尘俗世之间,哪怕学识再是渊博的人,也难以辨别此物。

    但是他本是修行人,出自于聚圣山,而又在这些年间,遍寻古籍,无论全本或是残缺,无论修行还是炼丹,无论药典还是奇物,或多或少,都有所涉猎。

    这分明是炼制蛊物的器皿,观上面绘画的粗糙画像来看,便不似凡品,极有可能,已入法器行列。

    蛊道较为神秘,通常是取百余毒虫,置于器皿之中,使之争斗,互相吞食,经年开之,只存其一,毒性强盛,凶悍无比,即为蛊虫。

    但是从这个器皿上看,炼蛊之人的造诣,怕是不低,炼出来的,不是一般的蛊虫。

    东胜王朝境内,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法器?

    他怔怔看着上面的记载,微微皱眉。

    这个被命名为百神壶的蛊道器物,目前无法打开,并不是缺乏有缘人,恐怕是内中毒虫,还未决出最后的胜负,尚未诞生蛊虫。

    而有时滴出液体,被视为酒液,非有缘人,不能品之……因为这是毒液,所有尝过的人,恐怕都死了。

    但是这上面则有误导,让人那是神仙酒液,凡夫俗子,承载不住,所以死去。

    “定是有人偶然得到这毒物器皿,却不能从中得到好处,反而是时时渗出毒液,害人性命,所以干脆卖出手,换成金银,但为了避免让人抵触,无法卖出,才改了说法,称作是神仙酒壶。”

    “但终究是只能渗出毒液的一件器皿,所以标价才仅一千八百两,位在第六页,不如前面五件物品来得值钱。”

    “话说回来,蛊虫炼制,短则一年半载,长则十年八载。”

    “如今内中蛊虫,尚未炼成,壶盖无法打开,照此说来,这所谓的百神壶,恐怕是近些年间,才开始放置毒虫,开始炼蛊的?”

    “此物怎么会陷入凡尘俗世?”

    “东胜王朝所在,属于聚圣山的地方,又有哪个修行人,胆敢妄自踏足?”

    “不对……”

    庄冥手上忽然停顿了下,想起一件事情。

    他当年丹田破损,无奈下山,是大师兄带他下山,拿住一个为富不仁的员外,将对方家产,尽归于自己。

    只是后来自己坠入悬崖,所有钱财便都被人瓜分干净了。

    而那员外,之所以为富不仁,则是以人命豢养毒蛇,以毒蛇换取延寿丹药。

    至于那个给予丹药的,是从海外而来的散学修士,无门无派,修炼毒功,属旁门左道,也见识浅薄,不知聚圣山所在之地,被大师兄斩杀。

    “难道是当年那旁门散人修炼的毒功,与蛊道相关?”

    “此人修为不高,所学亦是低浅,大师兄斩杀之后,也未有多加理会。”

    “难不成,他还有遗物,又被人所获?”

    “东胜王朝境内,属聚圣山所辖范围之内,基本不会有外来修行者,我所知晓的,也只有当年那旁门散人而已。”

    “而且,也只有这个旁门散人,他修炼毒功,能和蛊道扯上关系。”

    “真是他么?”

    庄冥并不能确定,但以他目前所知线索,也只有当年被斩的那个旁门散人,能与此事扯上关系。

    他伸手一按,将幼龙捞在手中,眼神闪烁。

    他翻阅过无数典籍,所学驳杂,如能得获法器以及内中蛊虫,那么以蛊虫为药,他有六成把握,能在今年之内,就让幼龙开口。

    若按部就班来培养幼龙,他此前花费六年,才让幼龙开眼,恐怕再有十年,也未必能够开口。

    这所谓的百神壶,兴许能节省他十年苦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