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10. 夏煜:渴望(二合一)
    这个暗示不怎么好接,夏煜只能装作没有听到。

    “你妹妹怎么在这里?”夏煜一边戳着婴儿的脸,一边问。

    “因为我妈在这。”徐幼香回答。

    听到这里,夏煜的神情一滞。

    他还没有和徐幼香的母亲真正见过面,不禁有些心虚。

    “放心,她去亲戚家了。”徐幼香又说。

    走上前,夏煜捏住了徐幼香的脸:“吓唬我很好玩?”

    “是你自己做贼心虚!”徐幼香哼了一声。

    松开徐幼香的脸,夏煜将她的妹妹抱在怀里,观察着。

    婴儿都长得差不多,看不出什么不同。

    要是长成小徐幼香的样子就好了,给她穿可爱的小裙子,让她叫自己哥哥。

    “你准备给我看的好东西是什么?”夏煜问向徐幼香,“该不会就是你妹妹吧?”

    “你想干什么?”徐幼香警惕的看着夏煜,“她可是我妹妹!”

    “???”

    “你把我想象成什么变态了?”夏煜无法想象,徐幼香的思维怎么这么跳脱。

    “你刚刚脑海里,没有想等这孩子长大之后用来过家家吗?”徐幼香对夏煜这种死宅的思维,把握的十分透彻。

    “……”夏煜扯开了话题,“不是妹妹是要给我看什么?”

    “先不说这个,那个制药研究是怎么回事?”徐幼香问。

    她说的是夏煜和虞凝梦约好,制作一款治疗渐冻人药物,用来换取竺玫入区许可的事情。

    “一场交易而已。”夏煜回答。

    “交易别国公主?”徐幼香将妹妹从夏煜的手上抢过,不让妹妹接近夏煜。

    “交易的不是公主,我现在都不知道那个公主跑哪去了。”来到徐幼香的身后,夏煜推着她来到沙发旁边坐下。

    “然后呢?你准备把那个公主怎么办?”徐幼香继续问。

    “就丢在外面,我对公主没有兴趣。”夏煜握住了徐幼香的手。

    “怎么可能没有兴趣,二次元里的公主角色人气都很高。”徐幼香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便任由夏煜抓着手。

    夏煜揉了揉额头,安思瑶和徐幼香,怎么都对公主这个身份这么在意?

    公主这个身份的确有些诱人,但亡国公主一点儿实感也没有。

    “你戴上王冠,拿着权杖,再穿一件华丽的小裙子,比那个公主要公主多了。”夏煜说。

    他将妹妹抱起来,放在一边的摇篮里,然后将徐幼香抱在了怀里。

    徐幼香虽然听到了夏煜的回答,但没有回应。这个话题只是她硬扯出来的,她其实根本不关心这个。

    她此刻十分心忧,脑海中想着在女仆群里偷听到的,安天封不同意安思瑶的婚事,安思瑶怒而离家出走的事情。

    安思瑶和夏煜的关系,已经到了谈婚论嫁,而她呢?

    夏煜同样心忧,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怎么说这件事情。

    总不可能张开双臂来一句“你们都是我的翅膀”,然后就欢乐结局吧?

    两人沉默下来。

    直到徐幼香的妹妹哭闹起来,才打破了平静。

    按照徐幼香的指示,夏煜来到厨房,泡了奶粉,装在奶瓶里。

    将奶冷了一会儿,在手背上试了试温度,夏煜将奶嘴塞进了婴儿的嘴里。

    哭闹声这才止住。

    抱着徐幼香的妹妹,夏煜的胆子大了一些,他对徐幼香说:“我想谈谈未来的事情。”

    徐幼香低下头,回答说:“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去打扰你的。”

    “是未来的事,不是分手的事。”夏煜说。

    “那你准备和安思瑶分手吗?还是准备让我当你的情人?”抬起头,徐幼香反问。

    她的目光凌厉,看得夏煜一阵心虚。

    “我想问问你的想法。”夏煜说。从得到身体交换游戏开始,他再没有经历过如此的窘境。

    “我的想法当然是你和……”徐幼香说了一半,止住了口。

    夏煜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你走吧,过几天再来找我。”徐幼香下了逐客令。

    夏煜将婴儿放下,走出了屋子。

    他的心情稍稍轻松了一点,不过也更加紧张起来,不知道徐幼香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小说动画里,那些王霸之气一放,女人们就争先恐后做自己翅膀的剧情,果然不太现实。

