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我爸李中山失踪
    丫头听我这么问,沉思了一会儿,说:“我想起来了,他们好像说是一副叫五头牛的画。四海哥,五头牛的画,有那么贵重吗?”

    “五头牛?”我略微思索了一下,丫头当时听到的应该不是五头牛,应该是一副叫五牛图的画,这副画是天玄宗天宝年间,一个叫韩滉的人所画,据说还是一位宰相。

    能从唐朝流传到现在的画作可不多,尤其是像五牛图这样保存完好的名作,那更是少之又少了,这副画无论是它的年代还是价格,都可以在全国排到前十,是所有字画收藏者梦寐以求的传世之画。

    不过我听说这五牛图早已在21年前1977年1月28,被收录到了故宫博物院修复,如今应该还在博物馆才对,我爸他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在严防死守的博物馆,把五牛图给偷出来?

    只怕是一百个人,都不可能偷得出来,要说我爸偷酒喝,这我倒是百分百相信,他偷画,打死我都不信。

    我听丫头的意思,沈阳道现在那些人还在寻找我的下落,家里估计肯定是被人盯上了,不过我却不得不回去一趟才行,不过不是现在,而是晚上。

    嘱咐了丫头几句,让她自己小心之后,我就一个人回到了店里。

    我爸现在被那些人抓了,在还没有找到那副五牛图之前,我想我爸的安全是没问题的,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到哪里去找那一副该死的五牛图。

    如果画是我爸偷的,那应该留下什么线索才对,可是我在店里找了很久,都没能找到任何有关的线索,更别说那副传世名画五牛图了,更是连牛尾巴都发现。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店里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我虽然不认识,但我不久前却是见过,来的这位正是跟在我们车后面的那辆红旗车上的人,是不久前和韩君争吵的那位身材娇小的美女。

    我记得当时韩君说过,说那辆车里的人是叶家的人,至于哪个叶家我不知道,但我猜想对方应该是姓叶的才对,于是我起身换上一副笑脸,走过去问说:“您是叶小姐吧?”

    “你知道我?”

    “叶小姐一路跟着我与韩小姐至此,我也是路上听韩小姐所说,后面车里的人是叶家的人,故此我猜测小姐应该是姓叶的。”

    “呵呵,原来是那个大大咧咧的女人说的,难怪。”

    我看了一眼门前左右站着的两名黑衣男子,猜测那应该是这位叶小姐的保镖,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叶小姐,不知您来我这小店是?”

    “没什么,只是无聊随便转转,另外你也别总是称呼我叶小姐了,我叫叶梓萱,你比我大,就叫我小萱或者梓萱好了。”叶梓萱说着,深出舌头对我调皮的笑了笑。

    我对此只是笑笑,站着那等着这位叫叶梓萱的大小姐说明来意。

    等了没多久,叶梓萱走到我面前说:“我不知道韩君找你去韩家做什么,但我劝你,最好离他们韩家远点。”

    我听到这,不由想起不久前叶梓萱和韩君争吵的画面,猜测她们两个人应该不对付,叶梓萱应该是诋毁韩家的,所以我也没往心里去,明知故问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可是接下来叶梓萱的回答,却不得不引起了我的重视。

    “你爷爷的死,你爸李中山失踪,包括你母亲离开,都跟韩家有关,我能说的也就这么多,至于信不信,那就看你自己了。”

    如果在没有去韩家之前,叶梓萱这话我肯定不信,我爷爷的死至今都是个谜,我爸从来都没跟我提过,我妈说自己离开的我和我爸,这一点我不止一次从我爸醉酒后听到的。

    可是我在韩家的时候,韩老爷子得知我爸是李中山之后,却是明显故意隐瞒着什么,他分明和我爸相识,却故意假装不认识,这一点我早就怀疑了。

    “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吗?”我面色凝重的看着叶梓萱问道。

    “我就知道你不会信。”叶梓萱瞥了撇嘴,坐在椅子上看着我说:“看来你是什么都不知道,怪不得韩家会放心的把你送回来,你连你爸和你爷爷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那我就给你讲讲你们家的家事好了……”

    叶梓萱接着给我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都是有关我爷爷和我爸还有我那未见过一面的妈。

    据她所说,这古董界有四大家族,分别是我去过的韩家,叶梓萱所属的叶家,我没见过面的姬家,再有就是我们李家,这四家掌管着全国百分之九十的古董生意,被行内人称为四古,掌控古玩生意的四大家族。

    其中我们李家是四古的掌门,我爷爷掌管着其他三家,韩战也就是韩家的掌门人韩老爷子,一直不服我爷爷,三十年前联合姬家设计将陷害我爷爷,说我爷爷将一批贵重的古董贩卖给了日本人,我爷爷为了证明清白,从此自愿退出四古,暗自调查当年那批丢失的古董下落,至此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至于我爸,我只知道他每年都会几次外出,说是去收画,可是按照叶梓萱所说,我爸其实并不是去收画,而是调查我爷爷的下落和当年的那批古董。

    就在不久前我爸调查到那批古董案和韩家有关,于是一个月前就去了韩家,可人还没到韩家,就被一伙人给抓走了,说他偷了传世名画五牛图。

    “韩家不但是现在四古的掌门人,韩战更是文物局的局长,那五牛图就归韩战管,也只有他能将五牛图带出博物馆,如今你爸被陷害偷盗五牛图,这当中意味着什么,你现在总该明白了吧?”

    没错,按照叶梓萱所讲,这一切的一切确实都和韩家有关,我爷爷包括我爸,都是因为调查当年丢失的那一批古董而下落不明,韩家请我去鉴定其实就是个幌子,为的就是看看我认不认识他们,知道多少关于我爷爷还有韩家的事情。

    我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韩家这才把我放走。

    可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如果是设计陷害我爸拿了五牛图,那也就是说五牛图根本就不在我爸手上,既然如此又为什么会有人,来我家查五牛图的下落,还留下联系方式,让我拿五牛图去换回我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