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2. 出师未捷身先死
    “你怎么在这里?”夏煜问向竺玫。

    “是香香邀请我来的。”竺玫笑嘻嘻的回答。

    夏煜无法想象,徐幼香一个还算精明的人,怎么就信了竺玫的鬼话。

    虽然大部分都是事实,但其中艺术的部分也很多。

    算了,不管她。

    夏煜出了门,他开出车,前往了机场。

    为了和安思瑶在一起,胡凉露闹了一通,从阿房转到了摇光上学,今天就是胡凉露过来的日子。

    在机场接了胡凉露,夏煜回到家里。

    打开门,胡凉露见到了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三女。

    她扭过头,默默的盯着夏煜。

    “看什么。”夏煜不客气的问。

    “我才走了两个月,你就弄来了这么多女人?”胡凉露说。

    夏煜敲了一下胡凉露的脑壳:“别说的像我和你有什么似的,我为什么要和你解释?”

    比较了自己和夏煜的实力差距,胡凉露忍辱负重,她将行李放好,过去蹭安思瑶求安慰。

    夏煜立在四人身后,观察了一会儿,徐幼香对竺玫十分热情,而竺玫除了对徐幼香热情,还对安思瑶热情,但安思瑶的反应平平。

    不愧是我的安思瑶,不会轻易被蛊惑。

    夏煜放下心来,他回到自己的卧室,自己打着游戏。

    时间慢慢过去,到了晚上,竺玫得到了在这里过夜的权力,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吃了饭,各自回房。

    竺玫来到了夏煜的房间,她的手里拿着一罐蜂蜜。

    用手沾了蜂蜜,少女去喂夏煜,夏煜移开了脸。

    竺玫又移动手,将蜂蜜放在夏煜的面前,夏煜还是拒绝了这份亲密。

    “你也不要我了?”竺玫的眼中闪过泪花。

    夏煜只能尝了尝。

    伏在夏煜的背上,竺玫带着些担忧的说:“明天14区的国王就会过来。”

    “他亲自过来接竺孟兵?”夏煜惊讶着。

    “他应该是想要亲自过来接我。”竺玫搂着夏煜的脖子,“我不想和他走。”

    “你放心,在第一区,管他什么国王皇帝都要趴着。”夏煜有些忧心,他忧心要是那个国王来了,要怎么才能优雅而不失礼仪的怼对方。

    毕竟对方是一个国王,要给点面子。

    竺玫在夏煜这里腻了一个小时,被徐幼香过来抓走。

    虽然徐幼香认可了竺玫对夏煜的依恋,但她不能放着两人在一起太久。

    又打了一会儿游戏,夏煜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早上,夏煜被竺玫摇醒。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夏煜看向竺玫:“怎么了?”

    竺玫的面色严肃:“死了。”

    “谁死了?”夏煜立即清醒过来,他的脑海中闪过竺玫持着菜刀,为独占熊熊血洗别墅的场景。

    “那个国王。”竺玫回答。

    “那个国王怎么死了?”夏煜惊奇着。

    “不是你干的吗?”竺玫看着夏煜的眼睛。

    “我连他的方位都不知道,怎么干?”夏煜不被这个黑锅。

    “我听里花说,他是在机场的时候,被一个杀手杀了,用的笔记本电脑。”竺玫回答。

    夏煜摸了摸下巴,他原本还想着怎么落那个国王的面子,结果他自己就死了?

    “你等等,我问问别人。”夏煜掏出手机,打电话给了虞凝梦。

    国王不同于普通人,普通人死了也就死了,最多凶手被谴责一下,但国王的死亡,会引发一系列的事件。

    虞凝梦接了电话:“我很忙,给你三十秒的时间。”

    “死了。”夏煜回答。

    “谁死了?你们居然玩这么激烈?”虞凝梦紧张的问。

    “……国王死了。”夏煜将竺玫说的事情,和虞凝梦转述。

    “你等等,我问问。”说完,虞凝梦挂掉了电话。

    夏煜和竺玫一起等待着,十分钟后,手机响起,虞凝梦的回电到来。

    “让竺孟兵赶快跑路吧。”虞凝梦说。

    “是竺孟兵买的凶?”夏煜大吃一惊。

    “多半不是,我们第一区没有这个渠道。”虞凝梦解释着,“到底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一个人背锅。”

    顿了顿,虞凝梦继续说:“竺孟兵是最合适的,动机是窥视王位,232区和14区的王室都是竺家血脉,杀了14区的国王,他就是竺家唯一的男丁了,14区不可能再找到一个流落民间的私生子。”

    “既然都是唯一王位候选了,怎么还会有事?”夏煜好奇的问。

    “14区挺王派和反王派的斗争比较激烈,之前几年没有国王也是因为这个,这次估计反王派要借势废除王位了。”虞凝梦简单的解释。

    挂掉电话,夏煜将虞凝梦的猜测告诉了竺玫。

    竺玫神情平静,她对弟弟竺孟兵并没有什么感情。拿起手机,她提醒了一下竺孟兵,就不再管。

    虞凝梦的分析十分准确,五个小时后,14区开始通缉竺孟兵,但竺孟兵已经逃走,不知所踪。

    事后夏煜听虞凝梦说,他们还想要用竺玫顶替竺孟兵,被反驳了回去。

    夏煜和竺玫十分镇静,倒是徐幼香为竺玫担忧了几天。

    几天后,一切重归平静,夏煜继续过着白天制药,晚上打游戏的生活。

    这样过了半个月,制药取得了一个可能是进展的进展,夏煜给自己放了假。

    好好的休息了一天,他点击栏位,来到了温紫莹的身体。

    温紫莹趴在床上,闷闷不乐。

    她花了三天,瞎鸡儿写出来的新书,又火了。

    夏煜叹了口气,安慰着温紫莹:“节哀顺变。”

    “什么节哀顺变啊,为什么这种垃圾故事都有人看啊!那是动物啊,猪狗羊什么的在说话,不滑稽吗?那鬼动物之间的政治斗争,不荒诞吗?为什么那群人能分析出各种隐喻各种思想?我真的只是在瞎写啊!”温紫莹哀嚎着。

    夏煜只能默默的听着温紫莹抱怨,温紫莹那本《动物森林》,被冠上了反乌托邦寓言的名头,风头直接压过了14区国王的死。

    “下面你准备怎么办?”夏煜感觉星星碎片的这个任务太难了。

    “我还能怎么办?我也没有办法了啊!”温紫莹抱怨着。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征得了温紫莹的同意后,夏煜接听了她的电话。

    电话是出版社打来的,告诉温紫莹,她的书入选了晨奖。

    晨奖是这个世界最具影响力的文学奖项。

    温紫莹更加绝望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