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1. 竺玫:我来了
    被竺玫拉着,夏煜不知不觉就将车开到了虞梁的宅子下面。

    他停下车,看向旁边的竺玫。

    竺玫看着车窗外的高楼:“就是这里吗?是在几楼?”

    夏煜没有回答竺玫的问题,而是问:“你要做什么?”

    他原本以为,竺玫只是一个普通的恋熊少女,但现在看来,竺玫有些不一般。

    少女轻松的说过来见安思瑶和徐幼香,让夏煜有点儿慌。

    “认识一下你女朋友。”竺玫伸出手,揉着夏煜的肚子。

    棕熊的肚子摸起来很有感觉,竺玫所以有了这种习惯。

    拍开少女的手,夏煜沉思了一下,说:“今天算了,我先和她们说一下,明天带她们见你。”

    夏煜感觉一夜未归,突然带着一个陌生少女回去有些不好。

    “好。”竺玫没有意见。

    “那我送你回去?”夏煜问。

    “我不要回去。”想到要抛下自己的里花,竺玫的心情低落起来。

    “拿你去酒店?”夏煜说。

    “嗯。”

    将车调头,夏煜将竺玫送回了酒店,给她开了房间。

    带着竺玫来到房间,夏煜问:“你身上有钱吗?”

    “我带了银行卡。”竺玫掏出了银行卡。

    放下心来,夏煜回到了虞梁的宅子。

    打开门,他首先见到的是女仆,女仆帮夏煜脱下外套,告诉夏煜安思瑶在楼上书房,徐幼香在卧室。

    夏煜先来到书房,看了眼安思瑶,安思瑶正在插花,她将花枝泡在水里,用剪刀剪着,目光认真,神情专注。

    要是安思瑶身上是古装的话,夏煜一定会进去一起,可惜她身上穿的,是普通的现代服饰。里面还有一个女仆,为了普通的插花情景,而给女仆留下荒淫无道的印象不怎么好,万一她告诉虞梁怎么办。

    放弃了和安思瑶一起,夏煜下了楼,来到了徐幼香的卧室。

    徐幼香正躺在床上,玩着掌机。

    “带我一起啊。”夏煜拿来掌机,和徐幼香联机,两人一起玩着冒险游戏。

    一个boss打完,徐幼香看着夏煜:“我从窗户看到你开车到了楼下,然后又走了,是怎么了?”

    “一个朋友打算过来,后来我感觉带着她来不好,就支开了。”夏煜回答。

    “是谁?”徐幼香警惕起来。

    “竺玫。”夏煜说。

    “就是那个公主,你还想要玩公主?”徐幼香游戏也不打了,将掌机放下。

    “你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带着那个公主吗,其实是这样的……”夏煜将事情讲给了徐幼香听。

    徐幼香叹了口气:“就是变成棕熊,也不能阻拦你猎艳的欲望吗?”

    “好好说话。”夏煜是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变态,色情狂!”徐幼香改了措辞。

    “???”

    将徐幼香压在身下,夏煜挠着她的痒痒。

    “不要,放手!”徐幼香嬉笑挣扎着。

    两人闹了一阵,各自躺着休息。

    徐幼香又问:“所以,那个女人是知道你的身份了?”

    “嗯。”夏煜回答。

    “她威胁你说,你不和她探讨生命的意义就告发你?”侧过身,徐幼香看着夏煜。

    “……你能不能不要将自己的思想强加给别人。”伸出手,夏煜敲了一下徐幼香的脑壳。

    “我才没有这么想过!”徐幼香否认,但她泛红的脸颊暴露了真相。

    没有在这个事情上追究,夏煜看着徐幼香的眼睛,眼睛此刻是碧蓝色。

    他伸出手,玩着徐幼香的眼睫毛。

    拍开夏煜的手,徐幼香问:“你准备怎么办,把她扣下做你的情人?”

    “你怎么什么都往男女之情上想。”夏煜皱起眉头,“她拿棕熊当宠物和家人,现在知道我是棕熊,就是把我当成宠物和家人,哪会有什么情人什么的。”

    “呵呵,你对女人一无所知,那些死宅甚至想要透他们的猫,更别提你还是个人。”徐幼香冷笑着,“我敢肯定,那个女人一定满脑子想的都是蹭你的身体。”

    夏煜自认对女人没有什么了解,他没信心反驳徐幼香的话。

    难不成竺玫真是这么想的?

    “你不用担心,看我的,保证给你处理的漂漂亮亮。”徐幼香伸手摸向了夏煜的裤子。

    从裤子口袋里,她取出了夏煜的手机,找到了竺玫的电话。

    记下电话号码,她推开了夏煜:“你走吧我和她聊聊。”

    把事情交给了徐幼香,夏煜放心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既然经验丰富,对女人了解透彻的徐幼香说能解决的漂亮,就不用自己烦恼了。

    他打开电脑,打起游戏。

    一直打到中午,有些饿的夏煜走出卧室,餐桌上已经在上菜,他偷吃了一些,来到徐幼香的房门外,想要问问徐幼香怎么样了。

    打开门,夏煜见到徐幼香拿着手机,眼眶微红的耸拉着脑袋。

    失败了?反被竺玫欺负了一顿?

    夏煜紧张的来到徐幼香面前,刚准备安慰她,徐幼香先抓住了他的手。

    “你和玫玫之间那么多事情,你怎么不和我说?”徐幼香的声音低沉,鼻音有些重,这是伤心抽泣的迹象。

    “我们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夏煜不解。

    “还在骗我。”徐幼香锤了一下夏煜的肩膀,“她被恐怖分子包围的时候,你救了她,她被三只老虎包围的时候,你救了她,她为了父母的事情伤心想要跳水的时候,也是你鼓励了她。”

    “嗯?”前面的恐怖分子和三只老虎夏煜还能理解,但后面的为了父母的事情轻生跳水是什么鬼?

    “她拿你当家人,你就没事就多陪陪她吧。”徐幼香对夏煜说。

    “说好的想蹭我呢?”夏煜问。

    “那是我弄错了,她和我说了很多,我感觉没有问题。”徐幼香回答。

    退出徐幼香的房间,夏煜不得其解。

    突然,他想到了竺玫的演讲加成,这个加成这么好用的吗?

    竺玫要是把这个用在里花身上,不是轻轻松松将里花留下来?

    大概是不想和里花作假吧。

    放下了这件事,夏煜又去叫了安思瑶,三人在餐桌上吃饭。

    下午,夏煜将事情和安思瑶说了说,确定了竺玫不会过来住,安思瑶没了反应,并不关心这件事情。

    放心心来,夏煜打开安思瑶的卧室门,发现面前站了个竺玫。

    他重新关上门,再打开,竺玫还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