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五牛图引发的命案一
    姬如霜似乎看出我心有疑虑,就主动告诉我说,姬报国就是她的爷爷。

    可我现在疑虑的不是名字,而是这录音的真假,我根本无法判断。我爷爷是叫李三泉没错,可我长这么大却根本没听过爷爷的声音,所以根本不能判断里面到底是不是我爷爷的声音。姬如霜找个年龄相仿的老人冒充,我也无法判断到底是真是假,如今我只能拿着这录音去找和我爷爷相识的人,才能确定这录音的内容到底是不是真的。

    如果这录音是真的,那么姬家掌门姬报国和我爷爷就是生死之交,当时宁愿和我爷爷一起死的人,自然不会去抓走我爸,并且冤枉他盗取五牛图。

    可如果是假的,那么一切也就都明朗了,和日本人有关系的姬家,肯定就是陷害我爷抓走我爸的主谋。

    我沉默了一会儿,拿起录音机朝姬如霜晃了晃,说:“姬小姐,这录音机可不可以借给我一段时间?”我想着姬如霜应该不会这么轻易让我把录音机带走才对,可没成想她竟然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而且还主动要帮我一起去寻找当年我爷爷认识的人。

    我正要拒绝姬如霜的帮忙,可转念一想又同意了,因为我担心如果我不答应的话,姬如霜搞不好就会把录音机收回去,甚至可能把录音机销毁。录音机里面的内容是关乎我爷爷死因真相的唯一有力的线索,这个赌我不敢打,而且我也输不起……

    满怀心事的我收好录音机离开房间,漫不经心的下楼走到了酒店门外,我后面的王倩似乎有事要去做,我看她和马东兄弟俩聊了几句之后,就骑着自行车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我骑上自行车,往沈阳道骑去,半路上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马东兄弟俩还一直跟着。我想他们肯定是怕我半路遇到危险,所以准备把我送到家在离开。

    我没去店里,而是直接骑车回了家。当我打开大门,把车子放在院子里之后,回头却发现马东和马西也跟着进了院子,而且也把自行车给锁上了。

    我说:“今天多谢了,接下来没什么事了,你们就回去休息吧。”

    马东和马西兄弟俩几乎同时摇了摇头,弟弟马西径直走到我面前说:“阎局交代过了,在还没有查清一切之前,让我们兄弟俩寸步不离的保护李大哥你。”

    表哥阎行天的好意,我也不好拒绝,而且我接下来要去的地方,路上可能会遭到三古叶家,韩家的人跟踪,在没有确保录音真假之前,另外答应和我一去寻找线索的姬如霜,我也得时刻提防着才行,身边有马西和马东这对身手不错的警务人员,关键时刻亮出他们的身份,有可能会躲过一劫也说不定。

    我点点头,然后带着兄弟俩走进了屋子,将他们带到了客厅右面的房间,半开玩笑的说:“屋子有些乱,而且只有一张双人床,睡觉肯定有点挤,你们可千万别介意哈。”

    这哥俩长得一个样,不仔细看也不知是马西还是马东说:“李大哥你有事就去忙,我们哥俩从小就睡一张床,如今正好回忆一下童年也是好的,屋子我们自己收拾就行,您忙您的去。”

    “那好,我去一趟邻居马东叔家。”我笑着说:“呵呵,你们先收拾着,等我回来咱们三个下馆子吃顿好的。”马东和马西这一听吃的,那眼就跟冒绿光似的,我一看这架势,晚上这一顿饭肯定得多拿些钱,要不然估计不够这哥俩吃的。

    我去马东叔家不为别的,只为了打听一下看看马东叔,认不认识我爷爷生前的老友。我去了马东叔家,发现院子里没人!

    这可有点不正常,马东叔家是养鸡专业户,院子里四周有很多鸡笼子,以往这个时候马东叔和他媳妇应该都在忙着收鸡蛋才是,而且屋子大门敞开,从外面看去客厅的地上有不少盘子碗的碎片,就好像被贼人光顾过一样,显得非常的凌乱。

    “马东叔和婶子虽说经常拌嘴,可动手却从来没有过,这应该不是吵架摔的。”我心里正嘀咕着,忽然就听身后发出咣啷一声!

    等我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一个人影从大门口那里窜了出去!那人的长相我没看清,只能大概看出有一米八左右的身高,是个男的,穿着花格子西装上衣,从反应速度来看应该年龄不大,也就三十岁左右。

    我追出去那人就已经没影儿了,于是我就掉头跑了回去。

    “坏了!马东叔他们该不会……”想到这,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急忙跑进了屋子客厅,客厅没人,然后我就冲进了马东叔他们住的房间,等进去之后,我看着倒在床边,浑身是血胸前插着一把匕首,且目光涣散不知死去多时的冬梅婶子,和一旁闭着眼一动不动,脖子被人用匕首划开一条口子,满身是血的马东叔,我整个人都傻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使劲的摇着头不停嘟囔着,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是真的,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梦啊。我也试着把眼睛闭上然后在睁开,可是眼前的一幕却根本没有变,马东叔和冬梅婶子是真的被人害了……

    我站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间我听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很轻而且带着哭腔,我很熟悉那声音是谁的,那声音就是马东叔的女儿马辰明,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丫头发出来的。

    “四海哥,是,是你吗?”

    我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发现那声音是从床底下发出来的,不过这床四周都是用砖给码死的,于是我将床上的被褥掀开,露出了一张和床大小厚厚的木板,我小心的将木板抬起来之后,看到丫头正蜷缩在里面,哭的眼睛通红的望着我。

    丫头一下子扑到了我的怀里,面色痛苦的看着倒在血泊当中的父母,哭着对我说:“四海哥,我爸妈,我爸妈,呜呜……”

    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丫头,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查出杀害马东叔和马东婶子的凶手,帮他们报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