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零七十章 道祖的局
    人间界这极南极北之地所发生的事情确实是太过古怪,太过离奇了。

    先不说这玄空之门究竟是怎么回事,单说叶谦遇到的鲲鹏残魂和三足金乌就是个咄咄怪事。

    要知道上古那一战之后,鲲鹏虽未身陨,但也是重伤。至于妖皇帝俊更是当场陨落,妖族皇者一脉中只有东皇太一下落不明。

    现在想来,叶谦在极南之地所遇见的那只三足金乌应该就是东皇太一的化身。

    而不管是太一亦或者是妖师鲲鹏那都是上古时代的大能者,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人间界呢,而能够将他们放逐到这人间界来的又会是什么人呢?

    一直以来叶谦都天真的以为,鲲鹏权杖和东皇钟这两样法器出现在这人间界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现如今从这极南极北之地一行看来,这又哪里是什么巧合,这分明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而能够上古众神的眼睛,堂而皇之的安排下这一切的,这九界之中怕就只有一个人了。

    再追溯到金乌融入东皇钟之前说的话,叶谦莫名的想起了自己那个神神秘秘疯疯癫癫的师傅,自己手中的混沌珠不正是那老家伙传给自己的吗?

    “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让我得到并且融合这天地之间的三大至尊法器对于他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想不通,叶谦着实有些想不通。

    若那三足金乌此前的话是真,那叶谦那个神秘的师傅和紫霄宫内那位道祖的关系恐怕就非同一般了。

    再联想起收叶谦为徒,授予混沌珠,血海一战,这一切的一切看似没有任何联系的事情却形成了一张网,一个局,一个经过了无数年,交织了无数人的局。

    而就在叶谦万分想不通,想不透彻的时候。

    此刻的地仙界,三十三重天宫之上,一道紫气东来的大门忽然在云端之上若隐若现。

    这里不是别处,正是传说中是仙界最神秘,也最威严的地方,紫霄宫。

    紫霄宫的内殿之中,此刻正有两人围炉而坐。

    这两人,一人身穿灰色道袍,看起来神态悠闲,只是那一头青丝到显得年岁不大。

    而他的下手,一名身穿白色阴阳道袍的童颜老者却是十分恭敬。

    “老师,如今三大法器已然归元,想来那盘古斧不消多日也可以破封而出了,这人间界……”

    那白色道袍老者忽然开口,眼神凝重到是有些紧张。

    用余光瞥了那灰袍道人一眼,老者继续道:“老师,小师弟他一人身兼上古四大法器,会不会有些问题。”

    此言一出,那灰袍道士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要知道那灰袍道士看起来模样可要比他这位弟子年轻许多,若不是亲眼得见,想来这万界之中不会有人将这么一个看似清雅的年轻人和道祖这两个威名赫赫的字联系起来。

    至于此刻这位在道祖身前恭敬异常的老者却也不是旁人,正是太上忘情的李耳,也是道祖座下第一位亲传弟子。

    “李耳,你以为有何不妥?”

    道祖缓缓开口,他话虽不多,但却有十足威严。

    太上连忙稽首,不敢在老师面前托大,只是迟疑道:“老师,不管混沌珠,还是东皇钟,亦或者是鲲鹏权杖,那都是上古至尊灵宝。这三样东西本身是有其灵性的。虽说老师以鲲鹏残念,金乌法体融入其中,让他们与小师弟的魔神之体合二为一,但长久的持有这三件法器恐怕对师弟的心性有碍,所以弟子觉得……”

    说着,太上有些大胆的提议道:“弟子觉得还是将这三样法器收回比较好。”

    对于自己这位大弟子的建议,道祖只是略哼了一声,也并未表现出如何的态度来。

    而就只是这一声轻哼,却让太上李耳浑身一个哆嗦,不敢再多言下去了。

    “李耳。”

    “弟子在。”

    “当年之事你也有参与其中,你应该知道为师布下这个局,让你小师弟兵解下界到底所谓何事?”

    “弟子自然知道。”

    “既然你清楚其中缘由,那就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李耳连连点头,不敢违逆道:“此等道理弟子自然明白,只是九转神魔之法毕竟是禁术,此法一旦炼到九重天,那这天下将会蹦出一尊谁也无法阻拦的魔神来,他的力量恐怕会远超当年的大魔神盘古。”

    “若再有灭世大磨盘这等杀器在手,弟子恐怕,恐怕……”

    “你是怕为师到时候也治不住他?”道祖眼神一凛,幽幽道。

    “弟子不敢。”

    虽说是不敢,但李耳此言却是有些言不由衷,毕竟他的担忧总是写在了脸上。

    而对此道祖只是微微一笑,也不言其他。

    这对师徒在相对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继续着各自的对话。

    “日后到底能不能拦得住他,那是为师的事情。你终究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才是。现如今这天地并不太平,杀劫将至,九界大地都难逃这一难。而你的两位师弟此刻又各有各的谋划。想来如今他们也已经察觉到了什么,要不然这人间界的地下封印也不会这般轻易的被人打开。”

    “埋藏在九幽之下,禁锢了这么多年,恐怕他终究还是要出来的。”

    道祖说着,脸上不免略过一丝悲哀。

    而对面的李耳听着也是心中惶恐:“老师,我等联手难道还敌不过他吗?”

    显然李耳心中清楚道祖口中的那个他到底是谁?

    道祖虽然不愿承认,但依旧道:“怕是敌他不过。要不然为师也不可能苦心孤诣,布局多年,培养出你的小师弟来。”

    “可是,我等混元境界都不敌他,小师弟恐怕……”

    听李耳提及小师弟几个字,道祖的脸上到不禁露出一丝欣慰和喜悦的笑容来。

    “他和你们不同,他非人,非魔,非仙,非妖,非巫,他是天地之间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存在。所以要战胜那个人,也只有他最为合适了。”

    一边说着,道祖轻然一笑,手掌微微拂过眼前的空气。

    顿时,这紫霄宫中一道祥云而过,而这祥云之中倒映出的不是别的,正是人间界极南之地,而那个站在冰原之上满脸疑容的俊秀少年不是旁人,正是叶谦。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