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 立三军
    秦墨上的奏章,很快就被批复。

    奏章中提及的相关官吏任免,在秦墨这位当朝太傅协理下,通过一道道的旨意,以最快速度落实到位。

    同时通过驿站,通传天下。

    说起来,秦墨击败董卓,迎回献帝的消息,此时应该早就传到天下各州。可时至今日,地方诸侯却是一点反应也无。

    既不上表祝贺,也不谴责。

    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平静的关东地区,很有一种山雨欲来的前兆。

    秦墨深知,因为他的一番举动,可不知道挡了多少人的路,又阻碍了多少人的野心,不恨他才怪。

    此时,怕都在暗中蓄力呢。

    说不定就要再来一次十八路诸侯讨伐秦墨。

    此时的秦墨正忙着稳定洛阳局势,却是无力顾及地方,只能是听之任之,大不了到时再做过一场。

    …………

    驿站通传的旨意中,就有魏天理接替秦墨,出任辽东节度使的旨意。

    消息一出,玩家大哗。

    大家或许猜到秦墨会卸下节度使一职,也都在猜谁会趁机上位,最靠谱的猜测都集中在许强、赵留云两人身上。

    谁能想到,会半道杀出魏天理这一黑马。

    人们下意识认为,秦墨跟魏天理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交易。

    秦墨却是连半点解释都欠奉。

    由此带来的真正影响,却是赶来太傅府求见他的佣兵团长更多了,送的礼物也是一份比一份厚重。

    之前大家还只是猜测,秦墨有权任命地方官僚。

    魏天理的例子一出,不仅完全佐证了猜测,还给出了一个大大的惊喜,把这些人的兴致完全吊起来了。

    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可惜,秦墨却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这些人想仅凭区区一点游戏中的礼物,就想谋个县令、太守之职。

    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很快有人就在猜测,魏天理到底用什么打动了秦墨?

    一时间众说纷纭。

    …………

    这一日,秦墨叫来总管邓茂,“准备一份礼物,我要出门。”

    “大人这是要去拜访谁?”邓茂问。

    “太尉卢植。”

    “去太尉府?”邓茂脸色有些作难,道:“大人,这,一没提前递拜帖;二则,太尉之前也没来过府中,就这般去,不太妥当吧?”

    哪有下属还没拜见上司,上司却主动去拜访下属的道理。

    他这个总管却是当的尽职。

    “没什么不妥。”

    秦墨本就不是一个拘泥于礼数的人。

    在贾诩建议下,他终于下定决心,讨论了几天,确定了新的军队整编方案。为了以示尊重,自然要听一听太尉卢植的意见。

    后续整编,也需要卢植配合。

    这可不是几万兵马,而是二十多万兵马,光是每天的粮草消耗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必须由朝廷来负责供养。

    秦墨可承担不起。

    卢植不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臣,而且是一员战功赫赫的老将,在军中也颇有影响力,门生故旧更是不少。

    真要能获得卢植的鼎力支持,对秦墨施政也是大有助益的。

    也就无需计较什么先不先的。

    邓茂扭不过秦墨,转身去准备礼物了。这到不难,最近一段时间,洛阳权贵送来的礼物足足堆满了三间屋子。

    秦墨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出了府门,典韦已经带着十名幽云铁骑早早候着,白龙马也被牵了出来,秦墨是不喜欢乘坐车架出行。

    那完全是受罪,还要被路人当猴子看。

    进驻洛阳之后,赵云率领幽云铁骑驻扎在城外,典韦则率领五百精骑驻守太傅府,成了秦墨的贴身禁卫。

    幽云铁骑也成了秦墨标志。

    人称黑骑。

    走在洛阳大街上,路上行人下意识退到两侧。

    马背上的秦墨看似面无表情,努力维持身为太傅的威严,暗中却是六识全开,听听街上行人是怎么小声议论他的。

    还好。

    或许是洛阳百姓知晓,秦墨是将他们从董卓魔抓中解救出来的大恩人,基本都没什么恶评,心存感激者更是不在少数。

    加之秦墨又不像董卓,每日当街行凶,无恶不作。

    更没有秽乱宫廷,嚣张跋扈。

    不仅如此,自打进驻洛阳以来,秦墨基本就没出过门,行事异常之低调,邓茂等下人也深知秦墨秉性,更不敢胡作非为。

    很是刷了一波好感度。

    再算上之前秦墨灭高句丽,降东部鲜卑积攒下来的好名声,又年轻有为,在洛阳百姓中的口碑竟出乎预料的好。

    当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秦墨稍稍观察了一下沿途街景,那一场大火给城池留下的创伤,大半都已经清理干净,街道再次变得繁华起来。

    百姓精神也都还好,大都已经从灾难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要不怎么说人的自愈能力非凡呢。

    过日子嘛,

    总得学会向前看。

    太尉府跟太傅府邸只一街之隔,很快就到了。

    通报之后,门房不敢怠慢,更不敢让秦墨在外等待,毕恭毕敬地请进府内。稍倾,就被府里的管家引到会客厅就坐。

    茶水伺候。

    卢植得报,虽然满心不愿意跟秦墨这个权臣见面,架不住秦墨给足了他面子,是不见也得见了。

    否则就失了礼数。

    退一万步说,他这个太尉之职,还是秦墨举荐的呢。

    总不能将人拒之门外。

    “太傅亲自造访,不知有何见教?”这老头脾气是真差。

    就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自然是为军队整编一事。”秦墨说。

    “军队整编?”卢植脸上满是嘲讽,“司州境内,所有军队都在太傅麾下,还要怎么整编?”他这个太尉说是掌管天下兵马,其实就是个虚职。

    一点实权都没有。

    眼下更是一兵一卒都调动不了,还谈什么整编军队?

    “太尉不妨先看看这个,再下结论也不迟。”秦墨递过去一册公函,里面详细记载了他的整军方案。

    卢植似乎听出点什么,接过,细细看来。

    越看,神情越是古怪。

    在秦墨的计划中,将取消辽东军番号,将其跟所有战俘一同整编为三支全新的军队——御林军、禁卫军以及城卫军。

    御林军,定编一万,负责拱卫皇宫,驻扎在皇宫附近。

    由国戚董承统领。

    董承乃董太后侄子,董卓进驻洛阳之后,委身于董卓,在中郎将牛辅麾下任职。

    潼关破后,随汉献帝一同返回洛阳。

    历史上,董承最著名的表演是在曹操挟持汉献帝时,策划的那一起衣带诏,密谋诛杀曹操,可惜事情泄露被杀。

    禁卫军,定编十万,负责拱卫洛阳,由秦墨统领。

    城卫军,定编十万,负责驻守司州,由太尉卢植统领。

    如此,秦墨不仅主动让出了宿卫宫廷的职权,还将一半以上的兵力交出,诚意不可谓不足。

    “这,这是真的?”卢植双手发抖,这一刻,他已然完全看不透秦墨。

    “自然是真的。”

    一旦做出抉择,秦墨却是淡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