    下了电梯,走出公寓楼,夏煜打电话给了虞凝梦,让她多注意点徐幼香。

    “你和徐幼香分手了?”虞凝梦小心的问。

    “没有,我只是提了一下未来的事情。”夏煜回答。

    “你有解决办法?”虞凝梦又问。

    “没有。”夏煜并没有找到方法。

    “那你说个鬼,未来面临的事情是什么,瑶瑶和香香心里都有数,你不说她们还能装作不知道,你一说不是不让人装了吗?”虞凝梦说着自己看来的经验。

    她继续说:“要是没有解决办法,就一个字也不要提,大家心里都有数,今朝有酒今朝醉。你拖着就行了,到了实在不行了,就用孩子威胁嘛。”

    “……”夏煜看了眼手机屏幕,确定他拨打的是虞凝梦的电话。

    “年轻人,你还是太嫩了。”虞凝梦评价着,“快回来吧,理事长等着你吃饭呢。”

    搭乘出租车,夏煜来到了虞家。

    虞梁在摇光的住宅并不是一栋别墅,而是一个顶层复式住宅。

    这个住宅的价格,比普通的别墅还要高昂。

    吃完晚饭,夏煜立在阳台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在他的后面,还有着一个露天泳池。

    晚饭虞梁并没有出席,他最近的身体有些不适,吃的是特别准备的饭菜。

    又吹了五分钟海风,夏煜见到书房的门打开了。

    虞梁的手上端着一瓶酒,向着夏煜招了招手。

    走进客厅,夏煜坐在虞梁的对面。

    “喝酒吗?”虞梁问。

    “不喝。”夏煜回答。

    “不喝挺好。”虞梁自己给自己倒着酒,按铃让女仆给夏煜拿了一瓶果汁,并上了一碟花生。

    夏煜学着虞梁的样子,将果汁倒在了杯子里。

    “来,干。”虞梁举起了杯子。

    两人干了一下。

    将酒杯放下,虞梁正式开始了谈话。

    “还是处男?”虞梁问。

    夏煜端着杯子的手颤抖了一下,没有想到虞梁第一句话就这么劲爆。

    “看来还是。”虞梁点了点头,又问:“脚踩两条船?”

    这个问题夏煜还是不好接,他正构思着回答,虞梁就进入了下一个问题。

    这次,他问了一个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知道凝梦是瑶瑶的什么人吗?”

    “不知道。”夏煜之前听安思瑶提过一次,她说虞凝梦是远房亲戚,但到底是什么亲戚并不清楚。

    “是小姨。”虞梁回答。

    夏煜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并疑惑着小姨怎么了。安思瑶叫虞凝梦都是凝姨凝姨的叫,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

    端起果汁,夏煜喝了一口掩饰自己的疑惑。

    这时候,虞梁又说:“是最亲的小姨。”

    “咳。”夏煜被呛了一下,他瞪大眼睛看着虞梁。

    姨,是对母亲的姐妹的称呼,表姐妹堂姐妹都适用,这其中关系最亲的,是母亲的亲妹妹。

    虞凝梦原来是虞梁的私生女?

    夏煜感觉有些刺激。

    “这个事瑶瑶和凝梦都不知道,你口风严点。”虞梁瞥了眼夏煜。

    “我知道。”夏煜感觉,面前的虞梁一下子亲近起来。

    “这种事情很常见,私生子嘛,谁还没有几个,不过有些人在胚胎期就解决了,而另外一些人舍不得而已。”虞梁继续说。

    夏煜认真听着。

    “我说这些不是说让你乱来,而是告诉你一下,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严肃。”虞梁慢慢说,“我个人不反对你有那么一两个好朋友,我和安天封不一样。”

    明白了情况,夏煜将虞梁划分到了亲密阵营,他向着虞梁请教着:“那爷爷你看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这个你自己解决,我虽然不反对,但我也不可能帮你。”虞梁的立场坚定,他端起酒杯,一口喝完。

    夏煜端起酒瓶,给他倒满。

    喝了酒,虞梁叹了口气:“瑶瑶和徐幼香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夏煜思考了一下,回答说:“不怎么清楚。”

