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19. 得手的竺玫
    今天是节假日,夏煜不需要工作,他和徐幼香还有安思瑶一起,在客厅打了一早上的游戏。

    下午,夏煜躺在床上,登陆了温紫莹的身体。

    一阵黑暗之后,他见到了熟悉的天花板。

    温紫莹同样躺在床上,正在看着天花板。

    感觉到温紫莹的情绪不高,夏煜紧张的问:“新书怎么样了?”

    温紫莹有气无力的回答:“销量扑街了,扑到姥姥家了。”

    “哦。”夏煜露出笑容,一切和计划中的一样。

    温紫莹虽然说着想要扑街,但真的扑街了之后,还是会心情不好啊。

    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夏煜说:“那我们来谈谈翻译工作的事情?”

    “还没到时候。”温紫莹回答。

    “什么还没有到时候?”夏煜疑惑着。

    “虽然销量扑街了,但是出版社乐翻了。”温紫莹的声音苦闷。

    “发生了什么?”夏煜惊讶着。

    “有一个名导演看中了我的书,准备拍成电影,刚刚找上出版社,现在正在谈。”温紫莹叹了口气,十分无奈。

    “……”

    夏煜疑惑的摸了摸下巴,他点出了温紫莹的加成列表。

    【灵感加成LV2、编剧加成LV2、语言加成LV2】

    他横看竖看,也没有从里面见到幸运这个加成。

    温紫莹怎么运气总是这么好?上本惊悚本来扑街了,结果被一个有名奖项推了一把,这本惊悚喜剧终于真扑街了,又来了个导演谈改编。

    “哎,写什么书才能扑街啊!”温紫莹沮丧着。

    “你这样同行们会想打你的。”夏煜说。

    “可我是真的想扑街啊。”温紫莹又叹了口气。

    “反正销量是扑街了,你就不能催眠自己说是扑街了吗?”夏煜又说。

    “可是出版社还在找我要小说,这次他们都不要求题材了,让我随便来。”温紫莹有些委屈。

    “那你就写本纯文学,或者写本试验小说,怎么小众怎么来。”夏煜提着建议,他就不信,这种东西还能畅销,还能被改编。

    “好像不错。”温紫莹感觉这个建议靠谱。

    她和夏煜商量起小说的题材。

    “怎么才能最小众?”她问夏煜。

    “这个简单,别人喜欢看什么,你就反着来。”夏煜说。

    “嗯,成年人对动物角色没有兴趣,儿童对成人故事没有兴趣,我就用成年人的故事,来写一群动物!”温紫莹举一反三,“他们喜欢喜剧,我偏要写个悲剧,他们喜欢一个主角的故事,我偏不……”

    帮温紫莹在草稿纸上将这些要点记录下来,夏煜满意的看纸,感觉温紫莹的扑街稳了。

    “不行,我已经嗨的不行了,我说给你,你来记一记。”温紫莹说出一个个剧情片段。

    这些片段很散,一点儿也没有前后的联系,夏煜在纸上记着,看着这写荒诞的剧情,感觉这书没救了。

    八小时过后,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走出卧室,倒了一杯咖啡喝。

    温紫莹说最多一周就能写完这本书,到时候就能看她扑街了。

    扑街之后,就能完成任务,任务完成之后就能获得星星碎片。

    那个星星碎片到底能用来做什么?

    夏煜期待着。

    回到卧室,他看了眼时间,现在是晚上十点,时间还早,打会儿游戏。

    游戏开机画面的空隙,夏煜看了眼手机,手机上有着五个未接来电,都是竺玫打来的。

    夏煜没有管,将手机放在一边,十分钟后,竺玫又打了过来。

    将游戏暂停,夏煜拿起了手机,接听电话。

    “能不能出来陪我。”竺玫的声音传来。

    “不能。”夏煜毫不犹豫的说。

    “我想去酒吧。”竺玫又说。

    “你想去月球都没用。”夏煜回答。

    “我已经到了酒吧了。”竺玫说。

    “……”夏煜关掉了游戏机,“你在哪?”

    竺玫报了地址。

    从房间出来,夏煜开车前往了那里。

    以竺玫的容貌,待在酒吧里百分百会出事,他没法放着不管。

    来到酒吧前,夏煜下了车,一边往里走,一边拨打了竺玫的电话:“你具体在哪?”

    “在对面。”竺玫回答,她的声音愉悦。

    “对面?什么对面,你在吧台对面?”夏煜疑惑着。

    “我在酒吧对面,月九珠咖啡馆。”竺玫回答。

    “???”

    夏煜转过身,看向马路对面的咖啡馆,竺玫正向他招着手。

    我被一个女孩骗了?夏煜有些不能接受。要是竺玫说在咖啡馆,他一定会拒绝。

    他来到咖啡馆,在竺玫的面前坐下:“你不是说你在酒吧的吗?”

    “我说我到了酒吧,没说我进去了。”竺玫玩着文字游戏。

    夏煜没有和她客气,伸手就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疼。”竺玫捂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夏煜。

    要是安思瑶或是徐幼香露出这样的表情,会让人想要将她抱住,而竺玫露出这样的表情,只让人想要将她按住。

    扭头调整了一下情绪,夏煜问:“什么事?”

    “他们都要走,后天早上就走了。”竺玫沮丧的说。

    “你呢?”夏煜的心情也沉闷起来,竺玫不是重返家园,而是奔赴战场。

    “我不想走。”竺玫抓住了夏煜的手,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夏煜。

    这让夏煜有点儿慌,他抽回了手,并思考着现在是什么一个情况。

    “我可以和你待在一起吗?”竺玫从座位上站起,俯身将脸凑到夏煜的面前。

    夏煜揉了揉额头,这是什么鬼剧情。他和竺玫的关系,什么时候到了这个地步了?

    “不行。”夏煜拒绝了竺玫,他可是有女友的人。

    看着竺玫,他没有想到,他把竺玫当朋友,对方居然想要对他做出这种事情。

    被拒绝的竺玫并不失望,她和夏煜说:“那今晚陪我去酒吧可以吗?”

    夏煜不理解竺玫的脑回路,但只要不提刚刚的事情,就可以商量。

    和竺玫一起上了车,夏煜带她到了昨天的酒店。

    “到了,下车吧。”夏煜对竺玫说。

    “……”看了夏煜一眼,竺玫什么也没有说,走下了车。

    接下来的程序和昨晚的一样,夏煜看着竺玫喝醉,然后将她丢在了卧室里。

    打了个哈欠,夏煜到另一间卧室里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睡梦中,夏煜突然听到了轻轻的呼唤声:“熊熊,熊熊。”

    “嗯?”夏煜勉强睁开眼睛,他见到了趴在自己身上的竺玫。

    伸出手,夏煜拍了拍竺玫的脑袋,整个场景,就和他使用棕熊的身体那时候一样。

    拍了两下,见到竺玫脸上的惊喜,夏煜猛地清醒过来。

    完了,好像坏了事情。

    可恶,在被骗之后,居然又被套路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