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一切从丢失的五牛图开始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穿好衣服,推开房间的门伸了个懒腰,忽然就看到三十多米外的一间上面写着藏书阁的门被打开了,紧跟着一个男子低着头怀里抱着一个一米来长被黑布包裹着的东西,出来后把门关上,略显慌张的去了前院方向。

    “那不是忠叔吗?”我自语道,虽然那人低着头看不清样貌,但是我从对方那身材和穿着还有一头的白发上判断,那正是昨天接待我的那位韩家的管家忠叔。

    而他怀里抱着的东西,就更容易判断了,从外观轮廓上就能看出来,黑布里面的肯定是一副画。

    “难道忠叔拿的那副画,就是接下来准备让我鉴定的那一副吗?”

    “如果是的话,那他为什么看上去很慌张的样子,不像是去拿画,倒是更像是偷!”我刚想到这里,韩君就从前院和后院的入口出现了,她看到我站在门前,远远的招了招手,“李四海,跟我去外面吃饭,吃完饭之后送你回沈阳道。”

    “回沈阳道?”我走过去很诧异的问韩君,“不是找我鉴定画吗?怎么这就送我回去了?”

    “没什么。”韩君摆了摆手,然后转过身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说:“刚才忠叔把画拿给我爷爷又看了一遍,我爷爷才发现这画有一处地方不对的地方,既然已经知道是假的了,所以也就没必要让你鉴定了。”

    “是这样吗?”我心中嘀咕,如果正如韩君所说的那样,那么这疑点就太多了太明显了。

    之前从我见到忠叔拿画离开,到后来韩君来找我,这当中过了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要知道从韩老爷子住的前院到后院,一路跑过去都得一刻钟的时间,开车就更不可能了,这前院到后院都是小路,只能用走的,所以这一点根本解释不通。

    而且就算是忠叔能在五分钟内把画拿给韩老爷子,可是之前那么多专家都鉴定不出真假,为什么今天几分钟就能看出假来?

    这显然也是说不通的,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们到底在故意隐瞒什么?

    韩君也好像是怕我继续呆在韩家一样,早饭也没让我在这里吃,而是开车去了别院外面的一家早餐店。

    我现在满脑子的疑问,根本就没心思吃饭,而韩君替我点了一碗豆腐脑和两根油条,她一边吃一边跟我说:“放心好了,这一次是我们韩家不对,之前说好的报酬,等到了沈阳道之后,我会把报酬交给你的。”

    我一句话没说,喝了几口豆腐脑,等韩君吃完之后,我就先一步上了车等她。

    我从小就喜欢汽车,尤其是红旗汽车,我不止一次的想过,等赚钱之后就买一辆,所以我上车以后就注意到了后面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崭新的红旗汽车。

    韩君上车后发动车子,带着我往天津方向驶去,我注意到后面的红旗汽车也跟着发动了,而且和我们走的是同一个方向。

    一开始我以为是顺路,可接下来路过几个岔路口之后,那辆红旗还是跟在我们后面,这就不是顺路那么简单了。

    两三个小时后,当车子行驶进天津地界,后面的红旗汽车还在不远不近的跟着,于是我就指了指后视镜,问韩君,“韩小姐,你这出门还带着保镖吗?”

    “保镖?没有啊?”韩君诧异的回答道,我能看出她这一次不是在说假,于是就指着身后那辆红旗汽车说:“那辆车从早餐店就一直跟着,不是韩老爷子派来保护你的吗?”

    “你说他们啊,呵呵。”韩君透过后视镜往后面看了一眼,对我笑笑说:“他们是叶家的人,跟我们韩家一样是做古董生意的,他们叶家就喜欢跟踪,没事,不用管他们。”

    “哦,这样啊。”我见韩君根本没当回事,我也就不怎么注意那辆红旗汽车了,点点头之后就靠在座椅上闭着眼假寐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车子一个急刹车把我惊醒了过来,我睁开眼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熟悉的景色,原来是已经到了沈阳道的街头了。

    我打开车门正要下车,韩君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她不等我发问,从后排座椅上拿过来两个信封,将信封先后交到了我手上,“这个厚的里面是给你的报酬,而另外一个里面是我爷爷嘱咐我交给你的信,里面写的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负责把信交到你手上。”

    我拿手颠了颠那个比较厚的信封,暗自估算了一下,如果里面是百元大钞的话,那么这里面最起码有大几千块钱,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一来一回就赚了别人几年都赚不到的钱,这韩家出手还真是阔绰。

    正当我准备拆开那个韩老爷子给我的信封,韩君立刻就把头凑了过来,一副好奇心很重的样子。

    “想看?”我拿着信封在韩君眼前晃了晃。

    “恩。”韩君点点头。

    “想看就回去问韩老爷子吧,哈哈哈。”我大笑两声,在韩君杀人的目光当中,飞快的下了车,然后徒步走近了沈阳道,准备回家将这些钱放起来,顺便看看另外一个信封里面的内容。

    我走进沈阳道的时候,回头往后面瞅了一眼,正好看见从红旗上面下来一位身材娇小的美女,韩君和那位小美女好像不合,似乎在争吵着些什么,只不过离得太远我没听清,我只是看了几眼,便扭头往村子方向走了。

    我人还没走到村口,远远就看见站在村口的一个熟人,那人就是我邻居家马叔叔的女儿,我见她面色比较急,在村口一直来回踏着步子,我人还没过去,看见我之后,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四海哥,不,不好了!”

    “别着急,跟我回家慢点说。”

    “不,不能回去!”丫头一听我说回家,面色立刻就变了,拉着我的手就往远处走,直到来到一处人少的地方,她这才深吸了几口气说:“四海哥,昨天,昨天我去给你送鸡汤,在门口就听到屋子里发出噼里当啷的响声,我以为是你在翻找什么东西,于是就走了进去,可谁知里面的却是两个身穿西装的男子。”

    “他们看到我之后,就问我是什么人,我就说是邻居,后来他又问我知不知道你去哪儿了,我说不知道。”

    “后来呢?”我忙问道。

    “后来他们说李中山大伯偷了一幅画,说那副画很贵重,不交出来的话连四海哥你也会被抓去坐牢,他们走的时候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说是让你拿画给他们打电话去换人。”

    “那他们有没有说,那是一幅什么样的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