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我妈是‘日本人’!
    姬如霜所说的内容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我爷爷李三泉为了保护那一批古董,将那一批古董藏了起来,并留下了寻找那一批古董的线索。

    第二个内容,就是我爷爷李三泉留下的线索不止一个而是两个,其中一个就是即将问世的五牛图,另一个线索则在一个叫松本惠子的日本女人手里。

    据姬如霜所说,只破解开五牛图的秘密是根本找不到那一批古董的,只有在找到另外一条线索,根据两条线索的指示,才可能找到我爷爷当年藏下的那一批古董。

    这两条线索,肯定是我爷爷李三泉留下来的无疑,但我想不明白,如果说我爷爷不把线索交给我爸,是因为不想把我爸牵扯进去的话,那就算交给其他可以信任的人也行,可为什么偏偏交给一个日本女人?

    啪……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姬如霜忽然打了一个响指,紧跟着那个日本女人静下惠子就推门走了进来。

    姬如霜见我眉头皱了起来,摇摇头解释说:“至于你爷爷为什么把线索交给日本人,接下来就让静下惠子告诉你吧。”

    静下惠子的汉语水平实在是不怎么样,要不是我耐着性子仔细听的话,根本就听不懂她想表达的是什么。

    她先是自我介绍了一番,然后这才说正题,而且正题也就只有寥寥无几的一句话,那就是,‘松下惠子是你母亲。”

    我虽然没见过我妈,但我爸的脾气我还是了解的,他可是一个反日派,怎么可能会娶一个日本人当老婆?

    我原以为姬如霜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可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为了和我拉近关系,进入编造出这么一个不靠谱的谎言出来。

    我越想越觉得好笑,最后没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我说姬小姐啊,你这说谎的手段也太低级了吧?你要说我妈说美国人俄罗斯人,我倒是勉勉强强能信,可你说是日本人,这就有点太好笑了,哈哈哈,咳咳。”

    姬如霜并没有开口打断我的笑声,而是等我笑够了之后,这才面色认真的说:“笑够了吧,笑够了就继续听我说。”她白了我一眼,从一旁的包里取出一个五公分长直径一公分的玻璃瓶,玻璃瓶里有一些红色的液体,看上去有点像是血,只是不知道是人血还是其他动物的鲜血。

    她拿着装有血的玻璃瓶,来到我面前将玻璃瓶放在了我面前,说:“DNA亲子鉴定你应该听说过,这瓶子里是你妈松下惠子的血,你要是不信的话,大可以拿去医院做个鉴定,等鉴定结果下来以后,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还是假了。”

    DNA鉴定,是前些年传入我国的一种医学手段,它可以利用两个人的毛发或者唾液血液,来鉴定两个人是不是亲子关系,辨别度几乎可以达到百分之百。

    DNA鉴定,我多少还是有一些了解的,鉴定结果几乎没有出过错,而且毫无作弊的可能。可正因为了解,我现在才脑子才乱,姬如霜不会傻到随便用一个人的血让我去鉴定,因为那样一旦去了医院等鉴定结果出来,她的谎言就会被揭穿,根本毫无逻辑可言。

    而且她现在的表情很认真,根本看不出来是在说谎。

    我拿着装有鲜血的玻璃瓶走出茶楼,满怀心事的往旅店方向走,如果姬如霜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也就是说我妈真的是日本人,我虽然时常想要和抛弃我们父子的妈见面,可从未想过我妈有可能是日本人,说实话我无法接受这种事实。

    就算不去医院做DNA鉴定,现在我已经基本相信姬如霜有极大的可能说的是真话了,想要确定到底是真是假,那么只有去医院做个鉴定才行,可是我不敢去,我现在还没准备好去接受这个事实。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一个饭馆门前,饭馆门前的一幕吸引力我的注意力。

    那里有一对母子,母亲三十多岁,穿的有些破旧,看样子应该是穷苦人家,儿子七八岁左右,正拿手指着旁边一个卖糖葫芦的说:“娘,我要吃糖葫芦,我要吃糖葫芦。”

    那母亲面露一丝窘迫,可看着兴奋的儿子,她脸上慢慢出现了笑容,伸手在裤子兜里拿出一个皱巴巴的塑料袋,从里面拿出几张散钱,给儿子买了一串糖葫芦。

    这一幕是我打小就希望经历的,我现在都二十八岁了,却一次也没有享受过母爱,也不知道母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当我看着高兴的拿着糖葫芦的儿子,和母亲一起吃同一串糖葫芦的画面之后,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看着马路对面的车站,紧了紧拳头,“不管她是哪国人,做过什么事情,她始终是我朝思暮想的妈,我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在马路边等出租车去医院的途中,我遇到了之前拿枪威胁我,让我去见鬼市交易大会举办人厉无常的那个方脸男子方大。

    他把车停在我面前,问我要去哪,用不用送我一程。我回答说去一趟医院,而他却笑说,“那正好,我也去医院,上车吧。”

    我不知道方大是跟踪我来的,还是说真的去医院,我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等车子发动以后,我旁敲侧击的问他,“方哥,看你这么精神不像是生病,你去医院做什么?”

    方大侧过头看了我一眼,回答说:“是这样的,厉老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每天都必须服用一种进口药物,如今药物快没了,我去医院买些。”

    “原来是这样。”我点点头,略带惋惜的说:“厉无老板看上去挺精神的一个人,想不到竟然得了这种疑难杂症,唉。”

    方大点头附和说:“谁说不是呢,不过好在现在的医疗水平提高了,只要按时服药倒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恩。”我点头表示赞同,现在的医疗水平确实比以前有了飞速的提升,以前的许多必死之症,现在都可以通过药物来维持,虽然不能完全根治,但就像方大说的那样,只要按时服药,一般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到了医院之后,我就和方大分开了,他去了医院二楼的药方拿药,而我去了四楼的DNA鉴定科。

    医院负责DNA鉴定的是一个四十多岁姓许的主任,我找到他之后,跟他说要做亲自鉴定,然后将姬如霜交给我的装有鲜血的玻璃瓶拿了出来。DNA鉴定光有一个人的血当然是不行的,后来许主任用针管在我身上抽了些血拿去化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