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寻求表哥阎行天的帮助
    打扫完屋子,见那女子还没离开,于是我就泡了壶茶,坐在椅子上一边喝一边偷偷观察她。十多分钟后,当我喝下一口茶之后,那女子忽然不停的开始吸气吐气,随着她吸气吐气的动作,胸前的饱满也跟着上下跳动着,我看到后扑哧一声,将喝进嘴里的茶水全给吐了出来。

    女子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我见她面色稍缓了一些,于是就主动开口问她:“小姐,你应该也是三古当中的人吧?”

    女子一挑眉,说:“什么叫也是三古的人,难不成你还见过其他三古家的人?”

    “还真让您说对了。”我嗤笑一声,先是伸出了两根手指,而后又伸出了第三根手指,淡淡的说:“加上小姐你,三古已经有两家来过我这里了,韩家和叶家都来过了,如果我猜的没错,我应该称呼您一声姬小姐吧?”

    女子好像没有想到我能猜出她身份一样,沉默一会之后,点点头说:“我只知道中山先生精明聪慧,想不到你这做儿子的也有些小聪明,没错,我就是三古当中姬家的人,我叫姬如霜。”

    叶梓萱跟我说过,我爸李中山就是被姬家的人抓走的,当姬如霜道出了自己的身份来历之后,我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直接起身走到她跟前,冷冷的看着她,问她:“我爸是不是被你们姬家抓起来了?”

    “我们姬家抓了中山先生,呵呵呵……”姬如霜忽然笑了起来,而且过了好一会才止住笑声,也没回答是与不是,最后只说了一句,如果我想知道真相的话,那么明天这个时候,就去有客来的302房间找她。

    有客来,是沈阳道这里集住宿吃喝为一体最大的酒店,我记下酒店的房间号之后,在店里来回踏着步子,暗自盘算,明天到底该不该去。

    “去,干嘛不去。”思来想去,我也是想清楚了,三古当中无论哪一家,如果真想要我命的话,我估计早就死了,既然他们还没动手,那就说明他们现在还不希望我死。既然他们暂时不希望我死,那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想清楚了这些以后,我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现在刚好是下午一点半,也就是说,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就要去有客来酒店,去会会三古当中最后这一家姬家了。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接下来我必须要去找一个人才行,只要有这个人在,那么我至少在这沈阳道肯定是安全的。

    我一早关上店门,回家骑着自行车前往沈阳道警察局。

    我接下来要找的这个人,叫阎行天,是我姑妈的儿子,年长我四岁,是我的姑表哥。

    我的姑父是和平区警察局的局长,我表哥阎行天也在姑父手下任职,沈阳道这条街就归我表哥管辖。我找表哥的原因有两个,一个就是我爸已经失踪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我也正好借机去报案,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想请表哥找几个人,明天跟我去一趟有客来酒店。

    四十多分钟,我骑车到了警察局门口,刚把自行车停在门口锁上,忽然就有人从身后拍了我肩膀一下,我警惕的回过头,只见是一个身穿警服三十多岁,方脸横眉竖目看上去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中青年男子。

    看到这人,我马上就笑了,“表哥,你这是刚从外面回来吧,我这正准备进去找你呢,你说这巧劲儿的,呵呵。”

    眼前这身穿警服的男子,就是我要找的表哥阎行天,别看他才三十出头,可是就已经当上了这沈阳道警察局的局长了,而且他可不是靠着我姑父上位的,而是实打实破了很多案子,一步一步爬上去的。

    我表哥这人在外人面前向来不苟言笑,加上那一副横眉竖目的样子,只是站在那就能震慑住那些地瞥流氓不法商贩。不过在自家人面前,那就不一样了,完全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不但有说有笑,而且还时不时的蹦出那么几句黄段子出来,属于那种正儿八经的闷骚型男子。

    我侧过身瞥了一眼马路对面的四名带着帽子,并且将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眼睛的男子,压低声音对表哥阎行天说:“表哥,你找个安全僻静的地方,这里说话不方便。”

    表哥听我这么一说,回头也往对面那几个晃来晃去的男子身上扫了一眼,而后拉着我说了一句‘进去说’,然后就带着我走进了警察局。

    进去之后,表哥阎行天把我带到了他的办公室,然后把房门从里面锁死,面色认真的看着我说:“外面那些人是奔着你来的吧,你是不是倒腾古董跟同行起了争执?”

    “不是。”我摇摇头,将我爸失踪的事情,我爷爷被冤枉的事情,包括我这些天找到的一些线索,一五一十没有隐瞒的都告诉了表哥阎行天。

    “不好办啊!”表哥叹了口气,取出两根烟递给了我一根,点上之后,直到把烟抽完,才开口说:“这三家可都不简单,韩家的家主韩战是北京博物院的局长,职位可比我爸高多了。叶家在北京扎根这么多年,表面上看是古玩行业的三大龙头之一,其实背后也有官方的人支持。至于姬家,虽然没什么官方背景,可是在湖南一带的声望却很高,每年都会捐出一大笔钱资助贫困地区,也是深得当地官方的表扬称赞,没有确切证据的话,这三家无论哪一家都不能轻易去动啊。”

    之前我只知道三古只是行内的龙头,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们背后都有着很深的背景,牵一发而动全身,正如表哥说的那样,没有十足的证据,去动他们的话,到时候不但找不到任何线索,反而有可能会害我爸丢了性命。

    “唉。”我深深的叹了口气,表哥见我如此,走过来拍了拍我的后背,认真的对我说:“小海,你放心,待会儿我会给湖南的好友去个电话,他是湖南当地警局的大队长,我让他帮忙查一下姬家,最近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动作,如果有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那就多谢表哥了。”我说完,拿起桌子上的纸和笔,把我的电话号码写在了上面,“表哥,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查到什么线索,打这个号码就行。”

    表哥阎行天重重的点着头说;“好,没问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