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7. 和安天封的交谈
    早上,夏煜睁开眼睛,见到的是安思瑶的睡脸。

    不同于样貌上的安静,少女的睡相十分不好,不知道是因为昨晚的事情,还是本来就是如此。

    将安思瑶搭在自己身上的腿和手臂拿开,夏煜出了被窝。

    他的动作惊醒了安思瑶,少女揉着眼睛,看向夏煜。

    “你再睡会儿吧。”夏煜俯下身,给安思瑶盖好被子。

    “嗯。”抓着被子,安思瑶回答。

    又捏了捏安思瑶的脸,夏煜走出了房间。

    现在是早上八点,女仆已经将早餐准备好,徐幼香正在吃着面包。

    “快点,要迟了。”徐幼香不知道房间了的事情,她催着夏煜,药物那边的研究正在关键部分,马上就可以拿出初步成果了。

    夏煜来到洗漱间,洗漱完毕,吃了早饭,登陆了徐幼香的身体。

    九点来到研究所,他开了一天的工作。

    到了下午五点,工作结束,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拨通了虞凝梦的电话,说了研究的进度,并问了竺玫的事情。

    虞凝梦讲到一半,让夏煜稍等一下,她去处理一下突发事件。

    十分钟后,虞凝梦打电话给了夏煜。

    “怎么了?”夏煜问。

    “安天封住院了。”虞凝梦的花期严肃。

    “怎么住院了?”夏煜诧异着。

    “明明是老年人了,还想学着年轻人去打猎,然后把腰闪了。”虞凝梦话里带着幸灾乐祸。

    听了虞凝梦的语气,夏煜知道了安天封的伤并不重。

    “我带着安思瑶去看看?”夏煜问。

    “你要去就去好了,不用怕,安天封要是敢为难你们,你们就不要他了!”虞凝梦拱着火。

    夏煜并没有将这句话当真,他又继续问了竺玫的事情,挂掉了电话。

    竺玫的女王之位看来是坐不上了,虽然保王派借用了民间舆论,但舆论从来不能真正的影响到政治斗争,反王派已经取得了大部分官员的支持。

    当不上女王也挺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比做女王吉祥物好多了。

    来到安思瑶的卧室,夏煜和她说了安天封的事情。

    “我们去看看他吧。”夏煜对安思瑶说。

    少女有些犹豫,她看着夏煜的眼睛:“可是他要是骂你怎么办。”

    “没关系,毕竟他女儿都是我的了。”夏煜搂住了安思瑶的腰,笑嘻嘻的说。

    安思瑶也露出笑容,她同意了夏煜的决定。

    两人坐着车,向着医院驶去。

    到了医院,报出姓名,两人来到了安天封的病房。

    那是一个宽敞的单间,安天封躺在床上,正看着书,在他的身边,女秘书喂着安天封苹果。

    见到夏煜和安思瑶,安天封不自在起来,他急忙让女秘书出去。

    女秘书走出病房门后,他感觉证据已经消失,又有了底气,看着夏煜,他沉着脸问:“你还来做什么,我是不可能同意你们的事情的!”

    夏煜没有回答,默默上前,使用制药技能附带的诊断能力,摸了摸安天封的腰。

    问题不大,躺两天就能好,不过以后想要剧烈运动就得悠着点了。

    他又瞥了眼安天封手上的书——《闪了腰怎么办》。

    安天封也感觉,在医院的病床上看这个有些滑稽,他急忙将书压在了身下,装作凶狠的瞪着夏煜。

    安思瑶也来到了安天封的床边,她拿起女秘书留下的苹果片,用牙签戳着递到安天封面前。

    安天封紧闭着嘴,拒绝合作。

    安思瑶用苹果在安天封的脸上戳着,安天封一开始不以为意,但等到牙签戳出果肉,戳到他的脸上的时候,他感觉到了疼痛。

    “哎哟。”安天封张口痛呼,安思瑶趁机将苹果塞到了他嘴里。

    安天封吃也不是,吐也不是,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看着安思瑶,感觉女儿是如此的陌生。

    犹豫再三,他还是将苹果吃了下去,他看着夏煜和安思瑶:“我管不了你们要干什么,但是你们也别想我支持你们!”

    “你不支持的话,孩子就只能给外公了。”安思瑶面无表情的说。

    “嗯???”安天封眉头一皱,“什么孩子?”

    安思瑶没有回答,只是摸了摸肚子。

    安天封的表情从疑惑到震惊:“你们、你们搞出了孩子?”

    “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安思瑶硬气的回答。

    安天封捂住了脸,一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之前偷偷从夏煜那里打探的时候,两人还是纯洁的关系,现在居然突飞猛进?孩子都有了?

    不只是安天封,夏煜也十分震惊,昨晚才做的事情,今天就可以有孩子了吗?

    不过安思瑶这话是在帮自己,夏煜没有拆穿,他将安思瑶拉到了身后,对安天封说:“我会处理好我们的事情的。”

    “你怎么处理?不就藏一个起来做情人吗?”安天封不能接受夏煜和自己一样。

    “您其实可以理解我。”夏煜坐在了安天封的旁边。

    “你别污蔑人啊,我怎么就可以理解你了?我安天封是那种人吗!”安天封嘴硬着。

    “不管是东姨还是刚刚的女秘书,你的品味都不错呢。”夏煜直接奔入了禁区话题。

    安天封瞪大了眼睛,不能相信夏煜居然说这样的话。

    夏煜翻找着记忆,说着:“东姨穿着女仆装,一本正经的样子很诱人吧?你就是因为这个而控制不住的?”

    “你这个家伙怎么平白污人清白!”安天封有些恼怒。

    打开精神治疗的技能,夏煜分析着安天封的心理,并小小的使用着安抚技能,让安天封昏昏欲睡,进入无防备状态。

    他故意说:“要说女仆装,果然还是配着白丝比较完美了,我看东姨有很多白色丝袜,你一定喜欢这个吧?”

    “我喜欢个锤锤白丝!”安天封不能忍受夏煜的品味,“黑白色的女仆装当然是黑……”

    说到这里,安天封清醒过来,但已经晚了。

    就是安天封,此刻也不能自欺欺人。

    只要谈到这里,话题就好继续了。

    夏煜看向安思瑶:“瑶瑶你先出去吧,我和咱爸谈谈。”

    安思瑶记下两个关键词,走出了病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