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18. 名侦探竺玫
    将竺玫放在床上,夏煜给她盖上被子。

    “唔。”少女踢开了被子。

    夏煜将被子拉回,又被竺玫伸手拨开。

    夏煜于是将竺玫抱起来,用被子紧紧裹住她,将被子两边压在她的身下。

    竺玫挣扎着,但不能将被子挣开。

    她慢慢适应了被被子裹着的感觉,不再折腾了。

    完成了这一工程,夏煜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没有离开,而是瞧着竺玫的脸。

    因为醉酒,竺玫的脸有些红,她似乎有些不舒服,轻轻皱着眉头,晃着脑袋。

    将这一刻的照片拍下,配上艳后醉酒的标题,相信没有人会反对。

    摸了摸手机,夏煜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

    要拍还是回去拍安思瑶吧,安思瑶现在越来越大胆了,说不定可以拍点刺激的,比如

    ——练瑜伽。

    退出房间前,夏煜最后瞥了眼竺玫,他发现了一串项链,项链从少女的脖颈间露了出来。

    走上前,拿起项链,夏煜好奇的看着。

    一根银色的链子,穿着一个指肚大小的玻璃瓶,玻璃瓶里面,装着未知的灰白色粉末。

    这是什么?

    仔细研究了一番,夏煜不能判断出来,他放下项链,退出了房间。

    在他关上门后,竺玫睁开了眼睛。

    少女抓着项链,有些后怕。

    在蹬被子的时候,竺玫已经渐渐恢复了感觉,等到夏煜用被子将她紧紧裹住,她完全恢复了意识。

    感觉到夏煜就站在自己旁边,竺玫不敢动作,生怕自己刺激到夏煜,被做了不好的事情。

    通过睁开一条缝的眼睛,见到夏煜想自己伸出手的时候,她心中十分害怕。

    结果夏煜的手没有放在她的身上,而是抓住了她的项链。

    摸了摸项链,夏煜就离开了。

    看着项链,竺玫百思不得其解。

    自己的身体,还不如项链有魅力吗?

    她的年纪还小,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只是稍稍困惑了一下,就略了过去。

    躺在床上,竺玫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早上,她被摇醒。

    见到她睁开眼睛,夏煜收回手:“快起来,送你回家。”

    夏煜昨晚本准备回家睡觉,但又担心一个人住酒店的竺玫,只能留了下来。酒店里没有游戏机,夏煜没能打到游戏,心情有些不好。

    竺玫坐起身,被夏煜拉着出了卧室,在洗漱间洗漱。

    等竺玫整理完毕,夏煜已经让人送来了早餐,那是包子和咖啡。

    坐在餐桌上,竺玫吃了起来。

    “你项链里的是什么?”夏煜好奇的问。

    竺玫迟疑了一下,回答说:“骨灰。”

    “抱歉。”夏煜道着歉,因为他问到了一个伤心的话题。

    “是熊熊的。”竺玫摸了摸项链,继续说。

    居然是我的?

    夏煜不禁向着项链多看了两眼。

    “你不奇怪吗?”竺玫看着夏煜,“这不是人的,是一只棕熊的。”

    “有点奇怪。”夏煜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顺着竺玫的话说。

    寻常人见到有人挂着棕熊的骨灰,会十分好奇,好奇这其中有着什么深意,但夏煜就是骨灰的代主人,知道竺玫对棕熊的喜欢,以及棕熊为竺玫的付出。

    他想起来,竺玫经常去摸这串项链,少女是在思念着棕熊吗?

    夏煜的心情有些沉重。

    等竺玫吃了早饭,夏煜开车将她送到了楼下。

    和夏煜挥手告别,竺玫扫了脸,打开了别墅的门。

    客厅里,竺孟兵和里花正在为竺玫的失踪着急着,见到竺玫回来,两人松了口气。

    “你去哪了?”竺孟兵问。

    “夜生活。”竺玫回答。

    竺孟兵不知道夜生活是什么意思,他也不想知道竺玫昨晚去哪干了什么,只是礼节性的问一下。

    “还有三天舅舅就要来接我们了,你别瞎晃悠。”竺孟兵埋怨的说。他说的舅舅,就是14区的现任国王,两人认了亲。

    “是接你。”竺玫纠正着竺孟兵的话。

    “不只是我,还有你,舅舅特地问了你。”竺孟兵解释着。

    “他问我做什么?”竺玫皱起眉头。

    竺孟兵咳嗽了一声:“我们两家虽然已经分开了三百年,但身上都是一个先祖的血脉。”

    竺玫明白了竺孟兵话里的意思,血脉通婚是王室的一种习俗。

    “他已经有妻子了。”竺玫面露厌恶。

    “那是一个普通人,只能做王妃。”竺孟兵说。

    竺玫没有再说,她走上楼,进入了自己的卧室。

    坐在书桌前,竺玫拿起剪刀,又拿起一个本子,咔咔的剪了起来,纸屑一片片落下来,竺玫心中的烦闷,也一点点消散。

    将剪刀往桌上一丢,竺玫躺在了床上。

    她不知道要不要跟着竺孟兵一起走,如果不跟着的话,她就只剩下一个人。

    为什么都要离开?要是熊熊的话,一定不会丢下我。

    拿起项链,竺玫看着玻璃瓶里的骨灰,发着呆。

    她的大脑慢慢变得空旷,又慢慢生出杂念。

    她想起了早饭时候的事情。

    夏煜为什么对熊熊骨灰一点儿也不好奇?他既然会问项链,就应该会问熊熊的事情才对。

    竺玫仔细回想,她在记忆里,捕捉到了听说骨灰是熊熊的后,夏煜略微变化的表情。

    他明明有了反应,为什么不问?

    竺玫的心中有了疑惑。

    走下楼,竺玫找到了里花,他们的事情都是里花在管。

    “殿下。”见到竺玫,里花露出笑容,“也许不久之后,就要叫你王后了。”

    竺玫对这个没有兴趣,她问:“你现在查清楚夏煜和我们什么关系了吗?”

    里花摇了摇头:“没有,他都没有去过我们区,陛下也从来没有来过第一区,完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竺玫思考了一会儿,喃喃说:“或许不是那个父亲。”

    里花听了大吃一惊,不是那个父亲,还是别的父亲不成?

    这种王室秘密,她不敢多问,只当自己没有听到。

    竺玫的神情逐渐欣喜起来:“你之前说,救你们的是一只和熊熊一样聪明的金雕吧?”

    “是,你知道他是谁了?”竺玫好奇的问。

    “也许吧。”竺玫转过身,急匆匆跑回了楼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