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1. 又雪:地位不保!
    夏煜看向门口,他见到的,是夏东阳的私生女夏可可。

    女孩之前跑到孔晗月那里去,然后被孔晗月丢到了警察局,夏煜印象深刻。

    女孩高高兴兴的走进了客厅,她见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夏煜两人。

    她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跑到夏年红的身后躲着。

    夏年红感觉夏可可是怕生,摸着她的脑袋安慰她说:“这是你哥哥和你嫂子。”

    “哥哥、嫂子。”夏可可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但还是躲在夏年红的身后。

    “嗯。”夏煜普通的回应。

    他对夏东阳的敌视,不会投射到夏可可的身上,但同样的,他也没有什么好感会投射到夏可可的身上。

    察觉到了夏煜的冷漠,夏年红将夏可可从身后拉出,推向了夏煜:“煜煜你带着可可一起玩,我和你爷爷准备敬菩萨。”

    “好。”夏煜不好拒绝。

    他看向夏可可,女孩立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来到他的身边站着,等待他的指示。

    “坐下吧。”夏煜对她说。

    夏可可于是坐了下来,表现的十分乖巧。

    夏煜有意晾了她十分钟,见到她还是安安静静的,有些惊奇。

    一般的孩子,让她安安静静的坐十分钟,别的什么事也不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丫头看起来有些早熟。

    夏东阳的孩子,不早熟才奇怪。

    夏煜将电视遥控器给了夏可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不管你。”

    接过了遥控器,夏可可怯怯的看着夏煜:“打游戏也可以吗?”

    “可以。”夏煜点了点头,并好奇夏可可怎么打游戏。

    难不成爷爷奶奶还给她买了掌机或者手机?

    他看着夏可可走进了主卧,拿了一个白色的机器出来。

    夏煜一下子就认出了那台机器,那是小傲王游戏机,夏煜和又雪小时候玩的东西,没想到还在。

    夏可可熟练的将机器接到电视上,插上了卡带和手柄。

    她玩的,是和地球上超级玛丽差不多类型的游戏,不如超级玛丽玩法成熟。

    “这是什么?”安思瑶问。

    安思瑶不认识小傲王游戏机,好奇着这个看起来像是游戏的东西,画质怎么这么差。

    “小时候的游戏机,那时候技术有限,游戏都是这样。”夏煜知道安思瑶一定是在好奇这个。

    “哦。”安思瑶点了点头,“我没有见过。”

    闻言,打着游戏的夏可可回头瞥了安思瑶一眼。

    小傲王游戏机可是童年的标配,居然还有没有见过的人?

    放下这个疑问,夏可可继续打着游戏。

    无聊的夏煜,盯着游戏画面看着。

    夏可可的操作很差,不是撞到怪的身上,就是没跳好掉到悬崖下。

    夏煜看着有些着急,他忍不住开口提醒起夏可可:“到了悬崖边上再跳,不用助跑,助跑跳和直接跳的距离是一样的。”

    “助跑不是跳的更远吗?”夏可可疑惑的看着夏煜。

    “那是现实,这只是游戏。”夏煜回答。

    “哦。”女孩听从了建议,果然一下子就跳过了悬崖。

    她高兴的举起手柄,看向夏煜:“真的过了!”

    “见到怪也不用慌,它的速度和你一样,追不上你。”夏煜又说。

    夏可可在后面的游戏过程中,果然不怕怪物了,顺顺利利的就到达了终点,完成了卡了好久的关卡。

    然而,指导成功的夏煜,并没有感觉到喜悦,反而有些沉重,他没有将这个情绪显露在脸上。

    他发现了不对劲。游戏这种东西,不是说一下就能会的。正常的情况是,一看攻略杀杀杀,一旦上手死死死。

    哪有看下攻略就能熟练度飞涨的?夏煜感觉夏可可是在演给自己看。

    仔细一想,夏可可敢一个人坐车从阿房到紫琅,还找到了未曾谋面的孔晗月,怎么可能是一个怕生的人?

    她演戏的理由,是什么?

    思考了一会儿,夏煜就得出了答案。

    陌生的妹妹从怕生到亲近,不是经典的套路吗?哥哥和妹妹的关系,通过一款老游戏来拉近,不是经典模板吗?

    这个孩子居然心思深沉到这个地步?

    夏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他决定测试测试。

    你会演,我也会。

    接下来,夏煜装作一个热心的哥哥,不断指导着夏可可,夏可可的游戏水平涨的飞快,夏煜对夏可可也越来越亲近,最后两人直接并排坐着,一起玩了起来。

    夏年红和夏烨在楼下门店了敬完菩萨,上来见到两人相处融洽的样子,露出满意的笑容。

    “吃饭了,吃完饭再玩。”夏年红将菜端上饭桌。

    “好。”夏可可将手柄放下,对着夏煜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一副已经和夏煜关系很好的模样。

    夏煜回以同样的笑容,并摸了摸夏可可的脑袋,一副妹控哥哥的样子。

    然而,他的心中却想着,心灵感应没有传来任何的善意,果然夏可可都是演的。

    这已经不是早熟,而是心机了。

    一个小学生,套路玩的这么厉害,啧啧。

    她过去孔晗月那里,真的是因为只知道孔晗月的住处吗?

    夏煜摸了摸下巴,要是孔晗月稍稍正常一点儿的话,剧情应该是这样发展的:

    一个小女孩找上了一个富婆,喊对方妈妈,富婆大惊,领着小女孩回家询问。

    小女孩说出身份,原来她是富婆前夫的孩子,被富婆前夫抛弃了,无奈找到这里。

    在富婆思量着应该怎么处理的时候,小女孩开始博取同情,展现自己的可怜可爱,最终被富婆收养,富裕一生。

    要是孔晗月不是孔晗月,而是刘蔓蔓的话,基本就是这个剧情走向了。

    然而孔晗月是个不靠谱的,问都不问,趁夏可可不备就把她丢在了警察局。

    想象着夏可可当时懵逼的样子,夏煜不禁露出笑容,

    “又雪,出来吃饭了!”夏年红敲着又雪的房门。

    又雪从房间走出,哼着小调来到客厅。她准备去坐夏煜左手边的位置,却发现自己的专用位置,居然被占了!

    占位的是一个小学生。

    又雪刚准备问夏煜女孩是谁,女孩先她一步抓住了夏煜的胳膊:“哥哥,这是谁啊?”

    又雪睁大了眼睛,不能相信从女孩嘴里说出的话。

    那是我哥哥!这句话应该是我问才对!
为您推荐