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蛮舒服的【求推荐,求收藏!】
    “院长你怎么来了?”

    张翠山看清人影,连忙拜道,然后拉着殷素素和张无忌介绍,“院长,这位就是我的妻子殷素素,这是我的儿子张无忌。”

    “这位是我的二师兄,俞莲舟。”

    “你们好。”

    沈文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分别点了点头,然后把一本系统复制的九阳真经递给张翠山。

    “九阳真经?”

    张翠山恭恭敬敬的接过沈文递过来的九阳真经,打量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双手微微颤抖。

    他曾听师父说过,觉远大师在快要圆寂的时候,默念部分九阳真经,郭襄、无色禅师还有他师父各记下部分内容,后来形成峨眉九阳功、武当九阳功和少林九阳功三门上乘内功,郭襄与他师父也因九阳真经分别开创了峨眉派和武当派。?

    九阳真经是他们世界最顶尖的武功秘籍,若是出现在江湖,必定引起血雨腥风。

    院长竟然毫不犹豫将这种绝世秘籍交给他。

    “五弟,不知道这位是?”

    俞莲舟握着剑的右手手心沁满了汗水,双腿也是微微颤抖,额头上甚至冒出了冷汗,声音有些沙哑。

    这人怎么从空间里走出来了?

    这是什么手段神通?

    他是神仙吗?

    “二哥,他是诸天学院的院长,诸天学院连通诸天万界,院长更是神通广大,可以改天换地,俯瞰时间长河,我侥幸成为了诸天学院的学生。”

    张翠山神色恭谨道,“我其实只在诸天学院待了半天,只是两方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

    “连通诸天万界?”

    “诸天学院的院长?”

    “改天换地?俯瞰时间长河?”

    “诸天学院和他们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

    俞莲舟只感觉世界观在不断破碎,脑海一片浑浑噩噩,仿佛有澎湃的浪涛冲进了他的心田。

    天地间怎么会有这么逆天的势力?

    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人?

    不过,他也有些明白,为什么沈文轻轻松松就拿出一本他师父曾经提过的绝世秘籍交给张翠山修炼。

    同时,俞莲舟内心深处也有着浓浓的羡慕。

    诸天学院啊!

    “素素拜见院长。”

    一旁的殷素素虽然也是神色震惊,但是,她很快回过神,连忙拉着张无忌跪拜了下来。

    此时的她,只有满心欢喜。

    自己的丈夫竟然成为了这位神仙人物的学生,那么她之前的一切担心都不是问题了。

    “你是神仙吗?”

    张无忌老老实实叩了三个响头,然后一脸害怕又好奇的望着沈文。

    “神仙?”

    沈文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殷素素,我这次来却是要麻烦你的,你丈夫张翠山还有未来其他初级班的学生,他们都是肉体凡胎,需要吃穿用度。”

    “这是我从另一方世界带来的一些小物品,你能不能帮我换成一些珠宝玉石,用来给学生购买一些吃穿用度。”

    沈文说着把目光投向了殷素素,然后把手中的两个大袋放了下来。

    购买独栋别墅主要是为了绑定诸天学院,给学生传道授课,他住在里面只是顺便的,没毛病。

    “院长,我一定帮您办好。”

    “另外,我为五哥准备了十万两黄金作为束脩,还希望院长不要嫌弃。”

    殷素素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同时,暗暗向张翠山打了一个眼色。

    自己的丈夫太没有眼力劲了,这种小事还需要院长替他们考虑。

    虽然十万两黄金可能掏空天鹰教的家底,但是,完全是值得的。

    只要她丈夫给院长留下一个好印象,未来将会十倍百倍的回报回来。

    张翠山一脸尴尬的站在一旁,拿在手中的九阳真经仿佛重若千钧。

    沈文,“······”。

    十万两黄金?

    如果我不是有系统,这样的富婆我也想要,完全不用努力了。

    “无需如此,你丈夫若是交了十万黄金作为束脩,其他学生很难做。”

    沈文摇了摇头,如果他不能进入倚天世界,他肯定会毫不犹豫收下。

    可是,他现在能够随时进入倚天世界。

    一个普通的夜晚杯,手电筒之类的现代小物品,在倚天世界卖上一千两黄金也有可能。

    如果他想要挣钱,一天之内,他就能轻轻松松挣下十万两黄金。

    “你帮我把这些物品换成珠宝玉石就足以。”

    沈文说了一句,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张翠山,“汝阳王府手下有不少一流高手,玄冥二老,成昆,阿大,阿二,阿三等等都是一流高手,希望你不是带着你的二师兄去送死。”

    他其实并不赞成张翠山现在就去汝阳王府,即使去,也应该带着张三丰和武当七侠的其他人。

    一旦闯入汝阳王府失败,就会惊动元朝的大军,陷入千军万马的包围中。

    不过,沈文也没有直接开口阻止。

    他阻止一次,又不能一直阻止张翠山。

    如果他进入了修炼状态,一两天没有关注张翠山,倚天世界说不定过去了十几天的时间,中间张翠山若是冲动做出了什么危险的事情,等他出关,张翠山的尸体早就凉了。

    “五哥······”

    殷素素欲言又止。

    听了沈文的介绍后,她也感觉太危险了。

    “那我们就先回武当山,和大师兄他们汇合后再去汝阳王府。”

    张翠山还没有回答,俞莲舟就连忙应声道。

    若是张翠山惹怒了这种绝世人物,那就麻烦大了。

    “是院长。”

    张翠山也是面色忐忑,不敢反驳。

    “院长,这些宝物我仔细打量了一番,除了一些我不了解的宝物,其他宝物都价值不菲,若是想要换成顶尖珠宝和玉石,我必须联系天鹰教的分坛。”

    “距离这里大半日路程的襄阳城,有我天鹰教的一处分坛。”

    殷素素也是连忙转移了话题。

    “那我就暂时与你们同行。”

    沈文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

    “系统,张无忌可以做诸天学院的学生吗?”

