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8. 又雪:找个公猫
    被安思瑶拉到理发店,强行染回头发后,钟云馨还是不明白,自己明明伪装的那么好,为什么还会让安思瑶发现。

    她冷静分析,仔细思考,终于得出了结论。

    安思瑶,眼力恐怖如斯!

    给钟云馨染发费了一点儿时间,到了下午,一行人回到了紫琅市里。

    他们先来到了孔晗月家,夏煜取回了自己的黑猫和仓鼠。

    孔晗月家的保姆,是从钟云泽小时候就照顾他的,现在已经是奶奶辈的人物,在她的照料下,黑猫和仓鼠都胖了一圈。

    回自己家的路上,又雪和安思瑶坐在后座,玩着仓鼠和黑猫。

    又雪对夏煜说:“哥哥,小黑和小灰都是一个人,给它们找个伴吧。”

    “她们不是可以互相作伴吗?”夏煜回答。

    又雪看了眼黑猫,又看了眼仓鼠,无法想象它们怎么做伴,爽的只有黑猫而已,仓鼠明明是饱受折磨。

    夏煜也感觉到了自己话里的不合适,他说:“那也行,再买一只母猫好了。”

    “为什么是母猫?不应该是公猫吗?”又雪有着朴素的一公一母的思想。

    夏煜没有回答,安思瑶想到了原因,笑了起来。

    “瑶瑶姐你笑什么啊!”又雪询问着。

    “你哥哥是怕他到黑猫身体的时候,发现一只公猫趴在他身上。”安思瑶的声音清脆,带着笑声。

    她本以为,又雪会和她一起笑起来,但又雪反而有些惊吓。

    再看前面的夏煜,夏煜将车停在了路边,扭过头面带震惊的看着她。

    “怎么了?”安思瑶有点儿慌。

    夏煜的眼神复杂:“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种安思瑶。”

    “我还以为你是纯洁的!”又雪拉住了安思瑶的手,重新认识了她。

    安思瑶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说:“我已经成年了,这种事情也是知道的!”

    夏煜重新启动了车,略过了这个话题。

    “哥哥,你试过吗?”又雪突然问。

    “什么?”夏煜感觉有些不妙。

    “就是那个啊,”又雪支吾着说,“用女人的身体快乐什么的。”

    “你哥哥我不是那种变态。”夏煜坚定的回答。

    “没有啊。”又雪有些失望,她还以为能从夏煜那里了解一下。

    她又将视线放在了黑猫和仓鼠的身上。

    “小黑有母猫一起玩了,小灰呢?”又雪问。

    “仓鼠而已,你随便买一个好了。”夏煜一点儿也不在意,黑猫是他的身体之一,仓鼠又不是。

    又雪高兴的拉着安思瑶,要去买仓鼠。

    到了商店街,两人下了车,让夏煜一个人回家。

    知道她们不逛个两三个小时不会罢休,夏煜没有说一起的话,他回到家里,打开了别墅门。

    这个家,自从过去阿房,夏煜就没有住过,近半年没有人。好在他有先见之明,事先让家政公司的人过来打扫了屋子。

    躺在久违的沙发上,夏煜歇了歇,掏出手机,拨通了徐幼香的电话。

    “干什么?”徐幼香问。

    “我明天过去你那里。”夏煜说。

    “不用了,你还过来我这里做什么。”徐幼香的语气不善。

    “怎么了?”夏煜关心的问。

    “你和安思瑶都见家长了,还来找我做什么?”徐幼香说。

    揉了揉额头,夏煜回答:“找你要说的就是这件事情,而且不是你要给我看好东西的吗?”

    徐幼香沉默了几秒,回复说:“你来摇光吧,我在摇光。”

    “你怎么到摇光去了?”夏煜惊讶着,并怀疑是不是安天封做了什么。

    因为女婿不肯和别的女人分手,所以老丈人上门花钱让那个女人离开。

    这个剧情槽点很多,但并不是不可能。

    “虞爷爷在摇光,我和他一起来的。”徐幼香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夏煜摸着下巴,思考着虞梁将徐幼香带在身边做什么,看徐幼香的语气,虞梁并没有为难她。

    算了,明天过去就知道了。

    将这件事情放下,夏煜又开始思考温紫莹的事情。

    现在看来,温紫莹对写作的态度有些复杂,一方面,她是真的有着天赋,也依靠这个吃饭,另一方面,因为她母亲的事情,她对写作也有着一些心理阴影。

    思考了一会儿,夏煜又发现了另外一个要点。

    温紫莹之前热衷于收集素材,谈到未来的时候也是一副忐忑的样子,看来她对写作生涯本身,也有着阴影。

    大概是她母亲,母亲的文章结婚前被极力吹捧,结婚后却连发表的资格都没有,这件事情,给了温紫莹焦虑。

    她那本写砸了的书,是意外还是有意?

    夏煜渐渐已经找到了方向,任务的引导,大概是要解决温紫莹的焦虑吧。

    温紫莹的天赋是编剧、语言和灵感,不写小说,她还可以做编剧,甚至脱离文化领域,去做翻译都可以。

    不过,温紫莹还在想着新书,想要让她彻底放弃,还需要时间。

    喝了一口可乐,夏煜反思发现,明明这种事情放在影视作品里,应该是主角努力让对方解开心结,到了他这里,他却满心想着让温紫莹避开这个领域。

    向着帮温紫莹解开心结的方向思考了一下,夏煜放弃了这个好听的选择。

    心结多来自儿时阴影,十年数十年潜藏着,不断在人的内心扎根,哪里是这么好解决的。

    就算短暂治疗控制,遇到相应的事情也容易复发。

    还是直接避开,一了百了。

    就像遇到一个恶心的家伙,最方便简洁,成效最快,不复发的方法,是远离那个家伙。

    将这件事情决定下来,夏煜坐起身,玩起掌机。

    又雪和安思瑶一直玩到傍晚,才回到了家,三人一起吃了晚饭,回到了自己卧室。

    夏煜点击了温紫莹的栏位,过去继续观察温紫莹。

    一阵黑暗过后,他见到的,是一份写满字的稿纸。

    拿起稿纸,夏煜看着。

    稿子才写了一万字,但故事风格已经定下来了。

    开头写的是失意小子在地铁偶遇美少女的故事,在一万字的后面部分,主人公终于和美少女有了发展。

    看起来,这个故事和之前说的女友不是人的故事没有两样,但夏煜见到文中对触摸美少女都写的详细,有了疑惑。

    这么详细的描写,后面说她是鬼,读者不会信啊。

    他问了温紫莹,温紫莹回答:“不是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