    “我先把话放在这里,你只能和瑶瑶结婚。”虞梁站起身,离开了客厅。

    夏煜回想着虞梁的话,虞梁的意思明显,要徐幼香做地下情人。

    他揉了揉脑袋,放弃了思考。

    徐幼香已经告诉了,现在,该和安思瑶说说了。

    主要还是她们两人的事情。

    来到楼下,夏煜问了女仆,得知了安思瑶正在钢琴室弹钢琴。

    他打开钢琴室的门,见到了安思瑶,安思瑶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之间穿梭着。

    她弹的是静谧公主,这是夏煜之前送给她的曲子。

    来到安思瑶的身边,夏煜伸出一只手,顶替了安思瑶的一只手,两人一起将这首充满着爱恋的曲子弹完。

    “我随便怎么样都可以。”安思瑶抬起头,伸手触摸着夏煜的脸颊。

    她已经猜出了夏煜想要做什么。

    夏煜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虞凝梦说得对,不管是徐幼香还是安思瑶,都清清楚楚,只是两人都没有说而已。

    夏煜没有说话,他贴着安思瑶的后背,坐在了凳子上。

    他放在琴键上空的左手再次动作起来,一段舒缓的旋律流出。

    夏煜才按下两个音节,安思瑶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曲子,她按动右手指,加入了旋律。

    这是篝火旁的盲女,一年前,在中学生音乐大赛的时候,夏煜代替发烧的安思瑶,在舞台上演奏的曲子。

    一曲弹完,安思瑶的手指没有停歇,她又弹奏起了下一首。

    这是古达练习曲,夏煜从安思瑶这里,学的第一首曲子。

    在弹奏的过程中,安思瑶的神情逐渐明媚起来,将这首曲子弹完,她的脸上满是笑意。

    抬起头,她主动去寻夏煜的唇。

    安思瑶看着夏煜的眼睛,对他说:“其实我一直都有点怕。”

    “怕什么?”夏煜用额头抵着安思瑶的额头。

    “没什么。”安思瑶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并没有回答。

    夏煜没有追问,他摸着安思瑶的脸。

    两人一起在琴房待到深夜,直到虞凝梦寻来后,才分开各自前往了卧室。

    躺在床上,夏煜还在想着刚刚的事情。

    安思瑶,越来越主动了。

    现在已经会索吻,距离逆推,已经不远了吧?

    他又想到徐幼香,心中的涟漪顿时消失。

    点击栏位,夏煜选择了金雕。

    从雕窝里站起身,夏煜张开翅膀,在广阔的天空飞翔着。

    马路、人影、车子、建筑,一切都显得如此的渺小,他不断升空,不断拔高,就连山也变得渺小起来。

    但到了一定的高度,他就没有办法再上升了。

    虽然有着交换游戏,但他还是一个普通人,要受到规则俗礼的制约,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夏煜快速下降,马路、车流、建筑、人影,在他的视野中又变回了真正的大小。

    伏在悬崖边的窝里,夏煜想到了一样东西

    ——星星碎片。

    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有着什么样的能力?能起到作用吗?

    早上六点,回去自己的身体后,夏煜起身下床。

    他开始思考温紫莹任务的事情,本来他想的是顺其自然,但现在他感觉,插手进去加速任务进程比较好。

    他今天的事情,只有和虞凝梦确认渐冻症特效药研制的事情,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简单将一切定下,夏煜回到了房间,点击了温紫莹的栏位。

    温紫莹正在看着喜剧片。

    “这是在取材。”温紫莹和夏煜说。

    夏煜移动鼠标,看了一下历史记录,温紫莹已经看了一早上。

    算了,也不差这一部电影的时间。

    陪着温紫莹,夏煜看着片子。

    二十分钟后,温紫莹有些不自在了。

    “你干什么啊。”温紫莹问着,“这片子不好笑吗?为什么你一点儿也不笑?”

    “……我笑点高。”夏煜根本没有心思看片。

    “算了,关了吧,你都不笑,我好像傻子一样。”温紫莹意兴阑珊。

    夏煜求之不得,他关掉了笔记本。

    “你想干什么,说吧。”温紫莹看出了夏煜的心不在焉。

    “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不写小说了。”夏煜开门见山的问。

    “我不写小说你养我吗?”温紫莹反问。

    “可以啊。”夏煜回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