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4. 温紫莹:任务将结
    面对夏煜的疑惑,温紫莹回答说:“太沉重了啊,晨奖的获得者,什么反乌托邦现代文学大师,我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文学少女而已!”

    “真的准备封笔了?”夏煜问。

    “明天我就去开新闻发布会!”温紫莹坚定的回答。

    “不会遗憾什么的?”夏煜又问。这时候问清楚了,比过段日子后悔要好。

    “要是之前走的话,还可能有点遗憾,现在晨奖我都拿到了,我还遗憾什么?”温紫莹反问。

    “等你彻底决定了,我给你介绍工作。”夏煜保证说。

    “好。”温紫莹答应下来,“快把稿纸丢掉,我们打游戏!”

    拿起面前的稿纸,夏煜将它们丢进了垃圾桶,拿起温紫莹的笔记本点开了游戏。

    玩到早晨,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温紫莹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

    虽然熬了一夜,但她并没有感觉疲惫。

    打开柜子,她将里面的稿纸都取了出来。

    这里面,都是她之前写下的小说开头、散文诗歌什么的。

    将这些稿纸搬出,温紫莹找了一个纸箱,将它们放了进去。她又打开一个上锁的抽屉,取出至今为止,所有小说的原稿,也丢进了纸箱里面。

    抱着纸箱,她来到了院子里。

    “小姐。”保姆上来想要帮忙,被温紫莹拒绝。

    将纸箱放下,温紫莹和保姆要了一个打火机,将稿纸点燃。

    火焰烧灼着空气,黑色的灰烬向上漂浮,升到空中,消散不见。

    温紫莹内心的灰烬,也慢慢散开,消融。

    父亲还在的时候,她很喜欢写写故事随笔,因为这样可以讨母亲的喜欢,但等到父亲死后,一切都变了。

    虽然将写好的东西交到母亲手里的时候,温紫莹依旧会见到高兴的笑容,但她知道,母亲不是为了她而高兴,而是为了能有稿子发表而高兴。

    这样一段时间后,年幼的她完全没有了创作的激情与灵感,但随之而来的,是母亲的压迫。

    写作从一件快乐的事情,变成了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又变成了伴随着痛苦的事情。

    直至现在,午夜梦回,温紫莹仍然为当年的情形感觉到恐惧。

    她写了许多散文诗歌,但一篇也不敢投稿,因为小时候她写的就是这些,每当投稿不过,母亲就会将她按在小矮桌上,让她反省。

    这样特意回避,温紫莹本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小时候的事情,以为自己对写作已经重焕了热情。

    但是,半年前因为《白鸟》改编的事情,因为一本书没写好的事情,在网上被讨伐,在家门口被堵,在书信中被指责,让温紫莹重新感受到了那份恐惧,她对写作的热情,她费力的寻求新的体验,不是为了写出更好的故事,而是为了不受责备。

    她讨厌这个工作,讨厌那滴满眼泪的稿纸,讨厌那被通红手掌握住的钢笔,讨厌那需要努力弯腰的矮桌,讨厌环绕在周围的声音。

    “太太。”保姆的声音叫醒了温紫莹。

    向着门口看去,温紫莹见到了母亲卞孤萍。

    卞孤萍立在门槛那边,呆呆的望着燃烧的稿纸。

    “看着点我妈。”温紫莹对保姆说。

    她迈开脚步,回到房间,将晨奖的奖杯拿了出来。

    她将奖杯往卞孤萍的怀里一塞:“这个给你,你一直想要的。”

    也不看卞孤萍的反应,温紫莹走出宅子,她从车库里取出了自行车,在村中小道上疾驰着,发泄着情绪。

    到了中午,情绪宣泄的差不多了,温紫莹回到了家里。

    路过卞孤萍房门外的时候,她向着里面看了眼,卞孤萍今天没有盯着院子里的菊花,而是盯着晨奖的奖杯。

    温紫莹已经记不得母亲是怎么疯的,唯一的记忆就是洒落了满地的纸屑,撕碎的,是母亲最得意的,写菊花的散文。

    收回视线,她来到厨房,拿了一些东西充饥,回到了卧室。

    先给出版社打了电话说了这个决定,温紫莹又在论坛上发了帖子。

    完事后,将手机一丢,她彻底轻松下来。

    不写小说了,接下来找点儿什么事情干好呢?她想着。

    之前的日子,她每天不是在写小说就是在构思小说,偶尔打打游戏麻痹自己,再没有别的事情。

    现在小说不用写了,人生一下子空余了大半。

    在内心寻找了一会儿,温紫莹找到了一个感兴趣的事情。

    那个自称替身使者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此时,替身使者夏煜正在看温紫莹刚刚发的帖子。

    夏煜第一反应是感叹:真的封笔了啊。

    随后,他想到了自己的任务。

    介绍温紫莹到虞家工作,引导温紫莹生活的任务应该就算是完成了,星星碎片,马上就能到手。

    他露出笑容。

    “高兴什么?”徐幼香将薯片递到了他的面前。

    “有件事情终于要有个结果了。”夏煜张开嘴,咬下薯片的同时,咬了一下徐幼香的手指。

    吃了左边徐幼香的薯片,右边的安思瑶又递来了苹果片。

    将苹果片放在夏煜嘴里,安思瑶立即收回了手,怕夏煜咬她。

    但是她逃得了手指,逃不掉脸蛋。

    三人对面的胡凉露,冷眼看着夏煜左拥右抱。

    “什么事情完成了?”徐幼香又问。

    夏煜思考了一下,回答:“一个游戏账号的事情。”

    游戏账号是暗话,安思瑶和徐幼香都知道。

    “又搞上了一个女人?”徐幼香手一收,让夏煜咬了个空。

    “没有,我高兴是可以拿到一样东西,一个比较神奇,但还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夏煜和两人说着。

    “是什么,我买来给你呀。”安思瑶试图用金钱讨夏煜欢心。

    “不是普通的东西,要是能看得到的话,等我到手让你们看看。”

    又和两人亲密了一会儿,夏煜来到徐幼香的身体,他得开始工作了,渐冻症药物的研究还没有完成。

    下午,在休息的时间,夏煜大方的用徐幼香的身体,看了徐幼香的封笔宣布。

    “你居然还和学妹有一腿!”徐幼香哼了一声,又忍不住好奇问:“你说的完成就是帮她退出文学圈?”

    “嗯。”夏煜点了点头,“我准备介绍她给虞凝梦做翻译工作,放心,我不出面。”

    夏煜想着,等介绍完,星星碎片大概就能到手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