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又一段录音
    快接近凌晨十二点的时候,潘麻子和他的手下带着赵耕田往就近的警察局去了,而蒋天说担心黑丫一个人晚上乱跑,和我道别之后也走了。

    离开了地下室,我一个人走在街上往旅店方向走,我去的旅店不是潘麻子给我找的那一家旅店,因为那里有黑丫在,我好不容易才把她劝说好,让她跟着蒋天。我怕她见到我后死活跟着我,于是就去了第一天来到潘家园,交了七天房租却只住了一晚上的那个旅店。

    我到了旅店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左右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先是韩君被松本二郎抓走,后又出了杀手赵耕田这档子事,我的心实在是太累了,躺在床上连鞋子都没脱,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厉无常家里,遗憾的是去了之后却没能见到厉无常。迎接我的是他的女儿历云裳,她告诉我说,她爸厉无常半个小时前被韩家的人请去了,说是商量有关韩君被抓的事情。

    “我爸走之前说你今天肯定会来,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姬如霜笑笑,然后从身后不远处的一个抽屉翻找了一会儿,接着拿着一个小巧的录音机递到了我面前,说:“我爸说这是你爷爷出事前几天录下的一段话,让我转交给你,说你听了之后就能判断真假了。”

    我接过录音机收进帆布包,疑惑的问道:“历小姐,我爷爷二十多年前的录音,为什么会在历老板手上?”历云裳回答说:“因为你爷爷当年就是在我们家,录下的这一段录音,并且特意嘱咐我爸,只有在你爸和你被牵扯到古董案当中后,再把这录音交给你爸或者你,如果你们父子没有被牵扯到其中,这段录音就当从未有过。”

    我爷爷到底说了些什么?

    我满怀心事的告辞了历云裳,回到了旅店的房间之后,将房间门从里面反锁上,然后坐在床上从帆布包里将两个录音机先后拿了出来。

    左面的录音机是姬如霜交给我的,右面这个是刚刚历云裳给我的。

    我爷爷为什么特意嘱咐厉无常,非要等我和我爸被牵扯进当年的古董案之后,才把这录音机交给我?对此我非常好奇,迫切的想知道录音机里面的内容。

    当我按下录音机的播放键后,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声音立刻响了起来,先不说内容,只从声音上来看,这个声音和另一个录音机里的声音基本一致,应该是同一个人的声音,也就是我的爷爷李三泉。

    “无论是中山还是小海,当你们听到这段录音的时候,我应该早就不在了,而且还因为我当年的一意孤行被牵连其中。我明知道你们早晚有一天会被牵扯进来,可我还是那么做了。”

    “唉,我不配做一个父亲,更不配做小海的爷爷,我不奢望被原谅,我只希望你们父子能平安无事,可能的话,就不要再为了我的所做的事继续追查下去了,我是不是罪人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是不想有一天你们落得一个跟我一样的下场,希望你们父子能明白。”

    “那幕后黑手的势力不是你们能对付的了得,而且已经渗透到了三古内部,这股势力听命于一个被称为采物使的人,采物使是古代的一个官职,专门负责在民间寻找那些稀世珍品上交皇上。可清朝晚期的采物使,却暗中培养了一批擅长古物造假的人,他们寻找到稀世珍品然后仿造出来,将假的交上去留下真的。”

    “咱们李家的一位祖上,是当年专门负责辨别字画的官员,发现了采物使的阴谋后,将事情报了上去,后来皇上得知以后,下令诛了采物使九族。我也是后来才得知,当年采物使的一位后人存货了下来,采物使代代相传,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代号,而设计陷害我的人,就是采物使的后人。他们的目的不只是那一批古董,而是为了报复,报复我们李家,报复因古董而被诛灭九族的整个古董界。”

    “那一批被我藏起来的古董,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品,寻找那批古董只是他们其中一个目的,他们最大的阴谋就是搜集古董后造假,将假的古董卖出去,真的则全部销毁,从而让买古董的人认为古董全是假的,以后都不在有人买卖古董,瓦解整个古董界。”

    “古董重要的不单单是其本身的价格,古董能从几百年几千年流传下来,本身就极为难得,它们历经了时代的变迁,更像是一种历史的见证,可以从某些古董上面调查出一些历史的真相,采物使销毁古董,就可能连带着某些历史的真相一并被销毁了,身为国人的我们,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国家的历史被销毁?”

    “说了这么多,我知道都是废话。中山这孩子脾气和我一样倔得很,小海我虽然没能看着他长大成人,但我想脾气秉性应该也差不多,我知道你们不会就此放弃,因为我当时得知采物使的阴谋也没有放弃,去阻止采物使的阴谋吧,也许这就是咱们李家的命。”

    “厉无常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若是遇到困难可以寻求他的帮助,另外三古韩家,姬家,叶家虽然被采物使的人渗透了进去,可他们的话也不是不能信,信不可全信,至于什么可信什么不可信,这就需要你们自己来判断了。”

    “我已经将那一批古董藏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现在我也已经被采物使的人给盯上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哈哈哈,不说了,说多了你们肯定会嫌我唠叨了,你们调查的时候小心些,就这样吧。”

    录音机里的录音到这里就结束了,而我听完之后,脑子里乱成一团的线索也终于找到了一根线头,虽然这根线头不是那么好捋,可最起码我知道了采物使这一个大致的方向,不用再像以前那样见谁都胡乱猜疑了。

    采物使的人当年就已经渗入到了三古,可我爷爷李三泉却提醒我三古的人不要全信也不要不信,虽然这话听上去跟没说一样,但仔细一想就能想到其中的深意。

    三古韩家,叶家,姬家,内部有采物使的人,我爷爷李三泉让我信三古却不要全信,意思应该是三古本家还是可以相信的,不要信的应该是除三古本家之外的人,比如韩家的那位管家,我当时在韩家的时候就觉得他非常古怪,而且我走的当天还鬼鬼祟祟的抱着一个画卷不知去了哪里。

    我现在除了知道采物使才是幕后黑手之外,同时也证明了姬如霜给我的录音,里面确实是我爷爷李三泉的声音,而我爷爷在里面最后提及的那个叶字,究竟是想要说是叶家的人害了他,还是当时我爷爷并不只是和姬报国两个人,而是还有叶建民三个人,我爷爷是想让叶建民和姬报国一起走?

    不管叶家的家主叶建民当时是不是在场,想要查出他当时是帮我爷爷还是害我爷爷,还有追查采物使的线索,接下来我都必须要去一个地方才行。而这个地方就可能是那一批古董所藏的地方,湖南长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