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暗藏在五牛图背后的线索二
    无论是三古又或者厉无常,其实他们早就知道五牛图是真的了,他们费这么大劲搞这么一出,不过是想知道那一批古董的线索罢了。单从历云裳和那四位所谓的教授,还有我身边的姬如霜和叶梓萱一直把目光放在我身上来看,就知道他们肯定都在等我开口,因为只有我才能利用‘观闻指’,从五牛图上找出我爷爷留下的线索。

    几分钟后,那些心怀鬼胎的人见我都没上台去鉴别五牛图,脸上都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我身边的姬如霜和叶梓萱,更是直接催促我说:“李四海,你不是想查出当年的真相吗?现在最重要的线索五牛图就在眼前,你还等什么?”

    我还没开口回答她们两个的问题,紧跟着历云裳就把我直接给推了出去,当然她不是用手推的,而是拿话将我推出去的,让我不得不去鉴定五牛图。

    历云裳说:“在场的人肯定都知道,在书法字画鉴定方面堪称一绝的,便是四古当中的李家,今天我父亲有幸请来了李三泉老爷子的孙子李四海先生,下面就有请李四海先生上台来鉴定五牛图。”

    如此,我不得不上台观察五牛图了。

    上台之后,还没等我开始观察五牛图,就听站在我左手边站在第二位置的老教授讥讽的说:“一个倒卖国宝给日本人的汉奸之孙,有什么好得意的,哼。”另外三名教授紧跟着点头附和说,就是,一个汉奸的孙子而已,要不是现在是和平年代,就应该把他抓坐牢,汉奸人人得而诛之。

    真是教授教授,会叫的野兽啊,咬起人来真叫一个厉害。我懒得和那四位所谓的教授一般见识,可有人却不这么想,而且这人还是我意料之外的日本人松本二郎!

    我爷爷被人冤枉成汉奸,我自己还没说什么,可松本二郎却怒气冲冲的跑到了那四位教授面前,指着教授的鼻子骂道:“你们这四个没用的老家伙,李三泉老爷子岂是你们能侮辱的?你们若是再敢侮辱李三泉老爷子,就别怪我松本二郎对你们不客气了!”

    听松本二郎这话,似乎对我爷爷很是尊敬,我这是第一次有了一个很荒谬的念头,对我爷爷产生了怀疑。

    难不成我爷爷真的和日本人交好,把古董卖给了日本人?

    这个荒谬的念头一露头,我很快就把它给压了下去。因为这根本不符合逻辑,从现在已知的的线索来看,日本人当年就根本没得到那一批古董,韩家,姬家,叶家也正是为了得到那一批古董才抓走我爸,然后找到了我,所以跟本就不可能有我爷爷李三泉,倒卖古董给日本人这一说。再者说,如果我爷爷真的把古董卖给了日本人,也就不会有人抓我爸,利用我来查五牛图暗藏的线索了,更不会有现在这一出了。

    现在唯一让我想不通的,就是我爷爷李三泉和日本松本家到底是什么关系?让原本一直挑衅我的松本二郎,竟然会为了我爷爷的事情替我出头!

    我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松本二郎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去了,只不过他在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却深深看了我一眼,而且还张了张嘴,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只是不知道碍于什么原因,最后也没说一个字。

    这个小插曲告一段落之后,我开始认真的观察起了五牛图。

    五牛图是唐朝韩滉所创作的,纸张用的是黄麻纸。所画的五头牛从左到右一字排开,一个看上去像是在俯首吃草,一个翘首前仰,一个回首舔着舌头,一个前腿微微抬起,呈现缓步前行姿势,最后一个倚靠在一棵荆轲上,看上去像是在蹭痒。这整幅画当中,除了最后右侧有一棵荆轲以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其他背景了,每一头牛都可以独立成章。

    五牛图真迹,纵20.8厘米,横139.8厘米,且画卷上没有作者落款,只是在拖尾的后纸上有赵孟頫,孔克标,项元汴,弘历,金农等自元及明至清十四位大家题记。

    我眼前的这副五牛图是真品无疑,可我要观察的确并不是它的真假,而是上面我爷爷留下的重要线索。我前前后后反复仔细的观察了几遍,除了五牛图本身并没有找出任何一丝线索,就连一个多余的标点符号都没有发现,更不用谈什么线索了。

    如果我爷爷真的有在五牛图上留下线索的话,那么肯定是从外观上分辨不出,并且只有我们李家才能看出来的线索。而只有我们李家才能发现的线索,那么就只有观闻指了。

    观闻指当中的观和闻就不必说了,拿眼睛看到的线索这么明显,我爷爷李三泉自然不会去做,用鼻子闻就更不可能了。除了这两种方法之外,那么就只剩下最后的指了。

    指又分,点,摸,弹。点和弹直接被我省略了,现在就只剩下摸,这一种了。

    我用手轻轻的按在五牛图上,缓慢的将整幅五牛图前后摸了一个遍,最后还真让我在左下角一处空白的地方摸到了一小片类似文字的纹路,只是摸上去的触感并不清晰,很难辨别出写的是什么字。

    俗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现在我是深有领悟。我们李家祖传的观闻指,这指我一直没怎么上心,就因为它需要一直保持手的光滑细腻保证手的触感,双手每天都需要用牛奶和重要侵泡半个小时,我小时候觉得枯燥乏味,所以断断续续持续了两年就放弃了。

    如果我没有放弃的话,肯定就能摸出五牛图上隐藏的那些文字,只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无论我怎么仔细的反复触摸,也只能断断续续的摸出其中一部分文字,并不能将所有的文字都摸出来。

    我能摸出的只有寥寥几个字,分别是堕落,藏,山,去,这几个字根本连贯不起来,单凭其中一个山字来看,应该是指向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可能就是藏有那一批古董的所在。

    只是想要从这几个字来判断出一个具体位置或者地点,那就简直太难了,我国有山的地方多不胜数,凭借几个字就想找出地点,可不比大海捞针容易。

    我脑子里将这几个字和熟悉的山来对比,始终都没能找出和这几个文字对应的地方。

    正当我愁眉苦脸左思右想的时候,历云裳和姬如霜还有叶梓萱来到了我面前,三女几乎同时开口问我:“怎么样?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确实有所发现,只不过……”我话还没说完,三女同时做了一个谨慎的手势,紧跟着姬如霜就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找个清净的地方再说。”

    历云裳提议说:“我爸正好有事找李四海,不如就去我家吧。”

    “恩,那就有劳历小姐了。”我点点头回答道。

    我能看出姬如霜和叶梓萱有点不太情愿的样子,可是又不想放弃知道我查出什么线索来,最后只能点头答应跟着一起去。

    至于潘麻子,我没有让他跟着一起去,而是把韩君被抓的事情告诉了他,并且私下拜托他去跟着松本二郎,打听一下松本二郎住在什么地方,如果有机会的话就把韩君给救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