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3. 安思瑶:才不工作
    “……”

    被又雪发现后,夏煜和安思瑶没有心思继续,两人换好衣服,走了出去。

    现在是早上七点多,洗脸池边,又雪和夏可可正在刷牙。

    见到夏煜两人,夏可可立即将位置让了出来。

    夏煜摆了摆手,表示不用,他拿着洗漱用品,和安思瑶一起来到了阳台的小水池,一起洗漱。

    四人洗漱完成后,夏年红和夏烨从楼下门店里,端了面上来。

    “新年快乐。”六人互相道贺着。

    看着兴旺的人口,夏年红和夏烨都十分愉悦。夏年红掏出四个红包,给了夏煜、安思瑶、又雪和夏可可。

    安思瑶惊奇的看着红包,不管是安家还是虞家,都不用真正的红包。

    “给你压岁钱。”夏年红和安思瑶解释着。

    “谢谢奶奶。”安思瑶高兴的收下了红包。

    她对里面的钱没有什么兴趣,真正感兴趣的,是外面的红色包装。

    看着她的夏可可,却以为安思瑶是得到了零花钱而高兴。

    夏可可在心中叹了口气,看来这个嫂子和自己一样,也是穷人家出生。

    “好了,快吃面吧!”夏年红说。

    一行人坐在桌旁,吃着面。比起做菜,夏烨做面的水准高了许多,四人吃的都很满足。

    吃完饭,夏烨和夏年红叫上夏煜,一起去走访亲戚。

    夏煜没有让安思瑶跟着,乡下人的坏心思也很多,攀比和妒忌不比城里人少,那些亲戚的素质参差不齐,难免说一些不好话。

    他提起沙发上装死的又雪,一起出门。

    家里只剩下了安思瑶和夏可可。

    夏可可有些遗憾,她也想要跟过去,虽然讨亲戚们欢喜很累,但也是一次极佳的扩展后台的机会。以后她受了委屈,就一个电话,叫来七大姑八大姨帮她说话,谁还敢惹她?

    她又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不知道夏年红不让她一起去,究竟是因为她还小或是要留人陪着安思瑶,还是感觉她还没有资格一起去见亲戚。

    人生,真是艰难。

    叹了口气,夏可可来到电视旁边,接上了小傲王游戏机。

    她将另外一个游戏手柄给了安思瑶,和安思瑶一起打着游戏。

    在游戏的时候,她有意放水,自己演自己,让她的游戏水平,看起来和安思瑶差不多。

    这是为了讨好安思瑶,讨好安思瑶是为了讨好夏煜,讨好夏煜是为了讨好夏年红和夏烨。

    只有讨好了两个老人,她才能弄到钱。

    根据她的打探,夏年红和夏烨起码有着价值百万的财产,要是她能拿到三分之一,二分之一,甚至全部的话,就可以过上她想要的幸福生活。

    但愿夏煜和又雪那两个家伙争气一点,不要贪图爷爷奶奶的财产,最好照顾一下自己,直接放弃继承权。

    想到这里,夏可可感觉,她需要关心一下夏煜的学业。这样她才能有针对性的制定计划,让夏煜自力更生。

    啃老这种事,有她就够了。

    “嫂子,哥哥学的是什么专业啊?”她问向安思瑶。

    “现代文学。”安思瑶回答。

    夏可可暗想,完蛋,这专业一听就不靠谱。

    “是哪个学校?”她想着,要是夏煜是个好学校的话,说不定还能有用。

    安思瑶思考了一下,感觉这个地方可以开个玩笑,她说了华大的别称:“东大门职业学校。”

    一听东大门这散发着基层气息的名字,夏可可的心就凉了。

    她又小心翼翼的问:“你们毕业之后,分配工作吗?”

    “没有。”安思瑶回答。

    “那你们准备好,毕业之后去哪工作了吗?”夏可可握紧了手掌,这关系到她的未来。

    “为什么要工作?”安思瑶困惑的看向夏可可。

    夏可可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希望自己听错了,她颤抖着问:“不工作的吗?”

    “不要。”安思瑶回答。

    “两个人都不工作?”夏可可感觉天旋地转。

    “嗯。”安思瑶用坚定的目光看着她。

    夏可可的身子一软,勉强用手撑住了将要倒地的身体。

    这个哥哥嫂子,居然理直气壮的准备啃老!

    完了,我的梦想破灭了,两个老人维持儿子儿媳的开销就要竭尽财力,哪有钱给我用?

    等等,该不会和电视里演的一样,还要逼着我去工作,来养哥哥嫂子的吧?

    我不要做扶哥魔啊!

    夏可可开始思考跑路的可能性,然而,她已经无路可走。

    早知道就不离开夏东阳了,至少夏东阳不要自己工作养他!

    感觉世界已经没了色彩,夏可可躺在沙发上,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生活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这个小女孩?

    “不打了吗?”安思瑶看向夏可可。

    “我感觉有点不舒服,让我歇一歇。”夏可可抬起头,又问了一句:“你们毕业之后,准备在哪里生活?”

    “紫琅或者摇光?”安思瑶不确定到底是哪个,但多半是两个中的一个。

    “租房生活?”夏可可的眼神饱含期待。

    见安思瑶摇了摇头,夏可可抬起脚,用力踢起沙发。

    紫琅和摇光房价都不便宜,特别是摇光,几乎是全国最贵!

    这家人该不会是准备,把我养大然后卖了吧?

    爸爸我错了,我不该偷偷跑掉的!

    因为动作太过剧烈,夏可可滚下了沙发,跌在了地上,她身体的疼痛,比不上她心中的疼痛。

    “怎么了?”安思瑶戳了戳夏可可的脸。

    趴在地上的夏可可抬起头,为了自己的未来,她下定决心,要帮助夏煜和安思瑶,树立正确的人生观。

    “我感觉工作还是有必要的。”夏可可说。

    “为什么?”安思瑶问。

    “你看大家都在工作的吧?”夏可可试图唤醒安思瑶的从众心理。

    “我爸爸就不工作,每天到处玩。”安思瑶举着身边的例子。

    夏可可一巴掌拍到了自己的脸上,除了安思瑶和夏煜,居然又冒出来一个伯父要养!

    必须要纠正!

    “爷爷奶奶已经年纪大了,过几年就不能继续工作,到时候怎么办?不工作哪里来的钱?”夏可可严肃的和安思瑶说。

    安思瑶不明白夏可可到底是想要说什么,只能就字面意思来理解。

    “每个月都会有钱打到卡上。”安思瑶说的是每月的分红。

    夏可可瞪大了眼睛,她以为,安思瑶是说钱会自动出现在卡上。

    女孩用头撞着地板,放弃了对安思瑶的劝导,决定等夏煜回来,从夏煜身上入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