    沈文暗暗把目光投向了躲在张翠山身后的张无忌,他并没有忘了这次进入倚天世界的主要目的。

    “宿主目前是见习院长,只能特招学生,张无忌符合特招标准,只是需要通过考核。”

    系统回道。

    “考核?”

    沈文只是打量了一眼考核的内容,又想起之前在张翠山怀中撒娇的张无忌,毫不犹豫否决了。

    即使不用考核,他也知道张无忌无法通过考核。

    “俞莲舟和殷素素他们两个符合特招标准吗?”

    沈文再次问道。

    “不符合标准。”

    “看来只有张三丰了,希望张三丰能够通过考核,不然的话,倚天世界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通过特招进入诸天学院了。”

    沈文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计划在倚天世界招收一二十名学生的期望破灭了。

    “院长,我们出发。”

    有了沈文的加入,张翠山一行人也不在逗留,俞莲舟出去买了一辆马车众人就直接出发了。

    “快回头,快回头,前方有鞑子兵烧杀抢掠。”

    马车行驶了大约一个多时辰,路过一处小镇,十几名客商面色惶恐的从他们前方奔来。

    “院长,前方有鞑子兵杀人掳掠,我和二哥前去解决他们。”

    马车外,响起了俞莲舟询问元兵情况的声音,张翠山和沈文说了一声,就和俞莲舟纵马迎了上去。

    沈文眉头微皱,也是走出了马车。

    “自从蒙古兵攻陷神州,烧杀抢掠都是常态,他们无恶不作,经常做出屠村甚至屠城的暴虐行径。”

    一旁的殷素素目光担忧的望了一眼张翠山离去的身影,解释道。“无论是武当派,还是我们天鹰教,一旦遇到少数蒙古兵行凶,就会出手除去他们。”

    “素素,拦着他们。”

    就在这时,一声长喝声响起。

    一小队元兵被张翠山和俞莲舟瞬间杀散,有四五个人向着沈文这边狂奔而来。

    殷素素没有任何犹豫,轻轻一跃,纵身拦截。

    冲在最前方的两个元兵被殷素素瞬间拍到在地,其余的三个元兵见此,连忙向两边逃窜。

    不过,全部被及时赶来的张翠山和俞莲舟解决。

    “鹤笔翁?”

    沈文的眉头突然一挑,望着其中一个被殷素素打倒在地的元兵,双目带着玩味之色,“这应该是鹤笔翁假扮蒙古士兵把张无忌掳走的情节。”

    他得到了系统的提示,地上装死的元兵竟然是玄冥两老之中的一个。

    “怎么回事?”

    躺在地上的鹤笔翁,目光一直观察着四周,随时准备暴起擒拿张无忌,却是发现沈文面带玩味的笑意的盯着他。

    “武当七侠中没有这个人,各门各派的一流高手中也没有这个人,或许只是巧合。”

    鹤笔翁对自己很有信心,他相信即使张三丰站在这里,也不能发现装死的他。

    “好,好!”

    就在这时,张无忌见到自己的父母大发神威,把元兵杀的片甲不留,也是从马车中跳了出来,兴奋的直拍手。

    “无忌小心!”

    鹤笔翁见此,也不再装死,豁然跃起,一手提住张无忌,翻身跳上了张翠山之前乘坐的马匹,张翠山等人面色焦急道。

    实力最强的俞莲舟瞬间反应过来,两个起落便是奔到马后,然后一掌向着马背上的鹤笔翁拍去。

    鹤笔翁甚至头也没回,翻手一掌,把俞莲舟打的倒退三步,面色苍白的站在原地。

    不过,马匹却是没有承受住两人的掌力,前足突然跪地,鹤笔翁抱着张无忌顺势向前一跃,落到了沈文的面前。

    “滚开!”

    鹤笔翁面色森寒,挥掌向沈文的胸口拍去。

    “嘭!”

    沈文右手轻轻抬起,磅礴的九阳真气宛如开闸的洪水,汹涌而出,拍掌迎了上去。

    “砰!”

    张翠山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鹤笔翁直接倒飞了出去,足足落到了数丈外。

    “你的内力打入体内蛮舒服的。”

    鹤笔翁的玄冥神掌内力涌入沈文体内,仿佛冰块落入岩浆之中,瞬间蒸发,沈文只感觉浑身仿佛有一股凉气吹过,凉爽怡人,脸上不由露出舒适的表情。

    “噗~”

    撞在一棵大树止住身形,面无血色,神色骇然望着沈文的鹤笔翁闻言,一口鲜血吐出直接喷到二尺多高,然后昏死了过去。

    “噗~”

    仿佛起了连锁反应,原本面色苍白,站在原地压制伤势的俞莲舟,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